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营长甘当昆仑卫士 讲述高原戍边艰苦生活

扎根高原誓做“昆仑卫士”人物简介

兰州军区某边防团营长祁发宝,男,汉族,1979年3月出生,1997年12月入伍,中共党员,大学文化。第19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兰州军区戍边先进个人、新疆军区优秀基层主官,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

我是兰州军区某边防团营长祁发宝。我营常年驻守在素有“生命禁区”之称的阿里高原。入伍18年来,我身处恶劣环境不言苦,挑战生理极限不畏难,直面生命威胁不怕死,把报国梦想融入强军伟业,把最美青春献给使命担当,在雪域高原立起新一代革命军人好样子。下面,我和大家分享4点体会:

我的第一点体会是:“雪山再高也高不过信念之巅”。作为一名边防军人,只有对党对国无限忠诚,才能矢志不渝守边关。

“耸入云端钢铁哨,赤胆忠心戍边人。”阿里防区,目前尚未划定边界,是边境斗争的热点地区之一;驻地平均海拔4500米,空气含氧量不足平原的一半,紫外线强度是平原的4倍,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肺水肿、脑水肿等高原疾病高发频发,严重威胁和损害人的生命和健康。守防官兵面临艰苦恶劣自然环境、严峻现实斗争任务、无孔不入拉拢腐蚀等考验,如果没有强大信念作支撑,就连呆下去也很困难。

记得我当新兵刚上高原时,看到高原荒凉、环境艰苦,也打过退堂鼓,但连队干部骨干给我讲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讲进藏先遣连解放阿里的英雄壮举,讲孔繁森、姜云燕、汪瑞等先进典型的感人事迹,我被深深打动了,立志要扎根在这片圣洁土地,奉献在雪域边关。边防无小事。我所在的边防营营部离分区机关远达200多公里,营属某边防连是目前距离首都北京最远的边防连,也有冬季封山期最长的边防连,部队驻防点多线长面广,涉边工作敏感复杂繁重,如何确保领土不丢一寸、主权不损一分,把听党指挥的政治要求落实到具体行动上,是摆在我和官兵面前的重大问题。

我始终感到:党给的信任就在心头,党给的任务就在肩上,党给的关怀就在身边,必须用忠诚守边防,用激情干事业。2008年11月,我任边防连连长,带队前往海拔5000多米的某山口巡逻。出发不久,我在穿越一片乱石滩时崴了脚,谁知,在一瘸一拐翻越一个达坂时又遭遇暴风雪,我们手拉着手艰难前行,距山顶点位不到500米时,我实在走不动了,每走一步脚钻心地疼痛,要不是坚强意志支撑,坐在雪地上就再也起不来。有战士劝我“这里也算基本到点了,你在这休息,我们上去就行了。”我说:“巡逻到不了点位哪行啊!只要我还能动,就是爬也要爬上去!”最终,我咬着牙关坚持到了点位。因为在我们的心中,站在没有边界线的国土上,我们就是祖国的界碑。

戍边守防的岁月紧张而漫长。18年里,和我出生入死的战友中有16人掉入冰河和雪坑遇险,2人殉职长眠雪山。每年老兵复员,我营战士纷纷写留队申请;每年新兵下连,我营新兵纷纷表决心上前哨守防。战士们说:“我们缺氧不缺精神,海拔高斗志更高,只要我们在,祖国的边关就无人可以撼动。”

我的第二点体会是:“生命再珍重也重不过肩负使命”。作为一名革命军人,只有不惧艰险和生死,才能履职尽责担使命。

我营防区守防面宽、争议区广、通外山口多,影响边境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因素杂,是边情最复杂、争控最激烈、任务最艰巨的地区之一。上级很关注,守防任务重,肩负的使命让我倍感光荣、倍受压力。我常对官兵们讲:“组织把千钧重担交给我,宁可豁出性命也绝不有辱使命。”

