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大三角战略转圜 美俄会联手遏制中国?

2017-01-23 08:48:00 环球网 顾善闻 分享
参与

    环球军事按----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在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方面,人们讨论或猜想最多的莫过于中、美、俄之间关系变化的可能性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特朗普会否转向联合俄罗斯来遏止中国。环球军事特别推出江苏战略与发展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顾善闻的文章《特朗普就职:美国版“安史之乱”的开端?》,从经贸、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和美国军事霸权体系三个维度进行深度解读,文章较长,我们分为上中下三期连载。

  特朗普就职:美国版“安史之乱”的开端?——中篇 (上篇请点击 ——特朗普若对华搞经济战争 结局必悲剧)

  作者:江苏战略与发展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顾善闻

  特朗普的美国不会轻易放过俄罗斯

  特朗普入驻白宫,舆论普遍认为最大的受益者是俄罗斯。分析指出,如果不是普京出动黑客部队攻击希拉里•克林顿,特朗普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当选。甚至有报道指出,特朗普将采纳亨利•基辛格博士的“建议”,启动“联俄制华”的战略,就犹如1972年至1989年时的“联华制苏”。但笔者认为,美俄关系的适度缓和或许会发生,但中美俄大三角的基本格局不可能被撼动。

  饱受西方严厉制裁的俄罗斯经济已然摇摇欲坠,除了核武器之外,普京手中几乎没有多少筹码能够和特朗普进行交涉。普京没有力量要求特朗普承认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前苏联国家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西方不得干涉,更无力要求北约减少沿俄罗斯周边地带进行的军事部署。普京拼尽全力“扶正”特朗普,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后者取消克里米亚危机以来西方高强度的对俄经济制裁(至少是部分废除),以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为病入膏肓的俄罗斯经济赢得哪怕是短暂的喘息机会。通过介入美国大选以实现自身国家利益,这一招对俄罗斯来说早已驾轻就熟。当年,为了驱逐柏林的西方军队并谋求对美缓和,1960年美国大选之际,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故意扣住被俘的U-2侦察机飞行员鲍尔斯不放,让美国民众看到对苏强硬的执政党共和党实际上是多么的软弱无力,从而让代表民主党参选的约翰•肯尼迪以微弱的10万张选票击败共和党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赫鲁晓夫认为扣押飞行员这一举动至少帮助肯尼迪赢得了50万张选票,所以自己理所应当地可以要求后者给予“回报”。然而遗憾的是,在这两位超级大国领导人屈指可数的几年互动中,不但导致了扣人心弦的柏林墙事件,甚至爆发了举世震惊的古巴导弹危机,后者几乎引起毁灭性的全面核战争。美国统治集团、尤其是东海岸犹太精英的反俄传统根深蒂固。如果说对中国“软弱”仅仅是立场和利益问题的话,那么对俄“软弱”就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道德问题,因为美国无数的犹太精英的祖辈都是遭到俄罗斯帝国或是苏俄反犹势力迫害而不得已拖家带口以难民的身份流亡美国的,他们把对俄罗斯的复仇情绪一代代地传了下来。1970年代尼克松和基辛格从现实角度出发推动对苏缓和的时候,遭到了包括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为首的犹太精英的强烈反对。作为波兰的流亡贵族,布热津斯基被认为是当世“最了解”俄罗斯行事方式和意图的思想家之一。

  中美之间更多的是国家利益的冲突,而美俄矛盾则参杂了太多个人和族群的恩怨甚至血仇。可以想见,就任后的特朗普将被强势的反俄权贵所重重裹挟,后者认为制裁是削弱俄罗斯的最优手段之一,实践效果非常明显。即使美俄将来可能会出现些许缓和,但短期内仍然不可能解除全部制裁。所以说,普京一定要做好“败兴而归”的思想准备。

  其次,欲“逆向操作”尼克松的破冰之旅,美俄联手遏制中国,则更像是天方夜谭。且不论美国权贵精英一贯的反俄传统,“小球带动大球”的传奇能够出现,完全可以“归功”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咄咄逼人的对华政策。如果不是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中美不会那么快速地走近。目前,中俄尽管强弱易势,但两国关系几乎处于史上最友好时期,既然中国没有对俄罗斯采取任何富有攻击性的外交和军事姿态,那么为何俄罗斯会为特朗普可能给予的“蝇头小利”而主动“化友为敌”呢?况且,特朗普注定只是匆匆过客,反俄的美国主流精英迟早会复辟。要是普京连这些都看不出的话,他就不配再坐在克里姆林宫里的总统办公桌前。

  对盟友的经济依赖摧毁了美国合纵连横的能力

  依照正常的逻辑,从美国的角度看,中国崛起后,华盛顿应该主动缓和与莫斯科的关系,进而联手制华。然而,无论是新自由主义,还是特朗普打算实施的保护主义,美国的经济发展都难以再脱离全球化的轨道。美国早已不是上世纪50年代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主政时还多少能够保持自给自足状态的经济体,现在这个超级大国的经济已高度依赖全球供应链。保障供应链能够以符合本国利益而高效运转的,则是美国作为西方世界盟主的军事霸权。

  可是久而久之,美国本身也被自己的欧亚盟友所挟持。西欧国家和日、韩在美国的保护下,将有限的资金用于建立一套覆盖全民的高水平社会福利网,并打造了出色的民用工业,借助全球化的力量,更是成为了美国经济不可或缺的强大供应商。一旦美国的军事霸权崩溃,同盟体系势必四分五裂。届时,美国将很难再轻松获得韩国和台湾地区的芯片、日本的机器人、英国的发动机以及德国的工业机械等维持经济运转所必须的设备和相关服务,那么美国经济将发生雪崩式大滑坡。正因为这样,在美国军事霸权和核保护伞支撑的联盟中,哪怕是爱沙尼亚立陶宛这类看似无足轻重的北约小国遭到俄罗斯的入侵,美国也必须出兵保护——只要盟主出现一丝犹豫,那么从柏林到伦敦,从东京到首尔,保护伞下的这些重量级的盟友都会迅速因惊恐而“寒心”,它们都会担忧下一个被抛弃的是自己。由“寒心”过渡到“离心”,有时往往只一步之遥。

  任何一次对华或对俄“软弱”都有可能威胁到美国的霸权并最终破坏其国内经济的稳定,这也难怪美国已经不能像冷战时那样采取连横之策对付主要敌人。现在美国只能同时对中俄示强,有时哪怕仅仅是口头上的。恰恰是因为全球化和“去工业化”导致美国经济的严重衰落,才使得这个超级大国只能单方面行使“帝国道义”,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些“搭便车”的盟友所挟持,让本国的重大外交政策陷入进退维谷、无法转圜的陷阱中。要是这一局面再持续20年以上,甚至用不了那么久,美国的国力就将被彻底耗尽。大大咧咧的特朗普,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前景。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张加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