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曝航空快递代理要有后台 舱位都被垄断

层层转包、货运代理公司垄断舱位资源致快递监控真空

10月22日,某航空公司航班在辽宁大连落地后发生了货物燃烧事件,事后调查认定事故是由一个装有耐风火柴的快递包裹自燃引起的。这一支出事的火柴不光招致民营快递巨头圆通和韵达等收到了历来最严厉的罚单——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质被取消,这根火柴还烧出了国内航空快递业层层转包、缺乏安全监管的“大娄子”。

四张罚单牵出安全大整顿

根据中国航空运输协会(简称“中航协”)通报,引起上述事故的耐风火柴包裹是由韵达货运揽收,后交由上海汇行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简称“汇行”)、启昊两家公司层层代理后才交付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承运的。由于三家公司均未检查出禁运品火柴,因此均被中航协注销了二类航空货运代理资质。在进一步调查中,机上还有2宗含有锂电池的包裹,实际托运人为圆通,而且圆通在向南航交运货物前,并未对货物进行核实并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正确分类,也未按照规定在运输文件中附随检测报告。中航协认为,圆通在此次事件中未对其托运的货物按照操作规程验货、分类,导致将谎报为普通货物的危险品交运航空公司,严重影响了飞行安全,性质十分严重,同样注销了圆通的二类货运代理资质。

上述四张罚单还直接诱发了中航协展开安全大整顿。“目前有资质的企业有3000至4000家公司,对于资质的审查一定要严格。现在已经开展全行业安全整顿,直至明年1月份,其间会暂停航空运输代理资格认证”。中航协代理人监管办公室主任侯树杰对新快报记者表示,自即日起将针对航空运输代理行业展开为期两个月的安全整顿。同时,中航协还将建立货运代理安全审计制度,逐步实现对代理公司的分类按级管理,以及对全国航空货运代理企业的从业人员强制进行航空运输危险品基础知识普及培训。据侯树杰介绍,在整顿的前半个月,主要由中航协针对各大快递公司进行宣传教育,随后快递公司各自对快递员进行内部培训和安全教育。2个月整顿期结束后,中航协还将进行为期一年的随机抽查,检验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侯树杰还表示,“在此次事件中,快递公司在揽收快件时没有检查出包裹存在违禁品,没有尽到第一道安检的责任,但货代公司、机场、航空公司在最后一道安检上也没有把好关,因此后面不排除扩大整顿范围。”而对于这四家被取消资质的公司,侯树杰表示,“按照规定,在整改一年后才能重新申请该资质,但如果公司整顿良好,不排除提前重新审批。”

层层转包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据中航协通报,韵达虽持有中航协颁发的销售代理人资质认可证书,但并未实际开展代理业务,也未同任何一家航空公司签署销售协议;在该次事故中,韵达未按规定对货物进行名实检查,就作为供货方将货物交予汇行,而汇行也没有与南航签有代理协议,便又将货物转交启昊,并未履行安全检查职责;启昊同样在没有开箱检查的情况下,以托运人的身份填开了南航货运单,然后将货物交予南航付运。通过层层转包,韵达收到的防风火柴包裹就这样“躲过”重重检查,最终酿成事故。更让人吃惊的是,这种层层转包的机制在快递业中已是公开的秘密。

新快报记者就层层转包的行业潜规则问题向韵达和圆通两家涉事快递公司采访,两家公司负责人对该问题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没有给记者正面的回应。不过,广州一家知名快递企业负责人却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秘密:很多快递公司虽然徒有销售人代理资质,但由于很难与各大航空公司签订代理合同,因此部分航线的航空件只能交给手上拥有飞机舱位的第三方航空货运代理公司(简称“货代公司”)承担运输业务;而从快递公司将包裹交给货代公司,到包裹完成空运再由快递公司接收包裹,在此过程中,快递公司无法对包裹进行监管,往往在此环节出现包裹被损坏、调包等情况。

快递公司老总称舱位都被垄断

据了解,目前国内快递业务基本分为公路、航空和铁路运输。其中,公路运输尽管占据了90%的市场,但这部分业务在低价竞争,基本上都是微利;而航空货运快递大约占10%的市场份额,是快递业务中的高端业务,收费高、利润高;此外,铁路快递运输目前尚未完全打开,所占市场份额很少。而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快运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航空快递市场收入和业务量至少保持15%以上的增长。不过与之相反,中国拥有的航空货机数量却很少。据记者了解,目前在国内,只拥有全货机91辆架,快递全货机占据47架。其中,EMS自有17架,顺丰自有9架,圆通等快递公司租赁21架。

上述快递企业负责人向记者抱怨,货机数量少,快递公司多数利用客机的腹舱来带货,随着网购业务增大,客机腹舱舱位成为了稀缺资源,“为了满足快递的时效性,所以快递公司只能跟货代公司合作。”“正如此次中航协通报所显示,韵达尽管拥有销售人代理资质,但却未和任何一家航空公司签署销售协议。其原因在于,这些腹舱舱位资源并不集中到快递公司手上,而是在数量众多而且规模不一的货代公司手上。”

但为什么腹舱舱位的资源都集中到货代公司手上?谈及这问题,该负责人略显无奈地称,尽管很多快递公司都很有实力,也希望跟航空公司签订代理合同,但事实上航空公司在选择合作伙伴时的选择却令人十分费解。“事实上,能够拿到航空该公司代理合同的货代公司往往是‘有后台’,他们依靠关系拿到了航线腹舱的垄断资源,即便是规模庞大的快递公司,也难以插足。”据了解,即便是中国民营快递企业龙头的顺丰速运,目前与其签订代理合同的航空公司也只有国航一家,部分航线的航空包裹也不得不依靠与第三方货代公司合作。

更让上述快递老总不满的是,航空公司腹舱舱位的资源分配十分分散,“不同航空公司由不同的货代公司代理,甚至同一航空公司,不同航线也分配给不同的货代公司。”分散的代理格局,让快递公司和航空公司都很难对这个领域的服务质量进行控制。他表示,虽然目前快递公司都正不断加大安全检查方面的培训和监管力度,但仍有一些领域是他们所不能触及的。“例如机场有规定,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不能进入机场的工作区域,因此快递包裹一般被送至货代公司后,直到包裹被送达目的地机场这个过程中,快递公司都不能监察到整个运输过程,也难以对包裹进行控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