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霸权本质:通过印“冥币”盘剥世界

2016-12-23 09:32:00 环球网 李北方 分享
参与

 

  鸣谢微信号:行走与歌唱

  作者:李北方

  原题:《美国是如何通过印“冥币”盘剥世界的》

  《我们不是喜欢特朗普,我们是喜欢特朗普胡来》

  本文比原文略有删节

  经济学的课堂没引起我了解当今世界经济问题的兴趣,反而是日常的经验触发了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今年早些时候,单位组织了一次到柬埔寨的集体旅游,大小吴哥没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倒是美元在这个贫穷国家的流通给了我一个疑问。之前也出过几次国,但去的都是发达国家,在当地要使用本国的货币,很少有地方接受美元。可是在柬埔寨,美元是流通货币,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街头跑的三轮车也以美元计价。从这点上看,柬埔寨比欧洲和加拿大更加“国际化”。

  柬埔寨这样的穷国,接受和流通美元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不需要借助太多高深的理论,凭借常识和基本的经济学知识,我觉得我也算得过来这笔帐:美元在柬埔寨流通的实质是美国对柬埔寨的盘剥。

  美元是纸币的一种,本身没什么价值,一张100美元面额的纸币,本身并不值100美元。美元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有美国国家信誉的保证,是美国对持币人负债的证明,可以拿美元买回美国的东西,当然也能买回别国的东西。有国际贸易就有货币的流通,中国人和美国人做生意,就有美元流入中国,变成外汇储备,由国家管理,用来投资美国国债等。现在中国持有过万亿的美元储备,就表示美国欠中国价值超过万亿美元的财富。假定柬埔寨流通的美元总量为N,理论上,柬埔寨是可以用这些美元从美国兑换回来价值N的产品和服务的。但是,像中国这样持有美元外汇储备和柬埔寨那样任由美元流通是不同的,中国的美元未在中国境内流通,也就是说没有永久性地留在中国,至少在理论上(也仅仅是在理论上)是有可能从美国购买产品和服务回来的,但在柬埔寨流通的美元,却永久地停留在柬埔寨国内了。

  货币是和一国的财富相对应的,纸币的价值有实实在在的财富作为后盾才可能实现。如果纸币增长太快,而物质财富的增长没有跟上,那就会出现通货膨胀,即所谓钱不值钱了。美元是个例外,由于大量欧洲美元和亚洲美元的存在,实质是其他国家在用自己的财富撑着美元的价值,如果让全部美元都回流到美国,那么美元面临的将是大幅的贬值。相反,美元在其他国家的流通,比如在柬埔寨,实际上对柬埔寨瑞尔产生了挤出效应,在推动柬币的贬值。

  很多落后国家大量流通美元,是出于对本国经济的不信任,认为美元有美国的经济实力做抵押,是安全的。可是美国不是慈善机构,不会开动机器印刷一堆美元出来帮助穷国解决货币流通问题,可能的逻辑一定是,穷国拿同等价值的产品(主要是原材料)和服务换回美元,在国内使用。如果柬埔寨全国持有数量为N的美元,那么就意味着有价值N的财富从柬埔寨流到了美国。(N里面包括了柬埔寨海关工作人员向入境外国人勒索小费而接受的赠予,也有一部分外国援助,为了叙述方便,不做区分。)

  一言以蔽之,美国人开动机器印了一堆花花绿绿的纸,就永久地换回了与货币面值等额的资源和产品。这是赤裸裸的掠夺和盘剥,不是吗?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国际经济体系本质的认识停留在教科书式的表述,即发达国家低价买入原材料,高价卖出制成品,借以盘剥落后国家。但这个现象让我认识到,还有更方便更快捷的剥夺方式,那就是印一堆花花绿绿的纸就把人家的东西弄走了,多么的轻松,同时又是多么的文明啊。一位同事以前就去过柬埔寨,在找零时收下了一些美元,他一直等着再次到柬埔寨的时候把它花出去,因为这种美元太老旧了,在美国都已经退出流通了,也就是说在美国都无法兑换的美元,柬埔寨人还在欣然接受。这就不光是花花纸了,而且是彻底的废纸!

