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战略重回“大国竞争” 遏制中国崛起

2018-01-25 10:42: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美国国防战略由反恐重回“大国竞争”

  吴敏文

  2018年1月19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公布了最新美国《国防战略报告》,这份报告可以看作对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12月18日签署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军事部分的具体落实。

  在美国面临的主要威胁和所要采取的主要应对措施等方面,马蒂斯《国防战略报告》与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保持高度一致。二者之间的区别,不过是表述风格上的差异,比如《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和俄罗斯定位为军事、经济、国际影响力等方面的地缘战略“主要竞争对手”,而《国防战略报告》直截了当地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位为“超过恐怖主义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挑战”。

  我们知道,“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把对国家安全的主要挑战,从“太平洋沿岸一个迅速崛起的大国”调整为“遍布全球的恐怖主义威胁”,继而发起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将国际关系界定为“大国之间出现了相互合作的趋势”,反恐战争及其战略极大地影响了美军资源的投向和军队建设的内容,直到特朗普前任奥巴马在其任上的最后一份《国防战略报告》,还在强调与中国的合作与国际军事战略平衡。

  而此次马蒂斯发布新的《国防战略报告》,明确宣布“世界重回大国竞争状态”。目前这份报告只公开了概要,概要开篇即强调指出:“国与国间的战略竞争,而不是反恐,将是现阶段美国国家安全方面的首要关注。”

  马蒂斯在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最新国防战略发表的主旨演讲中说:“虽然我们将继续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但是,现在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是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那么,与美国展开“战略竞争”的大国是谁?矛头所指非常明确。马蒂斯版《国防战略报告》直截了当地说:“越来越清楚的是,中国和俄罗斯希望将世界改造成符合它们威权模式的样子,这两个国家正在取得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外交和安全决策的否决权。”马蒂斯的这一判断,是美国对国际局势、大国关系和美国所面临安全挑战的全新界定,必将深刻影响美国的对外关系和国防政策。

  对美国国防政策和军队建设进行纵向考察,就会发现这一改变早就有迹可循。2009年9月,美国的反恐战争正如火如荼之际,美国空军参谋长诺顿·施瓦茨空军上将和海军作战部长加里·拉夫黑德海军上将签署秘密备忘录,以加强空、海军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的发展,标志着美国空军和海军正式开始发展“空海一体战”。次年美国国防部发布《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明确指出空军和海军正共同发展“空海一体战”概念,以击败一个拥有强大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对手。

  在美国国防部的正式报告中没有明说对手是谁,但在军方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的《美军为何要实施“空海一体战”》和《“空海一体战”:初始作战构想》两份文件中,有300多处提到了中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如“目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对美国空、海军最严重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并强调“鉴于解放军军事发展势头强劲,必须增强紧迫感”。

  “空海一体战”理论明显加强了美国空军、海军的地位,美军建设资源大量向空海军倾斜。为了缓解美国陆军的焦虑,也为了使“空海一体战”更加全面,美国国防部又提出了“联合作战进入”“多域作战”等概念,淡化军种色彩,因而受到美军高层和各个军种的追捧。

  其实,无论“空海一体战”,还是“联合作战进入”或“多域作战”概念,没有一个是针对反恐作战,都是针对国家之间高强度对抗的作战理论。

  在上述理论指导下,近年来,美军不断加强武器装备研发和军事力量部署,以应对中国所谓“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

  在新一代主战装备上,F-35战机正取代F-16、A-10攻击机、F/A-18、AV-8B等,计划装备2400架以上。同时,美军正加速研发无人作战力量和提高网络作战能力。为强化在亚太的军力,美国陆军近18万派驻海外兵力中,7.5万人在亚太地区。美国海军约280艘派驻海外舰只中,54艘左右在太平洋地区。

  眼下,美军仍在继续加强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部署。美军太平洋舰队下辖第三、第七舰队,第三舰队负责东太平洋,第七舰队负责西太平洋,为了缓解第七舰队因日益繁重的战备执勤造成的兵力窘迫,美军正在实施“第三舰队前移”战略,以弥补兵力不足。

  马蒂斯的《国防战略报告》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指责充满冷战思维。对于中国,报告说:“中国正在持续发展的军事现代化项目的近期目标是寻求获得印-太地区的霸权,并在未来取代美国,取得全球的主导地位。”

  对于俄罗斯,报告说,“俄罗斯……改变欧洲和中东的安全和经济架构,为己所用。俄罗斯正在扩张的现代化核武器,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是明显的挑战。”

  美国应对所谓中国“挑战”的当前手段,主要是实施“印太战略”,遏制中国崛起。2018年1月18日,美国、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四国的海军将领,在印度新德里举行了号称“印度香会”的“瑞辛纳对话”,这个由印度政府主办的会议的焦点,是应对所谓“中国崛起对区域的冲击”。面对众声喧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回应非常冷静:“个别国家和个别人,他们的不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应该问问自己的不安到底是什么。”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针对2018美国《国防战略报告》答记者问时说,报告“罔顾事实渲染所谓大国竞争和‘中国军事威胁’,充斥着‘零和’博弈、对立对抗等不实论断”,“中国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不搞军事扩张,不谋求势力范围,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与心怀霸权思想的某些国家不同,中国无意称霸争霸,‘寻求霸权’这顶帽子扣不到中国头上。”

  针对马蒂斯《国防战略报告》对俄罗斯的指责,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的国防战略是‘对抗性的’”,其企图是“美国军方正在争取‘增加经费’”。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拉夫罗夫表示:“美国不是基于国际法进行正常的对话,而是极力通过这种对抗性的构想来证明自己的领导地位,我们对此感到遗憾。”同时,拉夫罗夫还表示,俄罗斯愿意通过对话与美方讨论军事战略。这种开放性的表态,有让美方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美国将国防战略的着力点从反击全球恐怖主义调整回到所谓“大国竞争”,有其客观的原因:一是美国认为反恐战争已经取得基本的胜利,虽美军反恐铁拳所及,至今难以消停,许多相关国家至今处于混乱甚至战乱之中,经济凋敝民不聊生,但作为能够威胁美国安全的恐怖组织网络,已经七零八落;二是美国因中国等新兴大国崛起产生的难以言说的焦虑日益严重,中国和俄罗斯不仅综合国力增强,而且其发展模式与美国津津乐道的那一套大相径庭。

  美国国防战略重回“大国竞争”令人忧虑,很明显,它体现的是一种对抗思路,而非合作、妥协思路。无论是从其表述方式,还是内容构成,都让人分明看到了冷战的影子,甚至是复活。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