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外利益受损时曾鞭长莫及 如今情势已转

2017-03-02 15:47: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2017年2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就有关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的决议草案(法英美联合起草,旨在以化学武器为由制裁叙利亚)举行表决,中国俄罗斯都行使了否决权。实际上,理直气壮地行使权利才是负责任的大国行为。中俄在安理会否决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6年叙利亚战争期间,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安理会上,俄7次投反对票,中国则有6次投反对票。就在2016年12月上旬,一份要求各方在叙利亚阿勒颇立即停止所有攻击的决议草案也因为中国和俄罗斯行使否决权而未获通过。当时阿勒颇战事进行到关键档口,而该决议在付诸表决前几个小时散发至安理会成员手中。时任俄罗斯代表丘尔金(已逝)表示,这首先违反了安理会流程,其次,停火使得作战者有喘息之机巩固力量,只会加剧平民的痛苦。

  原题:中国在中东事务中已不再鞭长莫及

  作者:兰顺正

  2月底,由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率领的叙政府和谈代表团,以及部分反对派代表陆续抵达瑞士日内瓦,新一轮叙利亚和平谈判正式开始。而在此之前的22日,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在日内瓦万国宫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叙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就叙利亚问题政治进程及即将举行的日内瓦和谈交换了意见。

  通过梳理近年来中国对于中东地区尤其是叙利亚局势态度的转变,可以明显的发现中国对外政策正在变得更加的积极主动。

  总体来说,中国以前在中东的政策一向是谨慎的,中国在与中东国家的接触中也展示了自己的“小心翼翼”。中国在中东国家中不选边站,不介入冲突和矛盾中。中国努力保持良好的经济关系和务实的外交和安全关系。如2016年1月初,沙特伊朗断交,但是1月19日中国国家领导人却对这两个国家都进行了访问。可以说,中国中东政策的核心是保持中东地区稳定并能保障能源渠道畅通,但由于当前国际局势的变化,中国也开始运用自身实力对中东局势进行有一定倾向性的影响。

  以现在的叙利亚战局为例,毫无疑问现在的叙利亚是以叙利亚政府、俄罗斯、伊朗等为一派,而以叙反对派、美国、沙特等为另一派。按照以往,中国应该在这两派中寻找平衡,不会轻易的偏向任何一方。但这并不表明中国在叙利亚局势上扮演并非重要的角色。

  在2016年8月15日,中国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关友飞海军少将率团赴叙展开军事外交,并与叙利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弗拉杰中将在大马士革见面,双方就加强人员培训、中国军队向叙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等达成共识。

  在2016年11月14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与伊朗国防部长德赫甘在德黑兰会见并签订了军事合作协议。报道指出,这一协议包括扩展两国防务合作、交流军事经验,尤其在军事人员培养培训方面,以及在与恐怖主义和地区安全威胁斗争问题上进行全面协作。同日上午,常万全还会见了伊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巴盖里,就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巴盖里在会谈后向伊朗媒体透露,作为协调和促进互动的一部分,中伊两国拟进行联合军事演习。

  而在2016年12月5日,中国更是少有的动用自己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和俄罗斯一起否决了由西班牙埃及新西兰三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的,实际由美国在后方唆使的一份“要求各方在叙利亚阿勒颇立即停止所有一切攻击”的决议草案,使这一份明显是在为叙反对派争取喘息之机的决议草案流产。

  再加上此次的日内瓦和谈,可以清晰的看见中国在中东事务中在争取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这其中的原因,最重要的就是近年来中国国力的快速提升和中国海外利益的增大。在过去由于实力有限,中国在面对自身海外利益受影响时,往往有太多“鞭长莫及”之憾。但如今中国显然可以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和大国责任,哪怕远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中国也可以采取实质性行动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近年来中东对于中国已经越来越重要,因为中东局势不但会影响到中国的能源安全,同时中东地区也是2013年以来中国进行“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时,中国在叙利亚局势上也有地缘政治的考虑。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明显加大了在中东地区的关注力度,并且声称要和俄罗斯合作反恐。中国如果能够在叙发挥得当,除了提升中国的大国形象和国际地位之外,还可以迫使美国投入更大的精力,迟滞其重返亚太的脚步,另外也使俄罗斯等各方拥有潜在合作伙伴可供选择。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