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中,俄军使用了哪些作战样式

李大鹏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2年03月03日 08 版)

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24日清晨宣布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俄军此次军事行动规模巨大,达到了战役标准。俄军在乌克兰的行动属于境外作战,无论出于战略进攻还是战略防御的目的,实施境外攻势作战都是俄罗斯自沙俄时代就沿袭下来的基本军事思想。比如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战争,2015年俄罗斯出兵叙利亚等。

此次俄军发起特别军事行动的目的,正如普京总统在电视讲话中所言——“解除乌克兰武装”。为达成此目标,俄军将“控制乌克兰东部地区和基辅”作为作战目的。因此,俄军的主要行动在乌克兰东部地区和基辅展开。

战争最终总是要通过政治手段来解决。俄军只有达成上述作战目的,才能让乌克兰坐下来谈判。据媒体报道,乌克兰和俄罗斯代表团2月28日结束了在白俄罗斯戈梅利州的谈判,下一轮谈判计划于3月2日举行。

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军事行动基础较好。乌克兰东部地区与俄罗斯南部地区接壤,东部地区还是乌克兰的主要工业区,城市多,人口密集,也是乌克兰的俄语地区,有亲俄民众基础。控制乌克兰东部地区,不但可大幅削弱乌克兰的军事实力,未来乌克兰对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实施反攻也将失去地利。

控制乌克兰东部地区,相当于俄罗斯实现“西扩”。从根本上说,此次行动是俄罗斯对北约持续“东扩”的强烈反弹,可达成将俄罗斯国家的安全边界向西大幅外推的结果,也能大幅改善俄罗斯南部战略方向上的安全状况。

2月24日,在空中固定翼战斗机和直升机支援下,俄军陆上作战集群进入乌克兰东部地区。一部恢复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行政边界,一部向东部地区的主要城市方向发展。

在此方向上,俄军出动的兵力包括近卫第1坦克集团军所属近卫红旗第2塔曼摩步师和近卫红旗第4坎捷米罗夫卡坦克师,以及近卫第8集团军所属第150摩步师、第49集团军所属第205哥萨克摩步旅和第34山地摩步旅等。

作战中,俄军采用了空地一体作战样式。优势空中力量支援下的大规模装甲集群突击,是自苏军时期就具有和保持的传统优势作战能力,也被北约视为最大威胁,目前尚未有好的应对办法。实际上,这也是美国和北约的战术核武器作战运用的主要想定场景。

为掌控制空权和保障陆上行动,俄军对乌克兰全境范围内的预警雷达、防空系统、机场、指挥设施等目标,实施了多波次的精确打击,旨在毁瘫乌军防空体系。精确打击效果总体看是有效的,战事开始后,乌克兰战机尚未对俄军构成有效威胁,俄乌战机也未发生成规模的空中交战。

2月25日,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联邦安全会议上介绍战况时称,俄军进展顺利,未遇到乌克兰政府军有组织的抵抗,主要是与乌克兰的民族主义分子的零星战斗。

开战首日,俄空降兵突袭了基辅附近多个机场,再现了苏军最擅长的空中突击作战样式。占领对方要地,是俄空降兵的典型任务,这也属于一种斩首行动。俄军设想,夺占基辅附近机场后,随后装载重型装备和大部队的运输机集群陆续降落,继而控制基辅的重要政治、军事和经济等目标。俄空降兵直升机机降虽然成功,但未能成功控制机场。乌克兰军队发起坚决反击,双方争夺激烈。

基辅拿不下,俄乌冲突就难以在短时间内结束。俄军作战意图虽已暴露,原定机场目标被破坏不可用,但在掌握制空权的条件下,不难找到其他机降场地,原因也在于俄乌双方的实力对比很悬殊。

为保障特别军事行动,俄军实施了战场遮断作战。美国和欧盟主要国家虽然声称无意军事介入,但北约部署在德国、波兰、罗马尼亚等地的快速反应部队,具备短时间内进入乌克兰的能力。

俄军的战场遮断分为海上遮断和空中遮断两种样式。海上遮断主要是黑海、亚速海方向,防止外部力量自海上为乌克兰提供紧急援助。空中遮断主要是乌克兰东部地区周边,主要是保障俄罗斯陆上作战集群的安全。

目前看,美国和北约似乎更期望俄罗斯陷入乌克兰的战争泥潭。要做到这一点,除了紧急出台的对俄罗斯实施前所未有的经济、金融和能源领域的制裁,还必须为乌克兰提供有力的直接军事援助。

俄乌冲突中,俄军严格限制打击目标范围和规模,防止破坏民用设施和附带伤害民众。俄军无意进行城市战,控制城市和要地即可,并广泛采用网络战、心理战、电子战等软杀伤手段。此外,在开战的第一时间,俄军就出兵控制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防止极端分子出于牵制俄军目的,铤而走险将其破坏,进而造成区域性的人道主义灾难。

俄军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既是军事仗,更是政治仗。俄罗斯与乌克兰同根同种,兵不血刃虽不可能,但少流血也是俄罗斯的国内政治要求,更重要的是为战后两国和平相处创造条件。毕竟,战争终归是要结束的。

2022年03月03日 08 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