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能被迫划南海识别区 美日不必大惊小怪

【中国成最后一个拥有航母战斗群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外界不必臆测南海防空识别区

吴士存

近期,关于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的余波未消,针对南海防空识别区的臆测波澜再起。一些外媒通过各种渠道寻求“线索”,声称中国不久将在南海如法炮制新的空识区,似乎这已是按部就班、箭在弦上的事。姑且不谈这种论调的捕风捉影和断章取义,单就南海的复杂争议本身而言,划设空识区不可能草率行事,更不可能一蹴而就。渲染没有依据的事,挑动南海紧张气氛,其动机不禁令人生疑。

划设防空识别区既非中国首创,也非某些国家的“专利”。中国在东海的举措只是一个日益自强的大国所应有的规定动作,更直接地说,是右翼势力日趋猖獗、对外政策愈发强硬的日本肆意挑战的结果。特别是之前日本右翼政客扬言击落飞越东海争议区上空的中国无人机,安倍频频对华大放厥词示强,在此形势下,中国若不还以“颜色”反倒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围绕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较量是中日、中美战略利益碰撞和调适的插曲,中国在海洋维权方面 “不挑事、不怕事”的形象也进一步彰显,对日“反制维权”就是集中体现之一。需要强调的是,剑指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进而渲染推广到南海,尽管逻辑上没有问题,但实质却别有用意。

中国在南海和东海面临的问题有相通之处,但也存在显著差别。南海问题涉及另外5个主权国家,有争议的岛礁数量之多和海域面积之广在全球数一数二,其复杂难解之势远超东海和钓鱼岛问题。此外,中国官方尚未明确南海断续线的法律定位,也未公布南沙群岛领海基线,而划设南海空识区涉及相关的法理和技术准备,这意味着在南海划识别区比东海繁复得多。即使扫除相关障碍,也不意味着中国一定要在南海这么做,有无条件划设是一码事,需不需划设则是另一码事。

在南海方向,中国有远比划设空识区更具全局意义的战略谋划,从推进海上互联互通,到构建南海丝绸之路,再到打造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共创未来发展“钻石十年”,作为“将强而未强”的大国,中国比任何时候都需谋定而后动,廓清战略利益和矛盾的轻重缓急。

最近针对南海防空识别区的杂音,实质是要在东盟国家当中“添堵”,制造所谓“中国威胁论”的新口实,串谋着让中国陷于更大的舆论漩涡和可能潜在的战略被动。对于这种迎合美日利益朝向的事,中国不“配合”就是最智慧的回应。

有如中国在东海的“试水”,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同样是中国的权利,由不得他国说三道四。至于中国何时并如何行使这种权利,决策高层自有长远的战略考量和统筹决断,必然会以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最大化为要义。倘若今后美主导、日策应,变本加厉继续在南海搞抵近侦察等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举动,那中国可能被迫反制而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但这亦非中方本意,美日届时可不必大惊小怪。(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英文新著《中国视角:解决南海争议与推进合作发展》)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