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防卫大臣稻田朋美黯然退场 曾否认南京大屠杀

2017-07-29 08:13:00 央视网 分享
参与

  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28日宣布辞职。这名曾被视为首相安倍晋三接班人的极右翼政客黯然退场。

  自从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惨败以来,选前频频失言影响选情的防长稻田朋美成为众矢之的。

  近期持续发酵的防卫省涉嫌集体掩盖自卫队南苏丹维和行动记录的“瞒报门”更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作为安倍心腹,她此番辞职后会被另有重用或者退出政坛,备受外界瞩目。

  认为南京大屠杀‘百人斩’“纯属虚构”

  稻田朋美1959年出生于福井县的一个教师家庭。那时的她还没有从夫之姓,名为椿原朋美。1977年,从京都府一所高中毕业之后,她考入了早稻田大学法学部。

  稻田在求学期间就积极准备司法考试,据说当时每日寒窗苦学达16个小时。上天终究没有辜负她的努力,稻田成功通过司法考试,成了一名律师,后来嫁给了司法研修期间结识的同行稻田龙示。

  稻田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了几年后就回家相夫教子。

  由于其夫稻田龙示是日本右翼报刊《产经新闻》和旗下《正论》杂志的忠实读者,稻田也养成了同样的阅读习惯,本就有严重右翼倾向的她顿时找到精神上的共鸣,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以读者身份积极投稿。

  除此之外,她还是极右翼团体“日本会议”所办刊物的拥趸,频频在上面发表否认南京大屠杀、鼓吹参拜靖国神社、主张脱离东京审判历史观等令人瞠目结舌的历史修正主义言论。

  当时东京正在进行对《每日新闻》有关南京大屠杀“百人斩”报道的诉讼,原告声称报道是子虚乌有,要求恢复两名因此被南京军事法庭处死的战犯名誉,原告律师团团长高池胜彦力邀秉持同样历史观的稻田一同出庭,稻田欣然应允。

  稻田曾表示,自己当时对政治其实并无兴趣,却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日本因“谎言”而“名誉受损”,其极右主义、修正主义史观可见一斑。

  不过,最后法庭并没有接受稻田等人否认历史的荒谬依据,审理结果以原告败诉告终。

  事实上,稻田的右翼思想受其家庭影响深远。其父椿原泰夫是日本知名的保守派政治运动家,曾是右翼团体“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京都本部代表,并与日本众多极右翼团体往来密切。

  尽管声称对政治没有兴趣,但右翼史观还是将稻田推到了政治道路上,而她的“引路人”正是安倍晋三。

  2005年,稻田受邀到自民党总部进行有关“南京大屠杀‘百人斩’纯属虚构”的主题演讲,因口才和极右思想被当时还是自民党代理干事长的安倍一眼相中,自此从一名家庭主妇转型步入政坛。

  2012年底进入安倍内阁担任大臣后,稻田朋美更是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她还是日本政界超党派组织“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会”的核心成员。

  获安倍栽培

  称“没有安倍首相就没有今日从政的自己”

  稻田初入政坛就被委以重任。

  2005年8月,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内阁的邮政民营化法案被众议院否决,首相小泉为推进法案而提前解散众议院。

  受安倍力邀,稻田成了小泉内阁的一名“政治刺客”,任务是在选举中阻止反对该法案的人选当选。

  当时,尽管稻田只以300余票的微弱优势当选众议员,但作为临危受命的新人,她还是赢得了“开门红”的好彩头,也为日后获得党内高层信任和精心铺路的政治生涯奠定了基础。

  安倍对稻田的栽培可谓处心积虑,不仅将稻田引入了自身所属、首相辈出的自民党内传统派系“细田派”,更是精心为其政治生涯铺路。

  即使在自民党“下野”时期,安倍也不忘照顾这位与自己“臭味相投”的“弟子”,自己2009年刚一出任日本极右超党派议员组织“创生日本”会长一职,便迫不及待将稻田任命为该组织的要员。

