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律师团团长:拼命努力要让日本道歉

2018-08-15 08:51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说到中国“慰安妇”老人的守护者,不能不提到大森典子。她是中国战争受害者“慰安妇”诉讼律师团团长、东京町田法律事务所律师。

  大森典子来自一个法官家庭,自幼立志成为一名律师。1968年她拿到律师执照时,日本女律师的人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优秀的大森此前曾在日本最负盛名的东京中央法律事务所工作。这家事务所擅长处理复杂案件,尤其是与宪法相关的。

  1994年,大森典子决定帮助中国“慰安妇”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由此加入日本律师调查团。同年10月,大森典子来到山西实地采访“慰安妇”。当年这种行为得不到理解和支持,他们不得不在地下室、仓库等隐蔽的地方辗转。

  彼时日本律师团的人数不少,鼎盛时期超过百人。不过,不少人想着“和这些事扯上关系搞不好能出名”。大森的初衷则单纯许多,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就是觉得必须要为这些事、这些人做些什么。”后来,那些“蹭热度”的人慢慢都淡出了,大森成为为数不多的坚守者。

  大森典子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日本接受正常教育的年轻人,是没有机会了解日本侵华史的,我本人也是在准备诉讼的过程中,才知道日军做了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

  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之前,大森刚出差回来。70多岁的她平时忙于婚姻诉讼、经济纠纷、继承问题等法律事务,赚来的钱全部贴补“慰安妇”问题调查诉讼。大森开玩笑说:“我真是个不赚钱的律师,不过我一点儿也不后悔。”

  大森典子说,24年来她从没有产生放弃的念头。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慰安妇”老人们实名站出来是需要勇气的,特别是在落后的村庄里。“她们愿意向我讲述过去耻辱的经历,是出于对我的信任,因此我要对她们负责,绝不可以半途而废。”大森典子说。

  尽管日军犯下的“慰安妇”罪行是历史事实,但真打起官司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大森说,诉讼虽然失败了,但是逼迫日本政府承认了这一犯罪事实是一个很大的成果。此外,中国“慰安妇”老人出庭指证,足以证明日军的暴行远不止于韩国、东南亚国家等地,中国人民也未曾幸免,这填补了法律诉讼上的一项空白。

  谈起未来,大森典子坚定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为了让日本政府道歉,我在拼命努力!希望她们看到我的努力,我会继续坚持下去,让更多日本人了解历史真相。”▲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徐璐明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