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能“联俄制华”?俄学者讥称天方夜谭

2018-08-06 09:08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美国、俄罗斯、德国特约记者 侯健羽 王臻 青木】绝大多数美国人只听说过“联俄反恐”,因此当出现“联俄制华”这样的声音时,他们一笑了之。7月中旬“普特会”后,美国“野兽日报”网于7月底爆料说,“5位知情人士透露,前国务卿基辛格已向总统特朗普提出建议——通过密切的美俄关系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和影响”。美国媒体感慨,如消息属实,这将是上世纪70年代力推美国要“联中抗苏”的基辛格对其大国外交策略的一次“改头换面”。从《环球时报》记者在美国各界的采访中可以看出,美国左右两派似乎都不看好“联俄制华”,特别是在当前背景下,民主党内弥漫着反俄情绪,共和党则从大国利益的角度分析认为,俄罗斯并没有太强的动机与美国结盟。同样,在俄罗斯人看来,支持“基辛格计划”将大错特错,俄方配合实施该计划的“可能性为零”。而让特朗普多变政策搞得左右为难的欧洲,也开始流露出对各种“对抗联盟”的质疑。

  美国:美俄联手挺不靠谱

  基辛格建议“联俄制华”的传闻引起部分美国媒体的关注。“美国网络杂志“Slate”网刊文说,美俄中这三个国家已不再保持地缘战略三角关系,俄罗斯和中国在许多领域进行合作,特别是中国正在全球扩大其政治、经济影响力。没有理由认为基辛格“联中抗苏”策略大逆转今天会奏效。一个连萌芽都很难形成的美俄联盟将如何遏制中国?一家名为“空话”的美国网站刊文称:“基辛格的做法不够与时俱进。尼克松当年在中国取得成功,原因是中国迫切需要美国的经济参与,而现在普京想要更多钱,但他并不绝望,可以找到其他资源。”

  亨德森是美国一所高校的历史系学生,支持民主党的政策,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年轻人不怎么关心基辛格‘联俄制华’的说法。我认为,尽管俄罗斯仍拥有广阔的土地、占有重要的地理位置、还有军火贸易和核工业,但它毕竟失去了大部分的传统优势,因此没有足够的能力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基辛格是明智的,他曾帮助美国与中国建立更好的关系,以孤立苏联。但世界格局自1972年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谓‘联俄制华’也不会对世界上拥有最多人口、拥核并正在崛起的一个大国发挥什么作用。”亨德森还说,美俄关系缓和可能问题不大,但“联俄制华”的观点会给欧亚大陆的地缘政治带来大麻烦。还有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美国人表示:“‘联俄制华’只适用于中俄关系不好的时候,但目前中俄关系很好,这个策略可能不起作用。”一位美陆军前情报专家表示: “美国主流媒体之所以不关心‘联俄制华’,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个说法挺不靠谱的。基辛格和特朗普总统也不是一个阵营的,两人见面并不等于同意对方的观点。”有分析认为,“野兽日报”的爆料想显示出“总统背后还有高人”,但这位支持特朗普的前情报专家认为,总统每天要见很多不同的人,支持和反对他的人都有,以前的总统对这种建制派幕后大鳄还能言听计从,但特朗普不一样,他是要挑战建制派的基础,因此基辛格的影响力远不如前。

  在基辛格的全力斡旋下,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2017年7月在德国G20峰会期间顺利会面,作为“关键的中间人”,当时94岁高龄的基辛格还在6月底先期访俄,并与普京闭门会谈。当时便有舆论猜测基辛格有推进美国“联俄制华”的意图。除基辛格被认为提出“联俄制华”的观点外,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几位美国人士都表示,在美国历史上,这样的说法鲜有人提及。但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美国媒体都热衷于大肆报道特朗普的“亲俄倾向”。特朗普本人也表现出美国前任总统们少有的亲俄态度,但当时他在公开场合表达的亲俄目的更多是“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美国几家保守派媒体当时曾讨论过基辛格的“联俄”观点,但大选后这种说法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就不再被高调讨论。“布赖特巴特”新闻网2016年12月24日曾刊文支持特普朗的亲俄政策,特别是联手打击恐怖主义。文章认为,联俄的目的是反恐,而不是反中,“主要是收拾奥巴马执政时期在中东留下的烂摊子,这是必要的,但这并不表明美俄的利益在所有时候都是一致的”。文章回顾并肯定当年尼克松在基辛格的建议下访华的历史意义,并认为“民主党中的反俄情绪还停留在冷战思维阶段,而俄罗斯已不是当年那个‘意识形态代表’了”。

  在美国著名问答网站“quora”上,自称是“特朗普支持者、共和党人”的麦克格雷戈表示:让美国联俄是一个愚蠢的主意,特朗普入主白宫后,未经证实的所谓俄罗斯人干涉美国大选让民主党及其传统媒体一直在尖叫:“俄罗斯!俄罗斯!”如果民主党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国会的控制权,还有谁愿意支持华盛顿和莫斯科成为合作伙伴?按照美国媒体的说法,法律规定,除非参议院投票赞成,否则禁止美国总统与俄罗斯结盟。

  “基辛格希望华盛顿能与莫斯科更密切地合作以限制北京?显然,如果他因为年迈而失去理智,我们可以原谅他,也不会严厉批评他的这个错误建议。”美国政治媒体“The Hill”如此议论说。

