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伊核问题的前世今生 美国才是问题的起源

2018-05-10 09:05 环球时报

  【环球军事5月10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要将“自我孤立”的道路走到底。当地时间8日,特朗普不顾全世界反对,宣布将退出伊核协议。他声称,这份“糟糕”的协议不足以阻挡伊朗试图获取核武器。但充满讽刺意味的是,伊核正是美国支持的产物——他们为伊朗提供首个用于研究的核反应堆。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下,伊核逐渐发展为成熟的民用核项目。如今,特朗普不愿为美国当初造成的后果负责,同时为中东局势埋下隐患,伊朗所处的地区格局更加复杂,一旦矛盾激化,甚至有可能引发“连锁核扩散”。

  伊朗民众:美国在赤裸裸地打压伊朗

  2015年7月14日,伊朗各大城市都有大批民众走上街头,他们高呼:“伊朗!伊朗!”德黑兰居民不断喊着“谢谢扎里夫”“我爱克里”(前者是伊朗外长,后者是美国前国务卿),汽车上国旗飘扬,气球从车窗飘出,兴奋的人群甚至在马路中央载歌载舞。在这天,伊核协议正式签署。

  “比起协议本身,伊朗普通百姓更关注协议能为改善伊朗经济、民生带来多少效果。”常驻伊朗的中国媒体人田雨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协议签订时,很多伊朗普通居民充满了期待,认为多年的制裁苦果终于告一段落。然而两年多过去了,百姓生活的改变并不明显。

  田雨说:“伊核协议很大程度上结束了伊朗被世界孤立、有油卖不出去的窘境,但这可能更多的是让政府收入增加,没有让广大民众得到太多利益。一方面,美国并没有真正解除对伊朗的金融制裁,这导致欧日韩承诺的大部分投资只停留在纸面上,‘真金白银’并没能真正进入伊朗创造就业、拉动增长。”

  从数据上看,解除制裁其实给伊朗的经济带来了复苏。美国在线杂志《石板书》称,伊朗2015年的经济增速为1.3%,2016年这一数据达到13.4%。但问题是,其中大部分增长都在石油行业,该行业无法创造太多就业。

  田雨表示,另一方面,多年的制裁使得伊朗国内经济自成体系,有一套自己的规则,与国际社会的经商通则有诸多不适应的地方。

  在这种情况下,当特朗普开始威胁退出伊核协议时,当地人已经非常麻木,《环球时报》记者甚至听到不少人说:“真不如退了好。”但退出伊核协议的影响比伊朗民众想象的大很多。从一个月前开始,伊朗货币疯狂贬值,从1美元兑4.2万里亚尔跌至6.7万里亚尔,政府直接硬性规定只能按照官方4.2万的汇率兑换,而且只能卖不能买美元,在每个兑换网点甚至都有警察值守,确定没有人违规操作。田雨说:“一进入5月,很多伊朗人开始疯狂囤积美元,银行里出现大排长龙抢购美元的现象。”

  “在一些伊朗民众看来,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缘于特朗普政府根深蒂固的反伊朗立场。”田雨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认为,这种撕毁协议的做法不公正,是“赤裸裸地打压伊朗的行为”。

  当《环球时报》驻伊朗特约记者问当地人如何看待未来时,有人引用了一句伊朗谚语来回答:“头在水下五指和水下五尺没有区别。”经历过伊斯兰革命、多年的经济制裁、内贾德时期的通货膨胀,伊朗人已经变得相当平和。

  美国支持的产物

  伊核协议被视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之一。“伊朗核项目具有深远根基,它始于1957年,比奥巴马还‘年长’4岁。”伊朗事务资深分析师阿里·瓦伊兹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伊核是美国支持的产物。当时,美伊签署了民用核技术合作协议。美国人还为伊朗提供首个研究用反应堆,一座直至2015年仍在德黑兰全面运转的5兆瓦核反应堆,它建成于1967年。美国还为该反应堆提供燃料——武器级别的浓缩铀。

  NPR称,这是美国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倡导的“原子能为和平服务”项目的一部分,该倡议为其他国家提供和平民用核技术,以期这些国家不会从事发展军事核项目。

  在上世纪70年代石油热潮的作用下,伊朗核项目变成一个成熟的民用核项目。当时的巴列维王朝政权还积极培养科学人才,将数十名伊朗学生送到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核工程。后来,这些学生大多成为伊核项目的中坚力量。

  同样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一些美国官员开始认为他们正在犯下错误,担心伊朗或将寻求获得核武器。于是,美国外交官展开谈判以限制伊朗核项目,但当时的伊朗国王坚持,作为一个国家,伊朗享有使用核电的同等权利。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巴列维王朝被推翻。“在君主体制时代,核是伊朗迈向现代化的象征;革命后,它成为‘西方毒化’的标志。”分析师瓦伊兹对NPR说,革命领导者、之后成为伊朗最高领袖的霍梅尼曾表示,在布什尔没有完工的核电站应被用作储存小麦的筒仓。后来,核项目被抛弃。

  伊朗的反核态度持续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伊朗正与萨达姆领导的伊拉克大打出手。作为两伊战争的一部分,萨达姆政权反复轰炸当时尚未运行的布什尔核设施。多年的两伊战争也导致伊朗严重缺乏电力。最终,伊朗领导人在1984年决定重启核项目。

  随着伊朗重启核项目,以色列很快警告伊朗正取得“危险的核进展”。美国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也越来越担心伊朗的核项目。2000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签署法案,允许对帮助伊核项目的个人和机构实施制裁。

  本世纪初,伊朗曾建议讨论其核项目将如何发展,在2003年至2004年与欧洲各国达成暂停铀浓缩活动的协议,但当时的美国小布什政府没有签署该协议。内贾德2005年成为伊朗总统后,喜欢公开向小布什叫板。其间,伊朗仍坚称其拥有发展核项目的权利。2006年,伊朗重启铀浓缩活动、启动重水反应堆。同年12月,联合国对伊朗实施首轮制裁。2011年11月,西方扩大制裁,切断伊朗与国际金融体系的联系。

  “这时的伊核项目已经‘变异’。”NPR称,霍梅尼领导下的伊朗将核当作“堕落西方”的标志抛弃,在他去世10多年后,核成为伊朗蔑视西方的象征。

  上海外国语大学伊朗研究中心教授程彤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伊核问题产生的原因与伊朗对自身的定位也有关系。“伊朗曾在历史上经历过波斯帝国的无限荣光,也经历过外族入侵、衰败与贫穷,所以自豪与自卑的感情同时交织在这个民族的血液里,导致伊朗人有着极强的民族复兴的意愿,而核就是一个‘切口’。”

  “随着伊朗年轻人不断接受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伊朗的传统势力会感到失落,与此同时,伊朗普通人会因伊朗社会的发展与西方相去甚远感到自卑。海湾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后,美国的军力对伊朗更形成三面包围之势,伊朗的危机感更加沉重。在这个背景下,发展核似乎是一条能够再次满足伊朗人自豪感的路径,因为对该技术的掌握不仅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更有着无法估量的政治意义。”程彤说,伊朗认为,世界会对拥有先进核技术的它转变态度,其国家安全会有重要保障,同时,也可以获得美国对其体制的认可。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