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气球”对付高超音速武器!美国这个投巨资的计划有用吗?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郭媛丹】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5日一篇报道称,美国正在投入巨额资金研发一种新式武器应对中俄的高超音速导弹,这种新式武器是“高空气球”。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美国提出用高空气球作为预警只是一种尝试,难以完成应对高超音速武器的防御任务,可以通过未来美国是否会大范围部署高空气球来验证其是否具有实战性。

报道称,五角大楼正在制定一项新计划以赶超中俄,即研发飞行高度在6万到9万英尺之间的高空气球,其可以对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高超音速导弹进行监视。

报道还称,这个主意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但五角大楼的预算文件显示该项目已经从科研机构转移到军事部门。根据预算文件,在过去两年中,五角大楼在高空气球项目上花费了约 380 万美元,并计划在2023财年花费2710万美元继续开展相关的多项工作。

2019年被报道过的“长住平流层建筑(COLD STAR)”与上述计划密切相关,“长住平流层建筑”是一个旨在定位毒贩的项目,当时,五角大楼从南达科他州发射了25个监视气球以监视毒贩。而五角大楼向“Politico”证实,该计划已向军方过渡。由于属于机密,美国防部不愿透露这项工作的细节。

美国战略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汤姆·卡拉科说,气球或成为各种平台的基础台,功能包括通信、数据传输枢纽、侦察行动及对高超音速导弹等武器威胁进行追踪。他指部署在高空和极高空的平台有着很多应用优势,包括机动性、可执行多重任务。

空气动力学家、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本世纪初,美国空军提出了一个概念,即“临近空间”(近太空),指距地面20-100公里之内区域,在“临近空间”长时间飞行的飞行器包括气球、飞艇和无人机,在美国定义中更偏重于低速飞行的飞行器。

而美军此次重提“军用高空气球”实际上是“临近空间”飞行器的延续,这个项目一直进展缓慢。黄志澄表示:“为了能漂浮在空中,气球需要大量使用轻于空气的氦气,而且漂浮起的气球难以控制,经常发生破裂爆炸,因此难以得到使用。飞艇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因此美国在飞艇研制上也没有取得巨大进展。此外,无人机上升的高度也十分有限。”

黄志澄说:“美国现在提出用高空气球作为预警只是一种设想,或是一种尝试,难以完成应对高超音速武器的防御任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很难用于实战。”黄志澄认为,高超音速武器的预警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最关键的防御技术还是要靠发展轨道卫星和中高轨道卫星,并使之相互配合达到目的。

新加坡《联合早报》在报道中提及,冷战时期,美国曾经针对苏联制作出一种“间谍气球”。它体形庞大,直径近40米,吊篮内配备摄像机和定位系统,能在1.8万米的高空对苏联进行拍照侦察。但最终因为气球太过于“自由散漫”地“随波逐流”,收效甚微。

多年来,美国国防部一直在使用高空气球和太阳能无人机进行测试、收集数据并为地面部队提供通信,以缓解卫星不足的问题。军事专家宋忠平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军投入2710万美元发展军用高空气球项目实际上是一种补充手段,“卫星监测弹道导弹效果有限,因为相对而言卫星高度太高,而高空气球恰恰是一个准低空的补充探测手段,气球可以在几万米高空飞行,而且是可移动的,探测在100公里左右高度的高超音速飞行器是可能的,是对卫星探测的一种补充手段。其可以搭载一些光学、电子设备,甚至可以搭载合成孔径雷达吊舱,在某些区域建立预警系统,用途比较广泛。”

宋忠平认为,此举可以看出美国对于拦截高超音速导弹的重视程度,多管齐下,一方面加强了原有的卫星防御体系,另一方面也尽力希望减少防御盲点,覆盖到反导卫星无法发挥作用的区域,因此美国在高空气球项目上加大投入是一种现实考量,“实际上,高空气球成本非常高,因为氦气价格很贵,比如一个飞艇充满氦气成本需要几亿元。如果美国在未来大批量部署高空气球,首先说明这种气球成本大幅降低,其次也可以间接证明,该项目有一定实战性,在未来战场可能会发挥作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