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阅兵梦能否成真?美军需一次阅兵提振士气

2018-03-01 10:02: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特朗普想阅兵,能不能够?需不需要?

  吴敏文

  《华盛顿邮报》近日披露,美国总统特朗普想搞一次大型阅兵仪式,消息一出立即在美国朝野引发轩然大波。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首席民主党议员史密斯出言刻薄尖锐:“军队不是特朗普的个人玩具,他不应该将精力放在阅兵仪式这种自我表现上,而应聚焦军队的实际需要。”

  特朗普希望的阅兵所在地华盛顿,市议会的态度是客气地拒绝:“谢谢,我们不需要坦克。”国防部长马蒂斯谨慎地表示支持说:“军方正在就此进行规划。”但据白宫预算局局长米克·马尔瓦尼的估计,阅兵耗资将达1000万~3000万美元,年度军费预算中无此项目。这就使得马蒂斯和军方为难:一方面不断以资源短缺要求国会增加军费;一方面又一掷数千万美元满足总统的额外要求?

  特朗普有“阅兵情结”

  说“亲军”也好,说爱摆排场也罢,反正特朗普的心里确实潜伏着一个浓厚的“阅兵情结”。早在筹备2017年1月20日的就职典礼时,特朗普就指示他的团队安排坦克及导弹发射器参与巡游。由于国防部担心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出现坦克及导弹发射器会带来不好的社会观感,这个要求被替代处理。就职典礼当日,军方出动了20架战机及直升机飞越华盛顿上空。此举已经非同寻常。在此之前,前总统小布什的2001年就职典礼上有军机飞行接受检阅,再往前推就是1949年前总统杜鲁门的就职仪式有类似情况了。

  特朗普“阅兵情结”的再次爆发,缘于他在2017年7月14日到法国参加法国国庆日阅兵游行。特朗普原本没想去参加这个活动,但2017年6月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给特朗普打电话,说庆典包括纪念美国参加一战100周年,会在凯旋门附近检阅美国和法国部队,会有战斗机编队、旌旗、战马和军备展示……而这些都是特朗普原本希望能在自己的就职典礼上出现的,于是特朗普当即接受了马克龙的邀请。

  看到法国的阅兵式,特朗普毫不掩饰他的好感和赞赏:“这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游行之一。时间是准确的两个小时,展示的是军事力量,我认为这对于法国和法国精神来说是意义非凡的。”

  按照特朗普一贯争强好胜的个性:你有一个这样的,我就要一个更大的。在特朗普看来,美国比法国伟大得多,美国的阅兵游行当然要比法国的规模更大、更加精彩。2017年9月18日特朗普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纽约会面时表示:“我们很有可能会在(2018年)7月4日(美国国庆日)在华盛顿州宾夕法尼亚大街上做同样的事情。”

  特朗普阅兵梦能否成真

  特朗普的阅兵美梦能否成真,除面临上述诘难,还有哪些障碍或者问题呢?

  首先,舆论并不看好。持实用主义哲学的美国人,把阅兵基本看成了缺少意义的形式主义。对于特朗普举办阅兵是向军队致谢的说法,莱斯大学总统历史学家道格拉斯·布林克利直接打了回票:“我不觉得在美国对军人缺少爱和尊重……他们要做的就是站在那儿,等待特朗普向他们招手。”负责训练的国防部官员则表示,举办有几千名士兵、装甲车、导弹和其他重型武器通过华盛顿市区的盛大阅兵式,可能打乱既定的军事训练计划。

  其次,阅兵有违政军传统。真正意义的美军产生于美国独立战争,但战胜后军队就被解散了。在美国社会看来,庞大的常备军事力量是对社会自由的威胁。直到二战之后,面对两极世界格局的形成,美国才在和平时期保留了强大的常备军。即使这样,美国政军传统仍然强烈影响着美国社会、政府和军队:发动战争就是要取得胜利,战胜就是军事和政治动员的休止符,胜利之后军队就应当“退居幕后”。

  正因如此,小布什在宣布伊拉克战争“任务完成”之后,就面临强大的“撤军压力”。而奥巴马的竞选成功,也得益于他从伊拉克撤军的承诺。美国社会对在军队中服役的个人不吝赞颂,但对军队及其特有的强调“服从、权威”的组织文化警惕有加。事实上,美国军队一直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等世界各地打仗和执勤,并不需要通过阅兵来展示强大。

