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输送间谍突击队 台曾想借越南战争反攻大陆

2018-08-02 10:11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近日有关越南允许台湾在越企业悬挂“中华民国国旗”的消息让一些岛内媒体颇为兴奋,这也勾起他们记忆深处的那丝特殊的“越南情节”。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当局妄图通过登陆越南实现“反攻大陆”,为此与当时的南越政权密切往来,甚至“出人出枪”参与越南战争。可惜在南越政权灰飞烟灭之际,一切努力都随之化为泡影。

  用援越套牢美台关系

  越南被台湾当局纳入视野,还得从上世纪50年代初说起。1953年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担心中国大陆协助越南反抗法军可能会影响地区局势,建议“中共倘若进入越南,蒋介石的军队将扮演更重要角色。”台湾当局随即拟定“南图计划”,打算以海南岛作为反攻大陆的基地,并以此转道介入法越战争。不过1954年日内瓦会议结束后,越南局势已定,“南图计划”只能束之高阁。

  台湾与南越当局“建交”后,双方很快打得火热。1960年南越领导人吴庭艳访台与蒋介石会谈时,当面邀请台军协助越方整建军队。这再度引起台湾介入越南的兴趣。由于当时美国对台湾军援南越有所顾忌,因此西贡方面“委婉”要求该军官团穿便服,化名为“奎山军官团”。

  1963年11月初,吴庭艳政权被政变推翻,但这并未影响台湾与南越的关系。1964年南越防长陈善谦访问台湾,随即再度邀请台湾派遣军事顾问团赴越。台湾“国防部”立即成立“中华民国驻越军事顾问团”赶赴越南,协助南越建立政战制度。除了军事顾问外,台湾还曾派遣援越空运队,负责空中运输和间谍任务,台湾“中华航空公司”也奉命在西贡成立“南星办事处”,接手风险极高、美军都不愿承担的中情局在越南丛林空投补给的特种任务,结果数十名台湾飞行员命丧黄泉。

  军事物资是台湾援越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开始时,台湾顾忌美国的反应,提供军援时还遮遮掩掩。吴庭艳曾请求台湾派遣兵工技术人员并提供部分轻武器。台湾“国防部”随即赠送2万枚手榴弹。据当事者回忆,台军特意将手榴弹箱内的原版中文说明书换成越文版,还将弹药与包装上的所有标识消除,以防外界指责“直接参与越战”。但此后台湾的动作越来越大,1965年南越同时向韩国和台湾请求提供登陆艇协助运输。美国担心“给予中共行动之口实”,要求台湾不要提供海军登陆艇,而是改为提供货船。但当时韩国已提供了3艘登陆艇,最终台湾不但提供的是登陆艇,而且数量还比韩国多1艘,有意在援越事务中抢风头。

  总体而言,当时台湾作为美国在远东“最坚定的盟友”,一直以各种方式参与美国在越南的行动,而且力度不断加大,目的是想通过扩大对越南的援助以“套牢”美台关系,阻止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据统计,仅截至1965年5月,台湾就向南越派出86人组成的农业援助小组、18人的“心战”顾问团、10人的医疗队、9人的电站维修队,还在台湾帮助训练200多名南越军事人员。

  积极备战出兵越南

  在明面上不断军援南越的同时,台军也加快了参战步伐。近年曝光的台南县新化镇橄榄山野战密道,就是台军当年为准备参加越战所挖凿的模拟战场“越共村”。据岛内媒体介绍,上世纪60年代越战爆发后,这里成为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整个橄榄山有如缩小版的“越共村”,修建有假庙、假坟、假民舍,地下是密密麻麻的通道,外面则有明沟、战壕,目的是让台军士兵熟悉北越游击队的地道战术,以适应越南的战场环境。台军相关人士曾对美国驻越大使馆表示:“这是我们返回大陆的第一步”,美国对此深感忧虑。为防备台湾乘机反攻大陆“拖美国下水”,在美国的强烈反对下,台军最终未能参战,这些模拟越南战场的“越共村”也随之荒弃损毁。

  虽然台军主力部队并未赴越参战,但近年来台湾特种部队介入越南战争的信息不断曝光。据称,早在1961年底,吴庭艳与蒋介石曾就派遣台湾特种部队前往越南参战持续磋商,当时准备派出由台湾退役军人组成的特战队,伪装成越南人,向当地民众传授使用武器、巡逻与情报收集等技能。

  1964年1月3日,北越公开审判了被抓获的17名“美国-蒋介石间谍突击队员”。这些人承认,他们属于“美蒋情报部门”第三总队第41分队,该突击队搭乘伪装渔船自淡水河口出发,由南越人员接应,拟前往中越边境建立游击基地,从事破坏、颠覆与情报工作。

  此外,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台湾特种部队还曾作为美军雇佣兵出现在越南战场上,负责侦察“胡志明小道”。台湾老兵回忆说,为防止给外界以台湾参战的印象,当时美国只通过台湾情报部门招募特种兵。赴越人员在领取原有军饷外,还能获得美军发放的每月500美元薪水。这些赴越人员首先接受美军教官为期一个月的秘密培训,随后以小组为单位,搭乘运输机在西贡着陆,简单休整后飞往北纬17度附近的丛林地区。他们只能靠着一张作战地图,在渺无人烟的丛林中与随时出没的游击队、毒蛇和猛兽搏斗。“一旦发现北越军队踪迹,要先行跟踪,等敌人停下时,立刻呼叫空中攻击”。在这样的复杂环境中,台军士兵负伤乃至死亡并不罕见。

  黯然收场

  1973年《巴黎和平协定》签订后,所有援助南越的外国军队和军事人员必须全部撤出。但台湾与南越关系的确不一般,自知不敌的南越政府请求台湾继续协助,台湾当局基于共同反共的立场,也决定改以“驻越建设顾问团”名义继续留越援助。

  1975年初,北越发动大规模攻势作战,3月10日占领中央高地重镇邦美蜀。当南越下令弃守中央高地时,台湾派驻该区的部分“顾问”来不及搭机逃出,只好混在难民群中辗转逃到芽庄,再挤上渔船经过数天的惊险航行才回到西贡。这些“顾问”返回西贡时大都只剩身上的衣服,非常狼狈。眼见大势已去,正值当年4月5日蒋介石去世,“驻越建设顾问团”就以此名义让大部分团员回台,只留下包括团长、首席参谋官、侍从官等少数人。

  此时西贡还算平静,但已有越共游击队展开渗透,而团部卫兵已撤离,留守数人只好紧闭大门,晚上睡觉时枕头下压着手枪,床边靠着卡宾枪,床下则摆着一箱子弹“随时准备战斗”。4月15日,台“国防部”最终同意撤离,留守人员开始焚毁带不走的文件。由于当时先行返台的团员大都认为只是暂时回台避避战祸,还会再回西贡,因此所有文件档案都留在团部,使得最后撤离时无法全部带走。这些档案和文件总共烧了3天,10余年来台湾援越的很多档案就此化为灰烬。4月18日,这批留守人员在炮声中离开西贡,台湾军援南越也就此草草收场。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徐璐明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