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盔”组织专黑俄、叙政府 真实身份遭质疑

2018-04-23 09:21 环球时报 李潇

  【环球军事4月23日报道 环球时报驻叙利亚特派记者 李潇】“他们披着人道主义的外衣,但其实是受西方资助的表演团体!” 4月21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进入叙利亚杜马镇,就所谓的“化武袭击”展开调查。联合国化武专家安东·乌特金此前表示,有关叙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的指控通常由“白头盔”组织提出。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个号称中立、“以在战地救死扶伤为己任”的组织,其实是西方用来抹黑叙政府和俄罗斯的摆拍机构,其成员甚至和恐怖主义组织过从甚密。

  在叙利亚危机爆发两年之后的2013年,“白头盔”开始在叙境内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地盘频繁活动。该组织在国际上声名鹊起,与几起著名的“救援行动”有关。其中最吸引眼球的便是2016年8月,“白头盔”从阿勒颇废墟中救出4岁的小男孩奥姆兰。从当时发布的照片来看,奥姆兰在获救后虽然伤痕累累,但是却不哭不闹,好像已经被吓懵。随着这张照片的快速传播,民众对于叙政府和俄罗斯的指责也甚嚣尘上。当时,在俄空军的协助下,叙政府军正在阿勒颇与反政府武装激战。叙反对派和西方媒体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股脑儿地将奥姆兰的遭遇归咎于叙政府与俄罗斯。

  今年3月,本报记者与奥姆兰的父亲达克尼什取得联系。达克尼什表示,他始终不知道谁是当年那场袭击的始作俑者,而“白头盔”似乎更关注拍照,而非救援。达克尼什说,事后还有叙反对派人士找到他,许以重金,希望他站出来指责叙利亚政府,还有西方组织提出要“帮助”他们全家迁往欧洲。对于这些,达克尼什一一回绝。他说,无论是信仰还是常识,都在时刻告诉自己,不能被别人利用,成为散播某种不实信息的工具。

  叙资深自由摄影师胡萨姆对本报记者表示,自己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雇参与“白头盔”的两次“救援”行动。2016年年底,他在阿勒颇第一次协助“白头盔”进行拍摄时就觉得不对劲,“他们似乎精准地知道哪里即将会发生爆炸。而且他们的拍摄装备,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专业性上看,都要远远高于救援设备。”几天之后的第二次拍摄,让胡萨姆彻底明白了“白头盔”的“工作机制”,“我可以肯定地说,那更接近于一种表演。”负责救援的“白头盔”一直要等到所有拍摄器材运转后,才会在负责人的示意下行动,而当他们移动到镜头外时,伤者似乎就不再重要了。“白头盔”的负责人宣称,该组织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解救了近10万人。不过叙利亚民众却见过,“白头盔”成员“拿走”受伤者的财物。纪录片《白头盔》于2017年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然而越来越多的机构发现,纪录片中的内容存在种种疑点。例如,同一个小女孩,在三个不同场合,被不同的救援人员救助。

  如果说摆拍是行为层面的问题,那么诸多“白头盔”成员的真实身份则更令人触目惊心。短片《白头盔》拍摄者之一、“白头盔”负责人萨利赫由于同恐怖组织存在联系,在其抵达美国时,未被美方获准入境。此外,在一些视频中,部分“白头盔”成员还与恐怖分子一同挥舞旗帜和枪支。有些救援人员在“事发现场”头戴白头盔救人,而回到住所,则上传了身穿恐怖组织刽子手行刑服装、手持砍刀的照片。

  公开资料显示,“白头盔”的创始人是英国前情报官员梅西耶尔,与美国中情局、以色列情报机构和叙利亚反对派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白头盔”的成立还得到西方国家和组织总计超过1亿美元的资助。叙利亚常务副外长米格达德对记者表示,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叙政府军在战场逐渐掌握主动权,这为此前诸多事件的深入调查取证提供了有利局面,相信随着越来越多证据和调查结果的出炉,那些精心导演的骗局都会被一一揭穿。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