  “美国人和俄罗斯人之间的根本利益差异意味着他们在历史上只联手过一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争对美苏两国都是一个紧迫的威胁,但这种联手是短暂的,并立即让位于冷战时期的核武器对抗。”美国“Trumpet”网去年4月在分析美中俄关系时对美俄关系缓和不持乐观态度,认为短期合作有可能,但长期合作不现实。文章说:“美国能说服俄罗斯反对中国和对抗欧洲吗?俄罗斯的最大利益是主导东欧,这就是俄罗斯不断向西推进的原因。俄罗斯的兴趣还在于对抗恐怖主义和获得西方的金融与技术。美俄有互补的利益和联盟的潜力,但问题在于,俄罗斯向美国的要价,远比同中国或欧洲大国联盟的要价高得多。对此,美国负担不起,更无法确定俄罗斯不再成为最大的威胁。许多人担心,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可能会成就自己最大的敌人——俄罗斯。”文章最后的观点是,美国与俄罗斯结盟,实际上威胁到美国的头号利益,但双方可以有合作,如在中东问题上,美国也有可能在乌克兰和东欧问题上作出让步,但我们不会看到围绕美俄联盟进行大规模的全球调整。

  俄罗斯:“基辛格计划”可能性为零

  “基辛格提出的‘联俄制华’战术无法奏效!”俄罗斯《报纸报》几乎第一时间对“野兽日报”网的爆料作出回应。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部主任季莫费·博尔达切夫认为:“基辛格想再次运用上世纪70年代的战术,其意图可以理解。‘联中抗苏’战术是基辛格作为学者和政治家在职业生涯中取得的最大成就,他相信该战术在新的条件之下同样有效。但我认为,历史条件已发生巨大改变,故伎重演不会成功。尽管俄对中国存在一些担忧,但俄中关系十分重要,俄不可能选择‘联美制华’。”

  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专家亚历山大·洛马诺夫的观点是,在美国当前的国内政治背景下,基辛格建议特朗普“联俄制华”可能对特朗普有利,可以表明“特朗普拥有让美国克服困难并战胜主要竞争对手(中国)的战略,但美国国内的种种争吵,特别是民主党人的批评和‘通俄门’调查妨碍了他推行‘联俄制华’的政策”。洛马诺夫认为,基辛格的出发点其实是让美国最好不要对俄中双线开战,而是将力量集中于一个方向,但华盛顿无法提供足够高的价码让莫斯科在美中之间作出倾向于美方的选择。他举例说:“想让美国帮助俄罗斯完善民用及军用技术装备,这纯属天方夜谭。”

  俄新社的相关评论文章更为坚决,即俄罗斯不会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工具。文章认为,无论美方向俄方提供多么诱人的条件,俄支持“基辛格计划”都将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在联合对抗中国方面,俄美的每一笔交易都是一个巨大的风险,美国总统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美国的政治现实是“任何达成的历史协议”都可以被破坏。因此,俄方支持实施“基辛格计划”的可能性为零。只有美国政府明白俄罗斯是世界权力和利益的一极,而不是用于凿开中国长城的“地缘政治之锤”,俄美两国才能真正开展实质性对话。

  对近期美国拉拢俄罗斯、包括特朗普表示准备让俄重返“八国集团(G8)”,俄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问题研究所专家瓦西里耶夫表示,特朗普一直试图破坏俄中友好关系,让俄疏远中国,这是美国的战略目的。他认为,目前俄中关系十分密切,不会被美国轻易破坏。只有美取消对俄制裁,俄美关系才能真正改善。

  俄联邦新闻社援引捷克军事分析家什杰菲茨的话说,“普特会”表明,美俄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不大。美国的鹰派更没有意识到,如果俄中联手,美国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抗。尽管美国在全球有大量军事基地,但现在美国缺乏打败俄罗斯的军事手段。俄《真理报》还刊文说,“请美国解释为什么要离间俄中关系”,并说“特朗普急于与普京会晤,就是因为俄中两国关系越来越近让美国感到担忧”。

  欧洲:“对抗联盟”显然已过时

  “特朗普的俄罗斯战略背后是基辛格?”德国“电信网”8月2日的文章认为,美国现任总统对俄战略看上去不像许多人想的那样杂乱无章,原因是没有人能比“美国外交传奇”基辛格更能说服特朗普。文章说,基辛格与特朗普会晤过几次,并一起商讨战略计划——即在俄罗斯的帮助下遏制中国。这看起来不像是传言,毕竟崛起的远东大国已成为美国最大的竞争者,中国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取代美国。特朗普的种种迹象也显示美国想联手其他国家遏制中国。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他与印度、俄罗斯的关系都更加紧密,用“印太战略”代替“亚太战略”以及举行“特普会”都是地缘政治的考虑。

  奥地利《维也纳日报》近日提到,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认为“中国是最大威胁”,因此白宫需要与克里姆林宫建立良好关系,“只有在中俄之间打入一个楔子,美国才能控制中国”。瑞士《新苏黎世报》等媒体则认为,美国试图将俄罗斯作为工具,那会是“世界政治的黑天鹅”,在欧洲造成混乱。

  德国新闻电视台相关评论认为,“对抗联盟”是20世纪冷战的产物,如今,冷战早已结束,西方也因为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政策出现分裂,但联盟似乎仍有市场。除欧美联盟制裁俄罗斯外,欧盟还担心“脱欧”后的英国与美国联盟对抗自己。还有专家建议欧盟与中国建立对抗美国的“气候联盟”等。现在,美国媒体曝光基辛格建议美国“联俄制华”并不令人感到特别意外,毕竟美国在冷战时期常用这一战略,但在如今的世界秩序中,“对抗联盟”战略显然已过时。因为,世界经济全球化、政治秩序多极化,很难再形成“对抗联盟”。就是在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同时,仍有欧洲国家与俄保持合作。即使华盛顿愿意,美国民主党也不会同意与“死敌”俄罗斯合作。而处于西方制裁中的俄罗斯,似乎也没有理由对付中国。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徐璐明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