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澳美要联手在南太平洋遏制中国影响力

2018-07-27 08:09 环球时报 刘天亮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刘天亮】“我有信心让南太平洋国家会选择美国作为伙伴,而不是中国。”对于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澳大利亚似乎如鲠在喉。在近日举行的澳美部长级磋商会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话让澳大利亚得到一个期待已久的承诺。而且,在抗衡中国影响力上,美澳并非说说而已。澳大利亚媒体26日披露的会议内容显示,两国打算在基础设施和反对外国干涉方面联手遏制中国。

  在今年澳美部长级磋商的议事日程中,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的议题中,中国成为被针对的潜在第三方。在双方的联合声明中,他们直指南海问题,称“南海地区有争议的军事化违背该地区和平发展的愿望”。而在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24日公布的会议纪要中,有关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基础设施投资的设想和协调反外国干涉的内容,也被认为是明显针对中国。

  据会谈纪要披露,澳大利亚和美国将“推进共享基础设施议程”,包括就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举行正式对话。《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26日称,这是针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竞争性基础设施计划。报道说,澳美在联合声明中强调,它们所要推进的是“基于规则的可持续基础设施投资”,潜台词意指中国的投资对这些国家有负面影响。此前,澳外长毕晓普曾声称中国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威胁太平洋小国家的主权,使他们背上不可持续的债务。

  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和经济影响力的担忧,澳大利亚和美国似乎已达成共识。据《澳大利亚人报》26日报道,澳大利亚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本周表示,鉴于中国对该地区贷款增加的担忧,澳大利亚应考虑为太平洋岛国建立新的基础设施基金。下周,蓬佩奥将在华盛顿举行的印度洋-太平洋商业论坛上,对受邀的政府和企业高层发表演讲,以促进对该地区的投资。

  《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关于反外国干涉,会谈纪要中仅有一句话:协调各自国家应对外国干涉的努力。但背后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据澳媒报道,蓬佩奥在澳美部长级磋商后对记者说,中国是美国面临的主要挑战,他不相信西方拥有全面应对中国的合适框架,但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涉法”是西方盟友应对中国的罕见例子。

  对于美国强化在太平洋地区存在的表态,有澳分析人士认为力度远远不够,除了增加驻澳美军人数和网络安全方面的合作,还缺少一些实质性内容。出于对美国不真正把战略重心放在太平洋地区的担心,澳大利亚目前还不敢太过冒险。前两天,毕晓普就拒绝美国一名国会议员关于澳在南海展开“航行自由”行动的建议。《澳大利亚人报》26日称,美国防长马蒂斯在会晤中强调美国坚定反对中国在南海“军事化”的行为,但称是否加入“航行自由”取决于澳大利亚自己。

  除了在南海问题上不够同步,两国在贸易上也存在分歧。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堪培拉最直接的担忧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冲突可能发展成更严重的事情,这对澳大利亚所依赖的世界贸易体系将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两国继续高度重视同中国的建设性、有益接触。”澳美部长级磋商联合声明这样的表述,被认为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澳大利亚对华政策的另一面。

  英国路透社26日报道称,澳大利亚农业部长戴维·利特尔普劳德在参加G20农业部长会时对媒体说,“希望在年底前往中国,并能与我在那里的同行会面,证明我们是好朋友,我们之间有着互利的关系”。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乔博也多次表达对澳中经贸关系的正面看法。对此,有澳大利亚学者表示,澳大利亚当前的对华政策在经济、贸易和政治、安全方面走向了互相冲突的方向,而且缺少深层次协调,以至于安全政策绑架了国家政策,这绝不是富于战略眼光的做法。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