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对中国反恐说三道四 专家:先反思下自己

2017-07-21 08:37:00 环球时报 杜海川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记者 杜海川】当地时间19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16年反恐形势国别报告》,指责中国在反恐问题上缺乏透明度,声称美中之间的反恐合作有限,是因为中国执法机构不愿与美方进行联合调查或分享具体信息。20日,反恐问题专家李伟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美国习惯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对中国反恐和中美反恐交流磋商进行判断,这是把片面的主观意志强加于人。“美国在指责别国之前,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

  据美国国务院网站介绍,《反恐形势国别报告》是依据国会要求制定的年度报告,在2004年以后用来替代《全球恐怖主义模式》年度报告。19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是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的第一份全球反恐报告,共有7章,长达445页。

  报告第一章为“战略评估”。英国路透社援引报告内容称,2016年全球恐怖袭击比2015年减少了9%,袭击造成的死亡人数下降13%。2016年,104个国家发生了恐怖袭击,但大多数发生在5个国家:伊拉克、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和菲律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尽管世界范围内的恐怖主义伤亡和死亡人数有所下降,但报告说,恐怖组织继续在非洲、中东和南亚的无政府地区策划袭击,同时策动在法国、德国、美国发动“本土独狼式”袭击。

  第二章为“国别报告”。《环球时报》记者看到,涉及中国的内容被写在“东亚和太平洋”部分中。该报告称,中国的反恐目标主要针对“东伊运”,这是中国反恐的核心关切。美中之间的反恐合作有限。2016年,美中举行了第三轮副外长级反恐磋商以及第二次美中打击简易爆炸装置问题研讨会。然而总体而言,中国执法机关不愿与美方进行联合调查或分享具体威胁信息。报告说,目前打击IS国际反恐联盟有72个成员,涵盖亚太地区的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但中国不在其中。

  除此之外,该报告还指责中国在反恐问题上缺乏透明度,令核实中国境内的恐怖主义和其他暴力活动细节的努力更加复杂。虽然承认中国政府加强了打击恐怖主义融资的预防措施,但报告说,美国还是对中国无法充分控制恐怖主义融资表示关切,声称中国执法机关冻结其资金以及调查银行交易往来的能力有限。针对对抗暴力极端主义,报告干脆指责中国没有明确的官方战略或针对性方案。

  在对比今年和往年的报告之后,反恐问题专家李伟20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的说法是老生常谈。李伟说,所谓“全球反制伊斯兰国联盟”本身由美国主导,它的全面性和客观性存在不足——美国在中东地区拉一些国家打一些国家的行为,本身就制造出更多矛盾和问题。中国不加入美国这个“既打又拉”的反恐联盟,是因为其本身不符合国际社会反恐的精神,也与联合国在打击恐怖主义问题上全面协作的精神不符。中国认为,国际反恐合作的主导权应该回归联合国安理会框架之内。

  而对于美国有关中国不能充分控制恐怖主义融资的结论,李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缺乏充分了解,有一定的片面性。恐怖主义融资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既包括正常金融渠道的融资,也包括地下渠道。中美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差异。中国为打击恐怖主义在正常金融渠道融资,成立了反洗钱中心,出台《反恐法》,制定可疑交易报告制度,加大对反恐融资的打击力度。但恐怖主义的地下渠道融资是一个反恐的世界性难题。

  在这份年度报告中,美国将伊朗列为头号恐怖主义国家资助者,称伊朗坚定反对以色列,以“代理人”的姿态破坏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局势。巴基斯坦《论坛快报》报道说,在报告的南亚部分,美国政府将巴基斯坦认定为“恐怖主义的避风港”之一,称2016年巴基斯坦政府对诸如“虔诚军”和“穆罕默德军”等组织未能采取有效行动。

  对于美国针对巴基斯坦的有关说法,李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在击毙本·拉登之后,与巴的反恐合作就全面下滑,这凸显美国反恐“利己”的特点。而且美国在南亚反恐问题上反反复复,不利于解决该地区的反恐难题。举例来说,美国以往把阿富汗塔利班列为“反政府组织”而不是恐怖组织,但又在未与巴基斯坦协商的情况下,在巴境内炸死阿塔头目曼苏尔,后者是主张与阿富汗政府和谈的。所以在指责巴基斯坦之前,美国也应该反思其在南亚反恐问题上言行不一的问题。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