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杀案”会让俄罗斯破解制裁之路变得更漫长

2018-03-19 11:02 环球时报 李志强

  李志强:美欧“动怒”意在影响“后普京时代”

  (作者是四川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3月18日进行的俄罗斯大选在外界看来几无悬念。据全俄社会舆论中心此前的民调显示,普京的支持率在69%左右,而排名第2的格鲁季宁仅获7%的支持率。普京连任不难,但未来俄罗斯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却并不乐观。

  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持续恶化,欧洲的反俄情绪亦有高涨之势。西方制裁和过于单一的经济结构使俄罗斯经济长期低迷,2016年以来虽有所改善,但能源依赖、人力资本增长缓慢、经济“虚化”等问题仍是短时难以治愈的“顽疾”。而近日,前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上校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事件更是将俄罗斯和普京置于西方舆论的风口。

  事件发生后,西方对俄的态度若说是出人意料,那就是报复来得更快、更狠。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迅速展示强硬姿态,并将此事升级成欧洲与俄罗斯的对抗。法国、德国与美国也积极声援英国,西方大国亮出态度要共同应对俄罗斯的“侵略行为”。随后,英国宣布驱逐23名俄罗斯驻英国外交官,数量之多已是冷战之后最高的;美国也宣布了对俄罗斯一些个人和组织的制裁。

  西方这次甚至没有给俄罗斯调查、解释的机会,所以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洛娃批评英国这种“政治化”的行为是挑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西方选择在俄罗斯进行大选之际如此“同仇敌忾”地迅猛施压,显然是找个借口发泄对“普京继续领导俄罗斯”的不满,毕竟多年来西方一直无法改变这一局面。

  事实上,从英国内部情势来看,特雷莎·梅自英国脱欧以来,在欧盟和国内都面临着巨大压力。去年的英国大选中,梅本来寄予厚望,可惜事与愿违败给了工党。在此背景下利用“毒杀案”和俄罗斯大选临近转移国内视线,缓解自身压力有可能是梅首相的一招险棋。

  而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声援一方面是要占据道德制高点,另一方面则是利用德国总理默克尔组阁困难之际,抢先代表欧盟发出声音,显示自己作为欧盟领导者的存在。美德此后迅速附和,也是为了显示西方在这个问题上已形成“统一战线”。

  西方主要大国此时齐声对俄指责、施压,其实最根本的目的并非在于影响这次俄大选结果,他们也知道基本无法改变普京再次胜选的现实。笔者认为,西方这次极力营造“对抗”俄罗斯的气氛,更多是向俄罗斯民众,尤其是年轻人亮明姿态:当前普京政策下领导的俄罗斯是西方不欢迎的,西方也不会接受与俄罗斯关系的改善,等待俄罗斯民众的只会是西方更严厉的制裁。

  西方真正想影响的,是俄罗斯民众对普京下一任执政的预期,甚至是俄罗斯民众对“后普京时代”俄罗斯前途的预期。

  有人担心“毒杀案”会导致俄英爆发网络战或武装冲突,笔者认为不太可能,毕竟俄罗斯的军事力量有目共睹。但俄罗斯和欧美关系缓和、破解制裁之路的确会变得更加漫长,普京2018年之后总统之路任重而道远。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