  柬埔寨这样落后国家基本都经历过殖民的历史,被宗主国盘剥和压迫了多年,留下一个积贫积弱的烂摊子。世道变了,殖民地独立了,列强不再能直接控制和榨取了,新的世界是一个自由贸易的世界,但是,自由贸易的结果是参与方都受惠吗?恐怕不是。乌拉圭记者出身的学者、《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的作者爱德华多·加莱亚诺断言:所谓国际分工就是指一些国家专门获利,另外一些国家专门遭受损失。

  很多人认为,殖民和自由贸易是不可以相提并论呢,前者是抢劫,后者是贸易,是以自愿为基础的。但是,正是因为有这种差别,这个新的游戏规则才更坏,因为它使得盘剥的主体消失了,让被盘剥者受害的感觉隐形了,让受害者找不到施害者的身影。1970年代,美国在柬埔寨策动政变,扶植傀儡朗诺政权上台,同时为了追捕越共在柬埔寨狂轰滥炸,造成的死亡人数,我看到的统计数字从15万到100多万不等。

  这种对赤裸裸的加害,柬埔寨人是感觉得到的,他们的仇恨是有目标的,他们知道是美国人威胁了他们的安全,压迫了他们生存的机会。这是老式帝国主义的“可爱”之处,他害人,也让人知道是谁在害你。可是新型帝国主义却不同了,它温文尔雅、和风细雨,在自愿、双赢的面目下做本质上相同的事情,甚至让受害者都爱上了这种伤害的方式。

  柬埔寨人以美元作为结算方式之一是自愿的,不是美国人逼的,但自愿可以成为为剥夺的辩护的理由吗?政治哲学里有一个命题,人有没有自愿当奴隶的自由。多数人的回答是没有,因为一个人如果自愿选择做奴隶,一定是由于外在因素导致的,人不可能自由地做出这种选择。没有哪个国家会主动要求和自愿接受被盘剥的命运,自愿的背后是他们没有别的选择,选择权被剥夺了。如今的国际格局,表面上看改变了,没有直接的压迫和劫掠了,但剥夺的本质没有变,可怕之处在于,这种新形剥夺的隐蔽性太强,往往连被盘剥者本身都意识不到,甚至会否认被剥夺的事实。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更坏的时代。

  中国不也是美元武器的受害者吗?中国以“世界打工厂”的地位,损失了一代年轻工人的健康和福利,以血汗赚回来的巨额外汇储备,只能拿去购买美国国债,补贴美国的财政赤字,支持美国发展它的命脉产业。在一通战略对话的压力下,人民币升值,美元相对贬值,中国的美元资产的一部分就在这一过程中蒸发掉了。

  《投机赌博新经济》引用墨顿·米勒(199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话点出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贸易体系的实质:“我们指挥你们给我们送来这些费尽千辛万苦生产出来的、奇妙的汽车、照相机和机床。而我们又给你们提供了什么呢?只不过是乔治·华盛顿的一些头像。”

  从美元强权的表象不难推导出美国以美元霸权在全球征收“铸币税”的本质,但这种机制是如何形成的,为何能够起作用,则不是靠常识推理可以得出的,而必须要回到历史,深入现实,搞懂世界经济体系的最深层次的变化。

  经济发展需要货币,如同身体需要血液一样。纸币产生之前,人类有相当长的直接使用金银等贵重金属作为货币的历史。西欧在历史上的发展是与对外扩张和掠夺同步的,而对外掠夺的主要物品之一就是美洲的白银,这使得欧洲获得了发展的润滑剂。在后来与中国的贸易中,由于持续对中国保持逆差,大量的美洲白银就经由欧洲再流入中国。鸦片战争就是英国无法以正常的贸易方式扭转白银流出的趋势,非正常贸易(贩卖鸦片)又被中国禁止后,悍然发动的侵略战争。

