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今迫切需要完整清晰可持续的中东战略

2017-04-01 16:23:00 环球网 李绍先 分享
参与

 

  原题:阿拉伯国家形势回顾与展望2017-04-01摘自《阿拉伯国家形势报告(2016)

  作者:李绍先 鸣谢:微信公号 城邦的世界

  阿拉伯国家形势回顾

  2011年,经长期的累积,阿拉伯世界政治、经济和社会矛盾总爆发,开启了一场历史性的大变局。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经历了政权更迭、政局震荡和艰难转型,突尼斯和埃及在痛苦中探索,利比亚和也门陷入内战。在西方国家“颜色革命”思维和有选择的干预下,叙利亚更陷入了人类历史少见的“代理人混战”的深渊,并直接引发了作为新版“基地组织”的“伊斯兰国”的横空出世,为害世界。目前,在两河流域有阿拉伯和中东“心脏地带”之称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一战后建立起来的已运转和存在了近百年的政治秩序和现代国家版图已趋于崩溃,“伊斯兰国”仍在肆虐,而超过半数的叙利亚民众沦为难民(其中半数流落境外,半数在境内流离失所),伊拉克的库尔德自治区则越来越像一个主权国家在行事。阿拉伯世界的乱局严重冲击着世界秩序,其局势发展及未来前景无时不引起世界的关注。

  美退俄进:大国在阿拉伯世界的博弈

  从国际层面看,2016年,大国在阿拉伯世界的博弈呈现美退俄进的特征。在应对中东乱局方面,美俄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战略。美国淡出中东的意愿坚决。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没有与俄展开竞争”,而是采取“离岸平衡”的方式,似乎不追求叙问题上的主导权。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美国仍延续通过空中打击削弱该组织实力,以及支持库尔德武装作战的策略。反观俄罗斯,则采取高调介入的方式,最终使叙利亚战局在2016年发生重大转折。美俄截然不同的战略,导致它们的地区伙伴不同的战略境遇。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伊朗处于上风,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处于劣势。事实上,美俄在叙利亚问题和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还是存在一定的战略默契的,美国默许俄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放弃在叙政权更迭的目标,实际上承认了俄在叙问题上拥有一定主导权。同时,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美国实际上也在寻求与俄合作。

  打击“伊斯兰国”获重大进展 反伊斯兰情绪将加剧世界反恐形势

  2016年,打击“伊斯兰国”武装的斗争取得重大进展。在各方联合打击下,“伊斯兰国”武装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三条战线上遭受重创,颓势明显,正走向全面溃败。但该组织仍具备一定军事实力,一方面在内线困兽犹斗,另一方面开始改变策略,化整为零,在全球范围内图谋发动零散化、独狼式的恐袭。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斗争将是国际社会的一项长期任务,这不仅因为国际社会需要应对“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回流潮,而且也因为当前对该组织的打击仍仅局限于军事方面。如果不能重视软性反恐措施,不能着力批判其极端思想,消除滋生极端主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根源等,不能做到标本兼治、综合施策,那么彻底消灭“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就是一句空话。需要引起警觉的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泛滥,在世界各地引发“伊斯兰恐惧症”,一些国家政府和媒体有意无意地模糊伊斯兰教与极端主义的界限,甚至简单地将二者挂钩。世界范围内的反伊斯兰一旦形成气候,最大受益者将是极端组织,世界反恐形势将更加严峻。

  沙特国内普遍对美新政府持乐观态度

  在与域外大国关系方面,沙特近年来也遭遇诸多变局,其中尤以沙美关系恶化最为突出。沙特素将美视为最重要盟友,“石油换安全”为沙美关系基础。但自2011年“阿拉伯大变局”以来,美国坐看穆巴拉克垮台、坚持与伊朗核谈判、继续偏袒以色列,均令沙特寒心。与此同时,美国的能源独立性不断提高,沙特在美全球战略棋局中重要性不断下降。2015年萨勒曼上台后,沙美在叙利亚问题、伊朗核问题上矛盾日益公开化。

  总体看,沙特虽然力图减少对美依赖,但美沙同盟已历经70年,虽有裂痕但不会全面破裂。沙特仍将美视为安全上的唯一后盾,在维稳、反恐、遏制伊朗等关键问题上不得不仰仗美国。美虽然对沙不满,但仍重视其政治、宗教、能源上的特殊属性,在反恐、地缘事务上仍需沙支持。美新总统上台后,可望在遏制伊朗问题上调整政策,沙特国内普遍对美新政府持乐观态度。

  伊拉克库尔德人将走向独立 但建立“大库尔德斯坦国”并不现实

  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东地区陷入全局性大动荡中,传统地区秩序和政治格局被打破,“一战”后逐步建立的中东秩序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宗教与世俗、民族、教派等三大矛盾日益突出,许多国家原有政治版图遭遇冲击,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等国均面临国家分裂局面。中东大乱局和地区秩序大重组,为库尔德人寻求更大权利和独立建国提供了良好的内外环境。“阿拉伯之春”事实上成为“库尔德之春”。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指出,“库尔德人的独立已成现实,各方需要接受这一点。”

  虽然库尔德人距离实现独立建国的百年梦想似乎日益临近,但离成为现实仍有很大不确定性。总体来看,伊拉克库尔德人走向独立的基础最为坚实,迈出实际独立那一步恐怕是迟早的事。相较于伊拉克库尔德人,叙利亚库尔德人实力很弱,环境也很恶劣。从整个库尔德斯坦地域范围来看,建立“大库尔德斯坦国”并不现实。这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其中关键因素有四个。一是库尔德人分居四国的这一政治和地理现实在可预期的将来不可能发生改变。二是库尔德人主要居住国不会轻易答应库尔德人建立民族独立国家的要求,特别是土耳其。三是库尔德民族运动自身存在巨大局限性,内部派别林立,纷争不断,特别是土耳其库尔德人和伊拉克库尔德人之间,就是伊拉克库尔德人内部长期以来也一直争斗不休。而且建立一个独立、统一的库尔德斯坦国家并未成为大家的共同目标。四是主要外部大国,特别是西方大国不支持库尔德人建立统一、独立的国家。虽然,库尔德人的境遇在西方,特别是欧洲引起广泛同情,并得到一些政治家和组织的支持,但从中东现实考虑,西方并不愿意改变中东政治现状,对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要求总体持否定态度。包括美国在内,西方国家表面上同情库尔德人,在“伊斯兰国”肆虐背景下也对他们提供一定的援助,但实际上还是在利用库尔德的力量,谋取自身利益。但是尽管如此,今天库尔德人作为地区重要力量的存在已经是不可阻挡的现实趋势,对地区秩序重构和未来中东地区形势稳定的影响也不可小视。

  中东首次成为中国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积极进取的经济政策和谨慎保守的政治安全政策,构成了中国中东战略的主要特征,也让中国成为没有在中东问题上犯大错的唯一大国。然而,近年来两股力量相向而行,把中国向中东政治的中心舞台推送。一方面,中东政治日益全球化,巴以冲突、“伊斯兰国”问题、叙利亚危机等都是具有全球性影响的事件,中国必须承担一个全球性大国的责任;另一方面,中国的贸易、投资和人员大踏步向中东迈进,中东政治同中国息息相关。历史上,中国首次在中东同时拥有重要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需要在一些问题上明确自己的看法、做法。中东首次成为中国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迫切需要完整、清晰、可持续的中东战略。★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张加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