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迫切想与北京调整关系 对达赖做出一件事

2018-03-16 09:58 环球时报 朱维群

  朱维群:达赖,印度穷于应付的大麻烦

  (作者是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原主任)

  据印媒近日报道,印度政府不久前正式通知中央政府和邦政府高级领导人及政府工作人员不要参加“藏人行政中央”纪念达赖流亡印度60周年活动。这一态度与2017年印度政府在涉藏问题上强硬、激进的走势有着明显差别,引起广泛关注。有印媒评论说,这是印度政府首次公开与达赖方面保持距离,是印度政府对中国政策的突然逆转,并且肯定“印度对于一意孤行外交政策的局限性进行反思”非常及时。印度外交部随即予以回应,强调并未为讨好中国而改变对达赖的立场。

  不管印度政府这一举动的用意是什么,对达赖集团来说都是一颗不好下咽的苦果。达赖集团在西藏发动武装叛乱,失败后匆忙逃到印度,本是1959年的事,上次纪念达赖流亡印度50周年是在2009年。但此次达赖集团提前到2018年就开始大操大办,显然不是因为记错了年份,而是企图在当前形势下尽可能延长这一活动的发酵期,策动印度乃至国际上一些势力有更充裕时间制造渲染反华话题。“流亡政府”头头在今年初新德里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讲得很直截:这样做就是为了“呼吁印度政府把西藏作为中印双边对话的核心议题”,换句话说,就是把印度更深地拉入反华的臭水坑。为此,达赖集团做了堪称完备的计划和大量前期工作,而印度政府此时宣布限制本国高级官员出席相关活动,无疑使达赖集团处于难堪境地。“流亡政府官员”面对媒体追问只能表示“暂无任何评论”,一些计划在新德里举办的重头活动已经偃旗息鼓。

  中印关系这些年来时进时退,反复多次,印度政府为什么此时作出这一决定?至少有一项基本考虑是不希望看到中印关系因为达赖集团的干扰而再度趋于紧张。中印两国都是发展中大国,互为近邻,发展友好的、建设性的关系符合双方根本利益。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两国间发生一些分歧和争执,应该也可以通过对话协商解决。但因印度长期以来把达赖集团这样一个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残存势力当牌来打,屡屡给两国关系添乱生事,使两国关系平添了一个长期的破坏性因素。也正是这种错误的利用政策,给了达赖集团以生存空间和滋事的能量。

  远的不说,去年4月,达赖窜到中国藏南地区,目的很明显,就是妄图牺牲中国领土换取印度对其“藏独”事业的支持,破坏中国政府对达赖世系认定的最高权威,提升西方社会对达赖集团利用价值的认可度。印度方面非常清楚中印边界问题的敏感性和达赖问题的严重性,却偏偏在此情况下邀请达赖到争议地区乱窜,对中印关系和中印边境地区和平稳定造成严重损害。去年7月,由于印度军方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引发的中印军队对峙还未缓和,除了达赖频发声援印度言论外,“流亡政府”头头又窜到中印边境拉达克地区,第一次将“藏独”旗插在了班公湖地区,再一次激起中国民众对印度的强烈不满。印度媒体分析称,这样的行为不可能不得到印度政府的授权。达赖的掺和,成为中印边境紧张局势不断加剧的重要因素。

  再加上达赖集团以印度为落脚点,数十年来对中国西藏无休止的渗透、攻击和破坏活动,使中印关系趋缓都难,遑论建设性发展。事实早已清楚表明,将达赖集团作为牌来打是无效的,而作为包袱来背却日渐沉重,不仅严重制约了印度外部环境的改善,而且对这部分人的管理本身也日益成为印度穷于应付的大麻烦。有印媒报道说,印度领导人将于今年6月在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访问中国,这是一个重要信号,显示新德里迫切想与北京调整关系。此时印度政府对达赖拉下脸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印度政府所做决定的另一项可以确认的考虑,是达赖集团败象毕现,正在逐步且迅速地丧失活动与影响的能力。

  其一,“中间道路”的“藏独”本质暴露无遗,“流亡政府”头头宣称所谓“‘西藏独立’和‘西藏自治’的观点并不矛盾,从辩证的角度看,‘西藏独立’是原则目标,‘西藏自治’是现实目标”,彻底亮出了“中间道路”的底牌;其二,暴力恐怖活动难以为继,在煽动自焚还是劝阻自焚问题上陷于两难;其三,流亡藏人离心倾向加剧,越来越多的人脱离或试图脱离达赖集团操控;其四,达赖国际窜访的国度、天数、会见政要均呈锐减态势,2018年达赖国际行程刚刚确认就被迫取消了其中大多数,其中包括取消访问美国;其五,政治权力交接导致内斗加剧,而宗教地位交接碍于活佛转世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步履维艰,无法进行。

  这些败象,已经不是秘密。作为一粒在别人棋局中利用价值日减的棋子,达赖理应享受新的待遇。印媒就此事评论道:新德里最近的立场反映了其“达赖后”的政策,体现了印度政府的战略调整,“达赖去世后流亡政府将何去何从,目前还不明朗,但印中关系需要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待”。应该说,这一评估还是比较靠谱的。现在就判定印度对达赖集团政策发生逆转,可能还为时过早,但这一变化迟早会来,却是可以肯定的。

  这里还有一则花絮值得一提。2月初,达赖办公室正式发布公告称:达赖在其“人生使命”中除了以往认定的促进人类基本价值观、促进世界各宗教间的和谐及相互了解、保护与发扬西藏宗教文化以及生态环境三大使命外,近日又给自己增添了一项使命:“复兴古印度智慧”。这种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态度,显然并不能讨得印度欢心。如同达赖反复声明自己是“印度之子”一样,迄今达赖的“新使命”再次遭到了印度政府及印度社会的冷落。这就构成达赖集团败象的第六条:其领导人头脑出现问题。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