  在纸币出现后的相当长时期内,纸币的价值是和贵重金属直接挂钩的,即纸币发行需要黄金作为储备。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渔翁得利,美国发展到了空前强大的地步,直接表现为占有了世界黄金总量的四分之三。为了确保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1944年7月,44个国家在美国召开联合国和盟国货币金融会议,确立了二战后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协定,对各国的货币兑换、国际收支调节、国际储备资产构成等问题作出了共同安排,是为布雷顿森林体系。该货币体系的核心是美国以庞大的黄金储备为准备金发行美元,美元和黄金直接挂钩,一盎司黄金等于35美元;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实行固定汇率制,外国可以用美元向美国直接兑换黄金。这等于说,全世界都实行金本位制,“经济和贸易循序扩张需要多少美元、法郎和里拉,就有多少这类货币被制造出来。真实经济和货币经济一起扩张收缩,两者以黄金为支点,保持平衡”。这个货币体系的意义在于,货币的发行不脱离实实在在的物质生产过程。为此,“布雷顿森林体系在将近30年中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在1950年代全盛时期,世界经济每年以大约7.4%的速度增长,石油和商品价格稳定20多年,利率通常在3-4.5%之间,通货膨胀几乎是零……”

  这个体系无法长时间持续,也是必然的。随着1950年代以后美国国际竞争力的减弱,美国的国际收支趋于恶化,贸易逆差意味着大量美元外流,而各国政府纷纷抛出美元兑换黄金,对美国形成了巨大的压力。到了尼克松时期,美国的黄金储备再也支撑不住了,只好“耍赖”,于1971年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随后固定汇率制也被取消,各种货币币值开始自由浮动。美元告别黄金,被尼克松称为“人类货币史上最重要的协定”。货币体系的变化带来了经济领域的根本性变化。在以贵重金属作为流通货币的时代,货币本身也是商品,无论是黄金还是白银,其生产要耗费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与黄金挂钩的货币也具有这个特点,纸币与贵金属的挂钩就是货币与生产活动的挂钩,用钱买东西或者兑换不同货币本质上都是两种价值相当的物品的交换。弗里德曼说,“从远古直到1971年,每一种主要货币都直接间接地与一种商品相联系。”但是,1971年之后,也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货币与生产活动的联系就被切断了,货币变成了只有价格没有价值、由各国中央银行决定印刷多少的花花纸。

  这就是美国通过印刷花花绿绿的纸票子来掠夺其他国家的本质,也是墨顿·米勒的话的真实含义。

  这里就引出了一个疑问:如果说1971年之前,其他国家愿意接受美元,是因为有兑换黄金永久保值的承诺,那么为何直到现在全世界还愿意接受“乔治·华盛顿的头像”呢?为何“买卖双方、债权人和债务人以及商人和银行都有一种无法遏制的偏好,愿意以美元而不是以其他货币进行交易”呢?

  因为美国的霸权地位,追究到根子上,还是美国人胳膊粗力气大,船坚炮利。“凭什么世界人民爱美元?因为美国科技进步、经济发达、政治稳定、国家安全。支撑美元的,不单是世界上最多的GDP,而且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实力,背后是最强大的军工产业。”“不可战胜的战机,是美元不可战胜的保镖。”

  “离开一只隐蔽的拳头,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永远起不了作用——如果没有制造F-15战斗机的麦道公司(如今麦道已并入波音公司),麦当劳也红火不了。而使硅谷技术拥有安全世界环境的那只隐藏着的拳头,叫美国陆军、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

  “我们只用很少的纸币(美元)去交换亚洲地区丰富的产品和服务,我们也足够聪明地知道这一切并不公平,当我们送去这些纸币时,我们必须要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产品——美国太平洋舰队。”

  这才是美元的本质,这才是美国主导的全球货币体系的本质。世界前进了,改变了,但是换汤不换药,骨子里还是弱肉强食那一套!


