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新型F-16战机难回国反恐:美怕伊朗接触

2015-05-22 08:32:00 新民晚报 蜀中朔 分享
参与

  随着也门内战升温,外界对伊拉克反恐战争的关注度有所下降。据外媒报道,继收复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之后,伊拉克安全部队正计划向北部重镇摩苏尔推进。不过,由于伊拉克这轮反恐攻势得到伊朗的大力支持,美国和海湾阿拉伯国家难免心存芥蒂,甚至影响到援助力度。

  这种微妙的变化让伊拉克国防部长哈立德·亚辛·阿尔·奥比迪有些为难,要知道他坐上这个位子,也是各方势力博弈的结果,而他要想在反恐战场上有所建树,同样离不开外部势力的认可和支持。

  “结硬寨,打呆仗”

  在今年3月开始的春季反恐行动中,不仅伊拉克安全部队投入两万精锐部队和大批重武器,什叶派民兵也派出大批兵力。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一度自任总司令,表达誓死一战的决心,后来他把指挥职权交给国防部长奥比迪,嘱咐他要稳扎稳打,逐步压缩极端组织的控制区,以便最终聚而歼之。

  奥比迪接过指挥权后,确实贯彻了“结硬寨,打呆仗”的策略,尽管伊军具备兵力和火力优势,但奥比迪并不冒进,主力部队沿着底格里斯河持续北上,每天推进不超过50千米(这是伊军后勤部队的进军速度)。有媒体报道称伊军只要在路上碰到简易爆炸物就会停滞不前,嘲笑伊军“畏敌如虎”,但奥比迪不为所动,依然奉行保守的作战原则。奥比迪的做法也得到了伊朗军事顾问的支持,毕竟伊军在去年刚遭受过重创,许多被俘士兵被屠杀,任何小的挫折都可能动摇军心。

  3月的最后一周,奥比迪亲临提克里特前线,指挥政府军、什叶派民兵和逊尼派部落武装展开围攻。为了振奋士气,他特批使用刚从俄罗斯买来的TOS-1式多管火箭炮猛轰开道。经过多天奋战,至4月1日,奥比迪对外宣布提克里特市区已全部收复,他还亲自在该城废墟上插上国旗。这是伊拉克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取得的最大军事成果,巴格达报纸也将奥比迪称颂为“国家英雄”。

  然而,正当“反恐功臣”奥比迪踌躇满志,准备继续北攻摩苏尔之际,得到叙利亚境内同伙支援的IS武装却于4月15日奇袭伊拉克安巴尔省省会拉马迪,伊拉克军队丢失整个城区,只能退守城郊的哈巴尼亚空军基地,那里储存有大量武器弹药,一旦有失,将打乱伊军的整体作战计划。目前,奥比迪已命令驻巴格达的二线部队驰援拉马迪,并从南部巴士拉抽调兵力北上,确保战线不被IS武装切断。

  相互对立的盟友

  需要指出的是,奥比迪所领导的伊拉克军队除了要与IS奋战,还得应付来自盟友之间的“明争暗斗”。尽管奥比迪多次出面否认有外国军人直接参战,但西方媒体普遍认为,伊朗革命卫队顾问团和伊朗援助的军火是伊拉克政府军取胜的关键。也正因为如此,美国一反常态地选择冷静观战,甚至故意拖延向伊拉克政府提供军援,仅向以库尔德武装为主导的北部战场提供空中支援。据美国《战略之页》报道,伊拉克国防部急于让空军参与打击IS的行动,并为此向与美国订购了36架F-16IQ战斗机,但这些战机迟迟不能回国参战,一大原因居然是美国害怕伊朗接触这些先进战机。

  更有甚者,对稳定伊拉克财政起重要作用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也集体向阿巴迪政府施压,要求其在反恐行动中与伊朗保持“一定距离”。毫无疑问,如果奥比迪领导的伊拉克政府军不能“去伊朗化”,他们的春季攻势将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事实上,别看伊拉克政府军拥有大量重武器,但无论军队的训练素质还是忠诚度都远不如巴德尔旅等什叶派军事组织,正如沙特《中东报》所言,奥比迪虽然身为逊尼派,但基于现实力量对比,他只能依赖伊朗和国内什叶派把反恐战争打到底。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伊拉克的什叶派军事组织而言,攻占提克里特有着特别的精神意义——那里是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故乡,萨达姆执政时期曾严厉镇压什叶派,如今什叶派武装打到萨达姆老家也算一雪前耻。更有意思的是,提克里特之战是伊朗军事顾问协助策划和实施的,奥比迪需要这样的智囊团队,因此只要IS一日不除,伊拉克与伊朗的密切合作就不会停止。

  从机械师到防长

  奥比迪出生在摩苏尔的逊尼派富商家庭,1977年(一说1978年)从高等职业学校毕业,后来在家族的资助下进入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大学工程技术专业学习。1984年回国后,奥比迪本想加盟一家民航公司,可因为两伊战争打得如火如荼,时任总统萨达姆急需各类专业人才,于是强征国内青年参军,奥比迪在摩苏尔当地征兵官员的强迫下,无奈地进入伊拉克空军服役,在H-3基地从事飞机发动机的维修和保养工作。值得一提的是,在萨达姆统治时期,伊拉克空军始终得不到总统的信任,指挥官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被送上军事法庭,在这种氛围下,奥比迪养成了谨言慎行的习惯。

  2003年,美国出兵入侵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倒台,没了军职的奥比迪回到故乡摩苏尔,在当地的高等技术学院担任讲师。他本想在三尺讲坛上找到归宿,奈何伊国内宗派斗争愈演愈烈,为了对抗南方的什叶派政治团体,逊尼派急于推出“有分量”的政治代言人,于是有过从军经历,并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奥比迪无疑是合适的人选,于是在家族、部落反复“劝进”下,奥比迪2010年当选国民议会议员。

  2014年夏,IS入侵伊拉克,大片国土沦陷,奥比迪的家乡摩苏尔也未能幸免。去年8月,新任总理阿巴迪承诺组建具有广泛政治基础的新政府。经多方协商,逊尼派的奥比迪被任命为国防部长,控制政府军;什叶派的穆罕默德·哈班则掌控警察部队。伊拉克的两支主要武装力量被交给两个政治集团把控。万幸的是,目前看来,奥比迪与哈班的合作尚算顺利,政府军与警察部队能在反恐领域并肩战斗,类似去年那样军队与警察“袖手旁观,各自逃命”的现象少多了。  (蜀中朔)

责编:李昌宝(兼)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