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走私”:俄罗斯人是怎样把酒带上太空的?

2017-07-15 08:26: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宇航员这一职业并不浪漫。在太空呆过的人都会告诉你,这种工作不仅艰苦而且压力巨大。所以,即使在太空中,俄罗斯人也不能没有节日,更不能免掉和朋友干杯。

  夹带私货手法很多

  酒这种暖身饮料最早于1971年被带上太空,目标是“礼花7号”轨道站。当时,一位宇航员恰好过生日,他的朋友们将一瓶亚美尼亚白兰地藏在血压计中

  被带上太空。而且,检查委员会曾在不同空间站发现过几十处藏酒的地方。官方人士对此并不否认。俄宇航员选拔总委员会联合主席维亚切斯拉夫·罗戈日尼科夫就承认,几乎所有宇航员都有这样的“私藏品”。他说:“这是完全不允许的,我不知道这些酒是怎么带上去的。”

  苏联英雄、宇航员伊戈尔·沃尔克就讲过怎样往宇宙飞船上夹带私货。1984年乘坐“联盟号”飞船升空之前,他买了两桶酸黄瓜和一些白兰地。“座椅在飞船上要定中心,因此不能携带超过计算重量的东西”,沃尔克说,“但我和搭档瓦洛佳·扎尼别科夫在起飞前一周除了面包和茶什么都不吃,瘦了近2公斤。把东西封好,穿宇航服时把它们放在里面。就这样起飞了,肚皮上放着酸黄瓜。”

  还有的人使用飞船上的文件藏酒。“那是很厚的一摞文件,去掉封面,用装酒容器代替里面的页面。装一升到一升半没问题。最重要的是别让酒晃荡出响声。”宇航员格奥尔吉·格列奇科曾在太空中度过了134天20小时32分58秒。他说,宇航员在空间站必须做体操以防止肌肉萎缩,每天至少2小时,飞船上备有专用服装,里面有迫使肌肉在失重条件下工作的装置。宇航员们就在换岗时利用它留下“私货”。

  太空喝酒需要想象力

  “有一次,我在体操服里发现了一个一升半装军用水壶,写着‘刺五加’”,格列奇科回忆说,“可里面是白兰地!我们算了一下,这些酒可以供我们每天睡前喝8.5克,但我们只喝了半壶,剩下的根本就喝不到。因为液体倒不出来,用力挤压就会和空气混合成泡沫。因此我们不得不把剩下的半壶酒放回原处。下一批宇航员回到地面说他们喝光了白兰地之后,你不知道我有多惊讶。怎么会?原来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一名宇航员飞到空中,用嘴咬住酒壶口。另一人轻轻向下打他的头。第一个人会往下飞,这时液体就随惯性灌到他嘴里。然后两个人交换位置。他们说,‘除了高等教育之外,还得有至少中等的想象力’”。

  许多宇航员认为,空间站禁酒令有害无益。在空间站呆了184天的亚历山大·拉祖特金就公开说:“有一次,由于意外情况,机舱内的空气成分发生了变化。甚至地面控制中心的医生都建议我们喝点酒中和有害因素。”

  呼吁空间站饮酒合法化

  两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瓦列里·柳明也说:“飞过的人都会告诉你:在太空中喝一口白兰地会消除紧张。我就在起飞前买了12瓶亚美尼亚白兰地,把它们倒入带拧盖的塑料包里。最难的是绕过层层检查。新空间站在工厂的时候我和机师在里面进行适应训练。我利用这一机会,在几个秘密地方藏了6升酒。考虑到半年的飞行计划,这并不多,并且还有两批考察队到来,这又是6个人。

  当然,殷勤的主人是用珍贵私藏招待客人的:我们把一小口儿白兰地叫做‘咕嘟’。相当于20克,在地球上根本不算啥。但是在太空中,‘咕嘟’可是神奇的魔力水。比如说,我们累了一整天,第二天还有复杂的实验,钻进睡袋,但睡意全无。这时‘咕嘟’就帮上忙了。我们不是一口干掉,而是把它含在嘴里,用舌头品尝滋味,然后慢慢咽下。这个过程要拉长到10分钟。在宇宙中,这一点点酒精的作用是奇妙的:它让人平静、放松,然后很快睡去,第二天精神饱满地醒来。我认为,应当让空间站合法拥有少量酒精。” 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透视俄罗斯》记者 叶甫根尼·列夫科维奇)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