记得去年2月我接到任营长的命令后,在电话里与前任营长进行了简单交接,就直接前往前哨排执行任务。前哨,顾名思义就是第一线。我营各边防连前哨排都驻守在距营部千里之外的“无人区”。这些哨卡没有固定营房,只是由几顶帐篷临时搭建而成,基本生活设施很简陋。没有床,我们就睡在碎石地上,碎石下面就是永冻层,虽然铺了军用被褥,但还是硌得难受,晚上气温降至零下40多度,帐篷里虽然生了火,但还是冷得跟冰窖似的,外面寒风凛冽,睡觉时戴着棉帽,裹着棉衣棉裤,穿着大头皮鞋,但恶劣的环境和强烈的高原反应还是让我们整宿整宿睡不着觉,头疼欲裂,大口喘气,这就是我上任后的前哨排之行,历时10个月,先没有进营门,却直奔营里最艰苦的边防一线,把情况摸清搞透,梳理出20多条调研得出的意见建议,赢得官兵信任,取得了带领官兵戍边守防指挥权。

在带队战备训练、巡逻执勤、固边控边的日子里,不光有吃不完的苦,还随时有生命危险。2005年7月,我带队骑马巡逻,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波涛汹涌的象泉河,途经一段不足50厘米宽的陡峭马道时,军马突失前蹄摔下悬崖,瞬间被河水吞噬,我也被重重摔在悬崖边上昏了过去,醒来时发现后背被划出6道血口子,鲜血直流。

18年来,我先后上千次带队组织巡逻执勤,80多次参加边境管控行动,23次带领执勤分队出色完成急难险重任务,40余次遭遇暴风雪和夏季雪融性泥石流,12次与死神擦肩而过,陪伴的军马就有5匹受伤或牺牲。但再苦再难再险,也从没有动摇过我为国戍边的决心,虽九死一生我仍将奋勇前行。

我的第三点体会是:“环境再艰苦也苦不过心灵缺爱”。作为一名基层主官,只有倾心建连爱战士,才能锻造过硬战斗队。

恶劣的自然环境、繁重的守防任务、苦寂的守防生活,严重影响着官兵身心健康,带兵育人是我的重要职责。熟悉我的人都说:“他这人对手下的兵很好”,这是我最爱听的话。我深知,80后90后青年官兵大都是独生子女,没有经过艰苦生活和艰巨任务考验,要想让他们在雪域高原安下心、扎下根、戍好边、守好防,就必须把战士当兄弟看,把营连当家建,带着大家一起苦一起干,这样才能越苦亲情越浓,越苦感情越真,越苦凝聚力战斗力越强。

十几年来,虽然自然环境艰苦,氧气吃不饱、风吹石头跑,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但营里官兵一致、兵兵友爱,像个四季如春的家。天凉了,我就提醒大家加衣物;夜深了,我边查铺查哨边给战士掖被子;有人病了,就安排好伙食嘘寒问暖;巡逻前,逐一检查官兵装具;巡逻归来,让炊事班烧姜汤给大家喝。针对驻地偏远落后、基层文化生活相对单调贫乏的实际,我带领官兵建设帐篷文化、石头文化、冰雪文化,开展读好书、看好片、唱好歌、做好事、当好兵活动,让官兵快乐守防、健康成长。

2013年冬天,我带领官兵在某前沿哨所执行驻防任务,执勤哨所在无人区,所需物资全靠直升机运送,海拔高、运力小、保障难。夜晚温度常在零下40多度,我就带领官兵到3公里外的山沟打柴,每次总把距离近的地方留给战士。在高原上行走,相当于在平原上负重二、三十公斤。有一次,我背了100多斤柴,走了3公里的乱石滩,脚步越来越沉,到最后几乎是一步一步往前挪。快到执勤点时,我实在撑不住了,眼前一黑晕倒在地,幸亏抢救及时,才捡回一条命。

