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问题再引关注:一夜之间拥有核武器?

2018-03-01 10:00: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日本具备一夜之间拥有核武器的能力”

  王鹏

  近日日媒报道,将于2018年7月到期的《日美核能协定》在1月16日自动延长。由于该协定允许日本推进核燃料的再处理,是日本核燃料循环利用政策的依据。因此,外界极为关注这一协议的持续效应。

  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在1月19日的记者会上强调,“协定是日本核能活动的基础之一。从日美关系的观点来看十分重要。”实际上,其背后所反映的是日本在核能领域的发展预期,特别是对日本制造核武器的能力有着重要的影响。

  民间核能技术储备和政界对核武器的渴求,是日本“拥核”的技术和政治基础

  日本作为世界上唯一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对“拥核”始终保持着一种微妙的态度。一方面,日本以能源为由在和平利用的名义下大力发展核能。1955年,日本通过《原子力基本法》,将核能开发和使用纳入法律管制框架,其中规定核能的研究、开发及使用仅限于和平目的。同时,当日本与核燃料提供国签订双边原子能协定时,通常也会附带义务条款,一旦日本利用核燃料开发核武器,则要求必须归还核燃料。

  1967年,时任日本首相佐藤荣作提出了“不拥有、不生产、不引进”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以这些公开法律保证和公开承诺为前提,日本打着岛国缺乏资源的由头大力发展核能技术。截至目前,日本拥有49座核电站,年发电量达4万兆瓦,位居世界前列。特别是日本拥有的增殖核反应堆技术是世界核技术研究的重点与难点,使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另一方面,日本政界又对核武器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崇尚与渴求,屡屡向外界表示“拥核”意愿。早在1957年,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就曾明确表示,“日本不排除拥有核武器。”1983年,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公开宣称,“日本发展核武装只是政治意志问题,技术上没有任何障碍。”1994年,时任日本首相羽田孜在国会公然对记者说,“日本确实有能力拥有核武器。”2002年5月,时任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的安倍晋三表示:“毫无疑问,日本将会拥有小型原子弹。”

  在这种愈加明显的政治诉求下,日本政府于2012年公然在联合国拒绝签署减少核武器决议草案,为日后发展核武器预留了发展空间。特别是在这种政治氛围中,日本社会对于“拥核”的态度也在发生明显的转变。与之前日本社会普遍反对发展核武器的舆论氛围相反,2015年《产经新闻》进行的民调显示,85%的受访者赞成日本“应该发展核武装”。

  日本以接受美国核保护伞的庇护和隐秘发展制造核武器能力两条路线走向“拥核”

  实际上,日本核能力的发展基本上是沿着“明里靠美”和“暗中自研”两条线走的。一方面,日本自二战结束后始终站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以日美军事同盟为基础,用美国的核力量为自己提供强大的安全保护。2017年2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使用包括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在内的全部军事实力保卫日本,并强调这一承诺“不可动摇”。同时,声明中还承诺“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日本防卫大臣早先在国会答辩时也曾明确表示,法律条文并不排除美国可以携带核武器进入日本。

  另一方面,日本一直在进行着隐秘的核技术研发,特别是在美国的纵容与默许下储备了相当充足的核材料。据悉,日本目前在国内外持有47吨钚,相当于约6000枚核弹的用量。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拥有强大的核武器制造能力已是公开的秘密。

  早在1995年3月,日本的《宝石》杂志就曾宣称,日本能在183天内制造出原子弹。随着日本核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日渐成熟,这种能力得到了大幅提升。2016年6月,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接受美媒采访时透露:“日本实际上具备一夜之间拥有核武器的能力。”美国核专家库茨尼克甚至表示,日本目前“离制造核弹头只有一个螺丝刀的距离”。

  不仅如此,日本在核载具研发方面也具备了相当的能力。日本刚刚发射成功的“艾普斯龙”固体燃料运载火箭就是一种潜在的核载具,只要稍加改装就能成为射程可达1.2万公里的洲际弹道导弹。日本还拥有一支数量达22艘的庞大常规潜艇部队,均能改装发射携带核弹头的巡航导弹。日本装备的F-15J战机经过改装,也能够发射核弹。因此,日本实际上基本具备了部署“三位一体”核力量的物质基础。

  2017年8月20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从“三位一体”的核体制出发,就日本“核武器”的可能部署情况进行了纸上推演,尽管得出了陆上导弹生存力低、水下核潜艇实现阻力大、空中轰炸机容易遭攻击的诸多不利结论,却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日本具备这方面的能力基础。

  日本“拥核”将改变国家性质、加剧地区核军备竞赛和破坏地区安全环境

  长期以来,日本“拥核”一直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国际话题,而一旦日本拥有核武器将会在国际社会产生极大的政治和军事影响。

  首先,日本“拥核”将彻底改变其国家性质。近年来,日本政府不断通过修改和平宪法、通过新安保法案等做法,意图改变自卫队专守防卫的军事性质、改变日本和平国家的政治性质,摆脱战后体制对日本国家军事化的束缚。在这一过程中,“拥核”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标志,更可以说是一个底线。

  这个底线一旦被突破,那么无疑将是对日本国家军事能力的全面解绑,从而使其真正走上军国主义复活的道路。2017年4月俄罗斯军事战略专家叶夫根尼发表文章指出,日本有能力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生产大量核武器,具备摆脱美国核保护伞的能力,这与日本多年来一直默默进行核能开发有着密切关系,只要日本能够摆脱美国控制,就能在短期内成为世界顶尖核大国。

  其次,日本“拥核”将加剧亚太地区的核军备竞赛。一直以来,亚太地区始终是核军备竞赛的热点地区。一些国家出于自身的政治或军事目的,不顾国际条约的限制,不断发展核武器。在这些国家中,日本既是一个受动者,也是一个推动者。作为一个受战后体制束缚的国家,日本发展核武器一旦实现,无疑将对周边地区相关国家是一个极大的刺激。特别是在久拖不决的朝核问题解决进程中,日本“拥核”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个破坏性的负面因素。如在2017年9月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之后,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对外表态认为朝鲜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立刻受到韩国媒体高度警惕,质疑日本借炒作朝鲜核威胁为自己公开突破核禁忌铺路。可见,日本“拥核”行为只能进一步刺激这一地区的核军备竞赛愈演愈烈。

  最后,日本“拥核”将对地区安全环境造成直接威胁。日本竭力发展核武器的目的究竟是干什么?直接因素是应对朝鲜核威胁,实际有着更加明确和长远的军事目标。2002年4月6日,日本在野自由党党魁小泽一郎在福岛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公开扬言,“如果中国过度膨胀的话,日本就要制造核武器来‘反制’中国。日本核电厂里的钚完全可以制造出4000多枚核弹头,我们在军事实力上不会输给中国。”激烈的言语充分表明了日本发展核武的真正目的所在,所谓的应对威胁仅仅是第一步而已。

  对于日本“拥核”的危害,国际社会已有清醒认识。早在2015年10月9日,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就曾发布了一份《日本核材料问题研究报告》指出,日本存在核材料供需长期严重失衡、存在核扩散风险和增加核恐怖主义风险。2016年年初,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院詹姆斯·阿克顿在日本记者俱乐部演讲时也表示,日本目前约有48吨可转用于核武器的钚,严重超出了日本核电站可消费的范围。而日本囤积钚的行为,可能加剧亚洲地区的紧张与核恐怖主义的风险,其他国家也可能跟风存储核材料。

  (作者单位:空军工程大学)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