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五国大型军演铸反恐利剑 我军演练境外作战

当地时间9月21日上午10时,“和平使命-2016”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暨联演结束仪式,在吉尔吉斯斯坦巴雷克奇市“埃杰利维斯”训练中心举行。吉尔吉斯斯坦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杜伊申比耶夫、哈萨克斯坦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别克塔诺夫、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徐粉林、俄罗斯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伊斯特拉科夫、塔吉克斯坦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索比尔佐达及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机构代表等观摩实兵演练并共同出席联演结束仪式。

仪式上,吉军总参谋长杜伊申比耶夫致辞,他对演习的准备与实施给予高度评价,表示这次演习提高了成员国武装力量的训练和协同水平,展示了成员国团结协作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坚强决心。随后,哈、中、吉、俄、塔5国参演部队进行了威武雄壮的分列式,空中编队飞抵观礼台上空接受了检阅。

两大看点引人瞩目

“和平使命-2016”是首次由吉方担任总导演的上合联演,哈、中、吉、俄、塔分别派出陆军、空军力量参演,参演总兵力共1100人。此次联合军演是上合组织深化防务与安全领域合作的重要内容,是在国际和地区反恐形势更趋复杂的环境下举行的一次重要演习,对共同应对地区恐怖威胁,合力打击“三股势力”具有重要意义。

此次军演以应对国际恐怖主义引发的地区危机为背景,重点演练山地条件下联合反恐行动的准备与实施,演习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为指挥演练阶段,主要内容是联合反恐行动准备;第二阶段为实兵演习阶段,主要内容是联合反恐行动实施。演练课目包括:联合部队集群打击非法武装入侵先头部队,掩护居民撤离交战地区;封锁、打击、歼灭据守非法武装力量;追歼清剿残敌。

“和平使命-2016”较以往联合反恐军演,最大的看点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我军新式武器装备打击能力增强。此次联合反恐军演我军出动了最新型轮式自行火炮,火力反应迅速,可在1分钟内完成射击准备,具有快速转移、火力机动、快打快撤的能力。而特种分队装备的新型装甲突击车有较好的防护防弹性能,车载35毫米榴弹发射器和重机枪适合山地突击作战,从演习情况看,命中率均在95%以上。此外,陆航参演分队首次实现在境外无依托条件下联合打击。空军参演分队的战机从本土起飞,长途奔袭400余公里实施空中火力打击,中途不着陆返回境内,具备了陌生地域跨境精确打击能力。

二是协同作战能力进一步提升。这次各国航空兵空中参演机型有5种24架,直升机有4种16架,地面有火炮、坦克、步战车等各型装备200余台。从最终协同的效果看,从空中战机到地面武器,从常规部队作战到特种分队作战,联合行动能力与以往相比均得到明显提高。

“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境内举行,每两年举行一次。此次联合演习是2003年以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举行的第六次多边联合军演,也是“和平使命”系列第八次演习。上一次“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军事演习“和平使命-2014”于2014年8月24日在中国内蒙古朱日和基地展开,为期6天,主要围绕联合反恐战役准备与实施、多边联席决策和多方联合行动、联合组织指挥、兵力混编联演、构建战略战役体系支撑、精兵联合作战运用等课目展开。

铸反恐利剑势在必行

近年来,在国际恐怖主义活动日益猖獗和地区安全形势有所恶化的国际环境下,中亚地区“基地”组织再度活跃,恐怖主义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有恃无恐,再加上毒品泛滥等问题,已对地区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而上合组织及其成员国与中亚地区恐怖主义重灾区阿富汗等国毗邻,既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也是反恐的前沿。因此,上合组织加强多边军事合作,在组织框架内打击恐怖主义和毒品贩卖的合作势在必行。

此外,当代世界政治、经济体制结构正趋向于多元化和多样化,国际安全体系也体现出这样的特点,因此,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新型军事合作模式成为一种趋势。“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正是这种新型军事安全合作模式的直接体现。

经过多年发展,“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军事演习已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反恐安全合作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成为成员国之间促进对外军事交流的重要窗口。从其频度来看,自2005年中俄双方举行“和平使命-2005”联合反恐演习起,“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军演先后顺利完成8次,已经常态化;从其规模来看,“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以中俄参演、成员国观摩开端,逐渐过渡到大多数上合成员国参演、观察员国观摩,影响不断扩大;从其机制来看,由不同成员国主持协调联合军演,从演习地域、机动方式到任务下达等多方面内容开展,使得成员国间在强化军事交流、拓展军事互信、增进技战术协同等多方面积极拓展,不断为上合组织进一步深入开展反恐安全合作夯实基础。

通过联合反恐军演,成员国反恐能力逐渐增强,展示了成员国共同打击“三股势力”的坚定决心和行动能力,对于震慑恐怖分子,提高成员国反恐能力有着重要作用。

周边安全形势恶化提出新挑战

此次“和平使命”联合反恐军演之所以引起各参演成员国高度重视,高规格完成此次联合军演,同存在诸多变数的全球与地区安全局势是密不可分的。

一是以乌克兰危机为标志,国际政治格局新一轮的变革正在酝酿当中。从目前形势来看,乌克兰问题正呈现长期化趋势,各方对落实“新明斯克协议”意愿不足,乌东部战火重燃不无可能。而与之相关的俄美交锋不断,在全球范围内持续产生震荡影响。美俄先后在利比亚禁飞区问题、叙利亚化武问题上持续“对弈”,互有胜负。

二是上合组织面临着自“9·11事件”以来最为重大的地缘政治挑战,周边安全局势存在诸多变数。作为大中亚地区“三股势力”与毒品犯罪的重要策源地,阿富汗国内安全形势一旦急转直下,将对临近的上合组织各国造成沉重的安全压力。除此之外,陡然崛起的“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使得欧亚大陆心腹地带的安全局势愈加趋紧。仅2015年,“伊斯兰国”就制造了7次特大恐怖事件,目标广泛,国际政治影响显著。

三是受地区安全局势变化影响,上合组织各国境内“三股势力”活动再度猖獗。据相关统计,仅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今年就已制止40起恐怖破坏活动,消灭了近190名武装分子。2016年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遭到汽车炸弹袭击。袭击者当场“粉身碎骨”。根据吉国安委通报的消息,袭击者名叫佐伊尔·哈利洛夫,是维吾尔族,拥有塔吉克斯坦护照,此人系“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成员。而“东伊运”是“东突”恐怖势力中势力最大、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

如此种种,均对上合组织及其成员国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上合成员国共铸反恐利剑的任务任重而道远。

(作者单位: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