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已在中、美、俄等大国博弈中处于次要角色

2017-04-26 08:47:00 环球时报 廉德瑰 分享
参与

  日本外交乱了方寸也没了章法

  廉德瑰

  美国不顾日本感受退出TPP,使日本为之努力三年多的多边自贸框架终成泡影。虽然日本一直追随美国围堵中国,如今中美却启动了全面经济对话和外交安全对话机制。不仅“亚太再平衡”战略渐行渐远,中美在一些热点问题上也显示出合作态势。这些变化,更使安倍内阁在这场游戏中显得没了章法。

  首先,日本的大国外交战略陷入困境。日本历来把日美同盟作为防卫战略的一部分,这导致它对美追随的惯性,失去外交自主性。安倍内阁更是把“价值观外交”和“积极和平主义”作为主要外交理念,将其外交政策建立在配合美国亚太战略的基础之上,把日本绑在美国的战车上。日本在海洋和领土问题上的自私自利,使它愈发缺少安全感,不得不一再要求美国承诺履行安保条约的相关条款,以求安心。另外,美俄关系没有如预期那样改善,导致日俄关系处于停滞状态,安倍访俄看来遥遥无期。

  事实证明,日本已在中、美、俄等大国博弈中处于次要角色,缺乏自主性的对美追随政策已呈现局限性。

  其次,日本的对外经济战略面临挑战。日本因缺乏资源而一直奉行贸易立国方针,实行资源和制造品的大进大出战略,必须积极参与全球化进程,因此对奥巴马政府推行的TPP给予配合。但特朗普上台后表现出易保护主义,不但退出TPP,还批评日本操纵汇率,要求日美举行双边贸易谈判。日本财相麻生虽然说日美双边谈判翻开日美关系从摩擦转向合作的重要一页,但日本实际是要顺水推舟,实现一个由日美主导的制定亚太地区自贸规则的机制。无论如何,主张全球化的安倍与主张贸易保护主义的特朗普之间裂痕难以弥合。

  第三,日本的周边外交政策面临考验。日本从来没有一个长远的周边外交战略,安倍被国内右倾保守主义者操纵,致使日本与邻国关系陷入结构性僵局。日本希望改善与韩国的关系,但在历史问题上,特别是慰安妇问题上一再刺激韩国的国民感情;日本希望与中国建立战略互惠关系,却不能正视历史,尤其在钓鱼岛问题上得寸进尺,制造了人为的安全困境,导致日本在安全上越来越依赖美国,战略损失巨大。因近年来中日关系对立,两国经贸合作连续低迷,双边贸易额本来早就超过3000亿美元,但近年来却在低水平徘徊,2016年甚至只有2748亿美元。除了世界经济整体不景气外,两国关系的冷却不能不说是重要原因。

  最近的国际政治形势确实表现了风云变幻、跌宕起伏的特点,同时也给安倍政府上了深刻一课。其实中日经济才有互补性,两国在东亚稳定与合作方面也有共同利益。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两国都有以此为契机改善关系的意向。

  正如理性的日本人士所言:对日本来说,最好的选择是加强日美同盟的同时,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回到平衡外交上来。面对当下的处境,不知日本政府是否能有转换思维的可能。如果继续被右倾保守主义者操纵和绑架,日本短时间内将难摆脱窘境。▲(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教授)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