专家:军民融合存在利益阻断 国家有破解决心

2015-12-12 08:44: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打破利益阻隔才能深化军民融合

  姜鲁鸣

  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国家强力推动的“势”和“场”已然形成,总体态势向好,但融不起来、深不下去的问题一直没有根本解决。目前制约军民深度融合的基本因素,按照解决周期长短大致可分为两类:体制、机制、政策、法规、标准这5个问题属显性问题,经过努力短期可变;融合文化理念和两用技术发育水平属隐形问题,需要长期的经济社会发育才能逐步化解。

  在短期可变的诸问题中,体制问题是当前制约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根由性问题。军民融合的基本作用力是统筹、整合、开放、交融,而现行体制中却存在“碎片化”倾向。一是军地之间缺乏有效的体制联接整合,总体上仍处于军民分割的“二元体制结构”;二是军地两大系统内部仍然存在各自为政的现象;三是各融合领域之间统筹协调不足,各类融合之间统一规划和整合不够;四是融合体制缺乏有效的纵向贯通,不少融合领域仍存在着不顺不畅问题。由此必然导致军民融合中出现职能重叠、资源浪费等问题。很多融合发展的规划和方案也因此被耽搁。

  毫无疑问,在制度建设方面,中央已有合理设计和系统安排。但要使这些制度有效运转,真正成为富有生命力的激励约束体系,还须深入挖掘隐含于这些制度背后的基础性元素。比如,如何在市场经济和全球化背景下,有效培育现代国防意识、法制文化理念和军民融合发展理念;如何在政策设计中有效统筹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军方、军工集团、民口企业、中介组织、社会团体等各类主体的利益诉求,有效促成各主体都乐于推进军民融合的利益格局等等。

  当前,我国军民融合的整体利益遭到一些部门型、行业型、区域型局部利益的切割阻断。只有打破这种阻隔,有效破解军民分离二元结构,才能使国家在必要时快速聚合资源形成有效战力。而在破解这种阻力方面,党和国家决策层已经体现出来足够坚定的意志和决心。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除旧布新、开拓进取,有效统筹了很多跨军地、跨领域、跨部门、跨地区的重大军民融合事务,表现出强大的资源、利益和体制整合能力。在已经启动的国防和军队改革大潮中,我们将循序展开系列改革,实质性推动军民融合改革与军队编制体制、政策制度改革的联动联进。因此,目前纵有千难万难,但最终会形成一种特殊的“平行四边形合力”,在各种力量综合作用下,我国军民融合终将形成提升综合国力、打造新型作战力量的大气候。▲(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刘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