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初德军在西南非大屠杀仿佛纳粹预演

2018-09-04 10:23 环球时报

  德军西南非大屠杀仿佛纳粹预演

  候 涛

  日前,德国政府在柏林举行交接仪式,将德国殖民时期屠杀的纳米比亚人遗骸移交给访德的纳米比亚代表团。20世纪初,德国殖民者在德属西南非洲(今纳米比亚)屠杀了众多赫雷罗族人和纳马族人。

  19世纪末西方列强掀起瓜分非洲狂潮,1884年,德国派战舰前往纳米比亚,占领从奥兰治河口到安哥拉南部边界的全部海岸线。在接下来数年时间内,德国殖民者不断向内地渗透,到1890年,德国宣布成立德属西南非洲,首府为温得和克。赫雷罗族人和纳马族人赖以生存的土地与牛群落入德国殖民者手中。面对殖民者残酷的压迫,1903年一些纳马族人在亨德里克·维特布伊领导下奋起反抗。第二年1月,赫雷罗族人也掀起轰轰烈烈的大起义。随着起义军向温得和克推进,柏林方面决定出重兵镇压,1904年5月3日,德军总参谋部任命洛塔尔·冯·特罗塔陆军中将为德属西南非洲总司令。6月,特罗塔带着1.4万部队抵达西南非洲。德属西南非洲总督西奥多·路特维恩希望击败赫雷罗族起义军后同起义者达成一份停火协定,然而,特罗塔计划毫不留情地消灭所有反抗者。

  特罗塔在决定性的瓦特贝格战役前下达了臭名昭著的灭绝令,要把所有赫雷罗族人斩尽杀绝。他在命令中说,“这个民族应该被消灭,或者如果这无法办到的话,就将他们驱逐出德属西南非洲。”1904年8月11日至12日,德军在瓦特贝格战役中击败数千赫雷罗族战士,追击部队阻止赫雷罗族人突围,并将他们赶进沙漠。当赫雷罗族人精疲力竭无法前进时,德军下达命令,杀死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所有赫雷罗族人。

  见证德军屠杀暴行的向导扬·克洛特回忆说:“在战斗结束后,所有落入德军之手的赫雷罗族男女老少都被无情地处死。然后,德军开始追击剩余的赫雷罗族部众,所有那些在路边和沙漠上被发现的赫雷罗族人都被射杀或用刺刀刺死。大多数赫雷罗族人都是无武装的,因此无法抵抗,他们只想带着他们的牛离开。”一部分赫雷罗族人逃入卡拉哈里沙漠腹地,不到1000人逃到属于英国的贝专纳保护地。据称,为彻底灭绝赫雷罗族,德军还系统性在沙漠水井下毒。对于比较弱小的纳马族,特罗塔也没有放过,成千上万纳马族人死在德军的屠刀下。

  德军总参谋部明显知道德军在西南非洲的大屠杀暴行,德军总参谋长阿尔弗雷德·冯·施里芬批准了特罗塔的“种族斗争”计划。被排挤回国的原总督路特维恩向德国首相伯恩哈德·冯·比洛报告德属西南非洲正在发生大屠杀,路特维恩并不是可怜赫雷罗族人,他认为赫雷罗族人是重要的劳工资源,于是上奏德皇威廉二世。1904年底,德皇终于命令特罗塔停止大屠杀。然而,新命令到达后,特罗塔换了一种杀戮方式,他把俘虏关进集中营,让他们充当奴隶劳工或被用来进行医学实验。

  大屠杀幸存者大多是妇女儿童,他们被关进像鲨鱼岛集中营这样的地方,很多集中营囚徒后来死于疾病、衰竭和营养不良。1905年9月28日,南非《阿格斯角报》以《在德属西南非洲:更令人震惊的指控》为题揭露了德军暴行,一名目击者叙述道,“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妇女背着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她的头上顶着一大袋谷物。她摔了一跤,一名德军下士跑过来用粗皮鞭打她超过4分钟,连婴儿也不能幸免。”德军还对赫雷罗族人和纳马族人进行医学实验,博芬格博士给经挑选的人注射包括砷和鸦片在内的有毒物质,之后再通过尸检研究这些物质对人体的影响。据估计,有300个人类头骨被送往德国进行实验。

  直到1908年,这场大屠杀才真正落幕,德国殖民当局关闭了集中营,所有赫雷罗族人都被当成劳工。此后,所有7岁以上的赫雷罗族人均被迫戴上一个金属圆盘,上面写着劳工登记号码,他们被禁止拥有土地和牛。据估计,在德军大屠杀中,有数万到10万赫雷罗族人和1万纳马族人遭到杀害。有历史学家认为,20世纪初德国殖民者在西南非洲的大屠杀是后来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预演。▲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徐璐明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