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金:中国有能力做好“全球引领者”

2017-07-05 09:19:00 环球时报 赵可金 分享
参与

  中国有能力做好“全球引领者”

  赵可金

  近年来,中国非凡的发展表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中国震撼”“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国模式”等声音日渐升温。尤其是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退出TPP、退出《巴黎协定》以及众多保护主义的举措,让整个世界都把目光转向中国,关于中国替代美国成为世界领导者的声音多了起来,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先能引领世界才能领导世界

  耶鲁大学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说,历史上的大国兴衰,最主要的取决于技术进步和组织变革,无论是大英帝国的兴起,还是美国霸权的扩张,背后既有赖于工业革命、电气革命等重大技术革命,也得力于代议制政府和分权制衡体系的建立和巩固。尽管这些大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时常不得人心,但这些国家引领世界的能力和走在时代前列的超前意识的确是令世界瞩目。历史经验证明,一个国家要想成为全球领导者(leadership),首先要成为时代引领者(headship),要干在实处,走在前列。

  在实现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一直对霸权有着十分警惕的态度。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就高举反霸的旗帜,坚决与形形色色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做斗争。尤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在国际舞台上恪守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方针,不扛旗,不当头,不称霸,不在海外驻扎一兵一卒,不卷入他国内部纷争,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显然,中国强调做时代的引领者并不是放弃反霸的旗帜,而是在面对全球性挑战时,做一个负责任、敢担当的大国,努力为人类做出较大贡献。

  值得提醒的是,区分全球引领者和全球领导者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是否顺应历史和时代发展的内在规律,具体表现为是否有强大理论指导。当下,在讨论中国要不要做全球领导者的问题上,要竭力避免陷入“策论”的陷阱,而要善于从形形色色的“策论”争辩中走出来,进入扎扎实实的理论争鸣。要善于汲取和借鉴历史上各种文明的发展经验,既要总结近代以来西方大国兴衰的规律,也要善于吸收伊斯兰世界、印度文明、中华文明等非西方文明中蕴含着的古老智慧和宝贵经验,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引入一个强大理论指导的轨道,直面当今世界面临的各种挑战,发现破解世界难题的“中国方案”,成为顺应历史发展规律的引领者。

  因此,中国应该关注的不是要不要做全球领导者的问题,而是如何做全球引领者的问题,唯有先能够引领世界,中国才有资格领导世界。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