  最后,时机并非有利。与其他国家的“纪念日阅兵”不同,迄今美国国家级阅兵只发生于大战和胜利之后:1865年5月,在林肯遇刺数周后,继任总统的安德鲁·约翰逊举办了胜利庆典,纪念南北战争结束;1919年9月,美国陆军上将、欧陆远征军司令潘兴率领数千名士兵先后在纽约和华盛顿进行阅兵游行,纪念一战获胜;1946年1月,第82空降师的1.3万多名士兵在纽约进行了阅兵游行,庆祝二战胜利;1991年,老布什在海湾战争结束后举办了国家胜利庆典,共有8800名参战士兵参加了阅兵游行。而当前,美军既无大胜,特朗普政府还在向阿富汗增兵。不仅国家仍处于战争之中,而且美国国内对战争的结果普遍不乐观。因此,特朗普的阅兵要求在美国人看来显得唐突和令人错愕。

  美军需要一次阅兵提振士气

  鉴于自己想要的就职典礼阅兵被军方大打折扣的前车之鉴,表面上大大咧咧的特朗普在提出阅兵要求时显得非常谨慎,提出的阅兵理由很冠冕堂皇。《华盛顿邮报》披露特朗普要搞阅兵式后,白宫发言人在证实这一消息时,避免使用“阅兵”的说法,而是“特朗普总统非常支持美国伟大的军人,他们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保卫国家安全。总统要求国防部安排一场典礼,让所有美国人都表达对军队的谢意”。

  客观地说,在当前形势下,特朗普要“举办一个非常棒的阅兵来展现我们的军事实力”,确实并非仅是特朗普个人的需要,完全可以说也是美国的需要。

  一方面,虽然美国依然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军也是唯一在全球存在的超级军事力量,但随着一些国家军事实力和综合国力的增强,美国和美军的绝对强势有所减少,不仅美国军、政界,整个美国社会都显示出明显的焦虑和不安;尽管白宫再三否认阅兵是与其他国家较劲儿,但这种否认本身值得玩味。通过一场阅兵仪式,彰显美国超级国力和超强军力,既为自己壮胆,也有警告美国对手之意。

  另一方面,2017年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第一年,美军却有流年不利之嫌。据统计,全年美军非战斗任务的军机坠毁事件就发生了22起,造成37名官兵死亡,比上一年多出1.3倍。海军方面,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事故高达9起,导致美军官兵17人死亡。仅“麦凯恩”号和“菲茨杰拉德”号导弹驱逐舰遭遇撞船事故所造成的严重毁损,单舰非升级修复就需数亿美元。调查显示,导致事故的原因,大多是当值官兵失职。驻日美军的事故或失误,更是家常便饭。与此同时,驻外美军爆出的性侵、吸毒等丑闻,让民众对美军军纪、作风以及战斗力产生了质疑。

  种种因素,使得通过一场阅兵来展示美军实力、修复美军形象、提振美军士气成为必要。当然,要说特朗普一点自己的诉求都没有,也不是事实。

  特朗普履职之后,有一个生动的细节,鲜明地反映出特朗普的个性:无论是签署一项法令,还是签署一份行政令或者其他文件,特朗普都会在签字之后,面向摄像机高调展示他的签名。这无疑是特朗普作为总统的权力和领导力的展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与军队渊源甚少,通过阅兵仪式展示总统对军队的领导能力,是特朗普驾轻就熟而又效果明显的选项。

  美国总统是法定的三军总司令。三军总司令有指示,军队不能无动于衷。国防部长是总统的首席军事助手,既然马蒂斯表态“军方正在就此进行规划”,此事就基本有了肯定的答案。五角大楼相关部门也已经证实:“我们已获知这一要求,正在确定具体细节。”

  阅兵备选日期包括5月28日阵亡将士纪念日、7月4日国庆日、11月11日退伍军人日等,特朗普偏爱美国国庆日,以显得此举具有爱国主义色彩;马蒂斯倾向于把阅兵日期定在退伍军人日,则明显是希望减弱其政治色彩。在阅兵的规模与形式上,也许不会如特朗普所愿比法国阅兵式“更大”。但正如军方拒绝了特朗普将坦克、导弹加入其就职庆典的要求,却派了战机飞越庆典现场,一个经过各方博弈所达成妥协的某种形式的阅兵仪式,是可以预期的。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