  据日媒报道,安倍最欣赏稻田的辩才。在昔日民主党执政时期,稻田一直以安倍阵营“主力辩将”的身份活跃在国会上,在日本“右翼键盘侠”中人气也居高不下。

  2012年,随着安倍再次上台,从政资历尚浅、毫无政务官及副大臣经验的稻田也一步登天,获得了入阁良机。

  同年12月,她被任命为行政改革担当大臣,负责行政改革等一系列事宜。到了2014年,安倍更是将稻田当做是“下一代新星”重点培养,把她部署在了自民党内三大要职之一——政务调查会长的位置之上。

  面对安倍的悉心栽培,稻田也不忘投桃报李。2014年访美之际,稻田不忘用猛补的英文为安倍背书,称“真的勇士不是未曾倒下、而是倒下后还能再站起来的人”,而“安倍首相本人就是活生生的例证”。

  此外,稻田时刻不忘展现追随安倍的决心,她曾告诉媒体,没有安倍首相就没有今日从政的自己,自己与首相在思想信条上“高度同步”。

  负面新闻不断 政治生涯急转直下

  2016年8月,安倍进行内阁改组,任命毫无安保和防务经验的稻田为防卫大臣。安倍这一人事调整也被解读为给予稻田历练的机会,稻田的“安倍接班人”地位逐渐鲜明起来。

  稻田本人似乎也笃定,自己将是下一代首相的人选。

  她曾称,政治家的终极目标不外乎出任首相,在公共场合也不避讳表达扛起下一代领袖“担子”的意愿。

  稻田曾积极推进开通自己家乡福井至金泽的新干线交通,被媒体解读为“为将来出任首相巩固地盘”。而安倍本人对稻田的行为不仅默许,还积极应邀去当地视察,为稻田站台。

  不过,在出任防卫大臣之后,稻田的政治生涯似乎开始走下坡路。

  2017年以来,稻田朋美先后因南苏丹维和部队隐瞒日报事件及因不承认曾替牵涉“地价门”的森友学园出庭又被爆出说谎一事成为众矢之的,在野党纷纷要求其下台,并要求追究安倍的任命责任。

  然而,不管在野党怎么要求,安倍就是不管不顾,力保稻田。

  也许是人红是非多,领导给的种种优待招致了多数人的不满,自民党内也开始出现质疑稻田能力不足以胜任防长的声音。

  攻击稻田逐渐成了在野党攻击安倍政权的一种惯常手段。

  而曾经辩才了得的稻田不仅频频失言,被在野党议员追问到要抹眼泪,答辩也时常照本宣科,颠三倒四、前后矛盾的内容也被捉住痛脚大肆渲染。

  今年6月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稻田曾称自己与法国、澳大利亚两位女防长的共同特点是“长得漂亮”,此番言论也被不少网友批判“不得体”“没常识”。

  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之前,稻田为自民党候选人助选时再次失言,以自卫队名义为候选人拉票,被批“公权私用”“破坏自卫队政治中立立场”。

  她的言行也直接导致自民党的选情亮起“红灯”,随后在选举中惨败给小池百合子所领导的地方性政党“都民第一会”。稻田由未来接班人沦为安倍内阁中最大的“薄弱环节”。

  此后,稻田又因九州暴雨时与另两位防卫省高官一同“离岗”,再次遭受到了各界的一致猛批。

  2016年10月,稻田朋美于在南苏丹首都朱巴视察了派往当地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的陆上自卫队部队

  而近期持续发酵的防卫省涉嫌集体掩盖自卫队南苏丹维和行动记录的“瞒报门”事件成为了压倒稻田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巨大压力之下,支持率大幅下滑的安倍被迫决定撤换稻田。

  尽管稻田辞去防长一职,但这并非意味着她的政治生命将就此终结。

  正如稻田自己所说,她的军国主义和历史修正主义思想信条与安倍惊人相似,在修宪、历史、安保问题上都是安倍的坚定追随者,深得安倍本人信赖。

  安倍可能会给稻田安排一个在党内可以修生养息、养精蓄锐的位置,稻田接下来的去向将备受瞩目。(记者王可佳,编辑孙萍、刘健、朱超)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