2014年我带队在某哨所执勤,每天都要徒步巡逻近30公里,一天下来,官兵们体力消耗非常大,都想在睡觉前洗个热水脚解解乏。可是,哨所条件有限、烧水困难,我想办法改造取暖炉,带着官兵利用晚饭后到点名前的时间给大家烧洗脚水,又利用熄灯后的时间烧第二天喝的水。一小时烧一壶水,只能装两个暖瓶。连续5个多月,我每天都忙到凌晨两三点,烧了6000多暖瓶开水。正是用浓烈深厚的战友情、兄弟爱,不断汇聚起战士们扎根高原、无私奉献、顽强拼搏的正能量。

任基层主官以来,我先后把1个连续3年后进的连队带入先进行列,1个边防连被表彰为标兵连队,2个连被表彰为先进连队。战士们说:“我们缺的是氧气,富足的是亲情;缺的是物质,富足的是精神。”

我的第四点体会是:“小家再美满也美不过万家幸福”。作为一名守防卫士,只有甘于牺牲奉献,才能让祖国和人民安宁。

有句维吾尔谚语说得好:“树的珍贵在于果实,人的价值在于贡献。”驻守高原意味着更多艰辛,戍守边防需要更多付出,岗位就是战位,巡逻就是出征,控阻就是战斗,必须当好铁心戍边的新传人。

我在阿里高原一干就是18年,上级3次要调整我到条件较好单位工作,但我舍不得并肩战斗的战友和脚下这片神圣的土地,还是选择留了下来。不瞒大家,今年我才36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曾经我也是风华正茂的追梦青年,但常年在高原守防,我患上了心肺肥大等高原病,身上好几处冻伤、摔伤。有人说我傻,“当兵没前途,生活那么苦,到底为了啥?”家人也曾劝我调换岗位。但我对家人说:“阿里确实很苦,如果因为苦大家都不愿呆在这里,那我们的边防谁来守?组织把我放到这个岗位上,只有恪尽职守的义务,没有挑三拣四的权利。”

2014年4月,据上级通报,有不法分子企图越境。我带2名战士前往某河谷潜伏,当时冰天雪地,寒风呼啸,气温降到零下30度。我里外穿了8层衣服,一动不动地趴在雪地里,不到10分钟,身上就没了热乎气。特别是后半夜,又冷又困,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就吃辣椒,半个月后任务结束时,我一个人就吃了30多包朝天椒,嘴里长满了血泡,屁股上也生了痔疮;中士杨玉鹏手脚满是冻疮,奇痒无比;下士王艳雄两眼红肿,患上了轻微雪盲症,但都无怨无悔,因为这就是我们的职责。

2008年初,我和爱人商量后贷款在乌鲁木齐买了套商品房,想着装修后把老父亲接过来享享清福,可工作太忙,一直没顾上装修。2009年7月,父亲突发重病,而我却远在千里之外带队参加比武竞赛,没来得及看父亲最后一眼,老人就去世了。2010年5月,儿子刚出生,我又因工作需要提前归队,妻子拖着虚弱的身子既要做家务、带小孩,还要伺候卧床不起病重的母亲,组织上有意调我到乌鲁木齐工作,妻子高兴得不得了,但我想到留下我青春年华的阿里边防,想到一起坚守高原的好几百官兵,最后还是放弃了。

妻子一开始不理解,有时不免在电话里抱怨,“选择了你,就选择了孤独、无奈、寂寞和艰苦”。2014年初,我带领执勤分队一直坚守在任务第一线,由于保密需要,8个多月没给家人打过一个电话,妻子既焦虑又挂念,生怕我出了什么事,直到任务结束我才向家人报平安。电话那头的妻子泣不成声:“我还以为你不要我和孩子了呢!”

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奋斗的青春最美丽。我一直珍藏着一位边防军人写给妻子的诗:“也许,此时\热腾腾的饺子你刚盛出锅\一同盛出的还有合家团聚的欢乐\也许,此刻\飘香的美酒你刚摆上桌\耳畔萦绕着春节晚会的欢歌\正是万家团圆的日子\战士们却顶风冒雪在巡逻\千里边关\留下一行深深的脚窝\苦吗?苦。但苦得值得!\看那缤纷的礼花,不夜的灯火\累吗?累。但累得欣慰!\因为身后守护的是亲爱的祖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