  中美关系的模式就是多年来形成的“中美国”模式:美国负责印钱,中国负责生产,中国需要美元和美国市场,美国需要中国的廉价产品。

  中国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搞了这么多年的经济建设,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经济危机?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中美国”模式的存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会导致分配的不均衡,总需求迟早会跟不上供给的增长,就会出现生产过剩,就会爆发经济危机。这是我们在中学都学过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久经检验的真理性总结。中国的分配是如此的不均衡,经济却能够保持三四十年的高速增长,没有遭遇危机,是因为对美国的巨大出口消化了过剩的生产。经济学家加投资家史正富将之称为美联储提供的“超级购买力”。

  在这个模式下,美国得到来自中国的商品,中国则得到了美联储印刷的美元。产品是实实在在的财富,是消耗了中国的自然资源和中国人的血汗生产出来,而美元呢,只是花花绿绿的纸票子,是虚的。钱的本质是交换的媒介,它的意义在于能够随时兑换为商品。对个人和企业来说,钱是钱,是财富的等价物,而对于中央银行来说,钱是开动机器就随时可以印出来的花花纸。

  农村地区每到过年要上坟烧纸,如今人们买现成的冥币烧了,我小时候还时兴自己印,印版是木头刻的,有丰都银行的字样,面额也是随意定的,可以是千万可以是亿,然后买点黄纸裁开,就可以印纸钱了。这种印冥币的过程,跟美联储发美元,在本质上是一样一样的。美联储印美元,所耗费的就是纸张和印刷的费用,印一张100美元的纸币,成本只有9.1美分,但它出了印钞厂,就可以顶100美元用。

  俗语中有一个说法,“你糊弄鬼哪?”以美元结算的国际贸易,本质是就跟印冥币糊弄鬼是一样的。

  当然,美联储“糊弄鬼”的方式是需要一定技术含量的,也不是想怎么印就怎么印,背后有一套复杂的方法在支持。耶伦们就是干这个的,如果让孔祥熙去当美联储主席,也是可以把美元搞成金圆券的。

  100美元可以买什么?百度一下,可以查到不少结果,那张纸票子可以兑换成一堆商品。放到中美贸易关系中去理解这个关系,中国每获得100美元,就要付出相应那么多的物质财富,表面上美国出了100美元,实际上只支付了9.1美分。中国攒下的3万亿外汇储备,是用多少人民的血汗换来的?实际上又价值几何?这个账不难算。

  美联储通过印“冥币”提供的“超级购买力”固然帮助中国抹平了经济波动,避免了经济危机,使中国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但本质上把中国变成了胆囊上被装了根管子持续提取胆汁的黑熊。中国经济增长的代价惨重,这样失血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发展怎么能有永续性?孔庆东曾经改写杜甫的诗句“国破山河在”为“国在山河破”,实在精妙至极。

  中国积攒下那么多外汇储备,意味着多少船的商品被运到美国了?如果在另一种体制之下,那些中国人生产出来的物质财富都用在中国人身上,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共产主义早就实现了!

  就是在“中美国”的体制下,美国人还抱怨,声称中国把他们的钱都赚走了。这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好在天道轮回,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美国印纸钱占了中国那么多便宜,但同时也把自己玩毁了,即实体经济衰败,产业空心化。这也是因为资本主义短视的制度安排导致的,只顾少数人一时发财,不管多数人的死活。于是才有了特朗普在今年大选中的胜利,是那些被实体经济萧条所伤害的“红脖子”把他抬进白宫的。

  总之,从中美两方面来说,“中美国”的模式都不能按既有的模式持续下去了。但平心而论,一旦中美脱钩,中国还要比美国好办一些,毕竟生产能力还在,只要堵住不断流血的伤口,国内强力改革分配体制,重整破碎的山河(这会提供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在国际上带着其他小兄弟自成一体,挺过阵痛就还是一条好汉;而美国呢,重新工业化说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到的。所以中美立马脱钩的话,美国的麻烦恐怕更大些。

  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个脱钩何时能到来,被什么样的契机促发。“中美国”的体制虽然对中国不利,但国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寄生于这个机制的利益集团,会千方百计地维系该机制的存续。如果没有适当的契机,中美脱钩很难发生。

  于是我们就看到,希望在特朗普身上。他现在和蔡英文通话,以后最好彻底放弃“一个中国”政策,公然跟“台毒”搞一起去。他敢那样干,中国就不再其他选择,必须和美国翻脸了,一切掣肘的因素届时都会失效。到时候,国家统一会实现,中国在世界上自成一体,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会实现。这需要高超的战略能力和强大的国家意志来支撑。我们相信祖国!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张加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