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把脉全球:中国已开始建构新秩序

2015-12-25 14:33:00 新华网 分享
参与

 

 

  2015新华网第六届“纵论天下”国际问题研讨会,以“世界的抉择:冲突与共赢”为主题,多位资深国际问题专家参会,并就大国博弈与地区热点局势、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与中国外交新实践、把脉2016世界新格局等议题展开热烈讨论与思想交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的精彩语录

  把握中美大棋局 做好平衡是对中国最大考验

  中美之间存在合作和竞争。从竞争的一面来说,两个国家就像擂台上的一对拳击手,有攻防,也有一定的规则。这两年中国在南海以及周边地区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是有我们自己配套的目标政策的。美国在看到我们的路数以后也要出拳,也会有足够的准备。

  中美关系实际上是一个大棋局。围绕南海及其周边的争斗,就像棋盘上某个局部的绞杀。这盘棋在进行“局部绞杀”的时候,我们要非常理智和果断,但同时应该有更好的全局观。换句话说,有时候可能这边是风声鹤唳,但换一个视角就是云淡风轻,因此如何把握好这个大棋局,做好平衡,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

  中美关系不仅是两国之间的关系,而是大棋盘和大战略,涉及到在全球范围内如何寻找到更好的共处之道,而不仅仅是两国在狭窄地带分出一个“你死我活”。现在纵观整个棋局,我认为还是朝着相对稳定的方向发展。

  建构新型国际关系 中国要有担当

  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崛起,围绕平衡方面的问题会很多,中国有很多问题是无法回避的。今年的国际形势就是“乱”,秩序正在失序。我觉得国际关系和体系结构性问题是导致现在乱的根源。

  我们建构新型国际关系要有担当。这就要求我们判断现在结构性的危机会不会产生系统性风险。在当今的时代,人员流动频繁,网络传播快速,这是极端主义传播非常重要的渠道。正因如此,这种系统性风险不是有形的,不管中东多远都会传递过来。我们要能判断是否能预防和阻止风险传递过来。这些要求中国承担更多的责任,构建合作共赢的更好秩序。

  第一,怎么构建?要把经济影响力转化为政治影响力,中国需要正面面对这个问题,无法回避。将政治风险和经济利益进行切割并不可行,这是全球化相互依存的态势所决定的;第二,怎么作为?中国要在“军事干涉”与“无所作为”之间寻找空间和路径。比如,中国为促成叙利亚和谈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未来国际秩序重塑 中国如何应对

  在未来国际秩序的重塑过程中,中国应发散思维,把政治、经济优势集合起来。中国是现存秩序的受益者、维护者,更是现存秩序改革者和新秩序的建设者。接下来中国应该怎么做?我认为需要掌握三个方面:第一,方向感。我们的方向很清楚,那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但这些目标很远大,要进行细分,这两年的顶层设计要朝着这个方面努力。第二,平衡感。国际格局在不断变化,但中国自身的文化特性和所处的环境,要求我们既要维护和保持旧秩序,又要在旧秩序和新秩序之间寻找平衡。第三,节奏感。好的战略不是一味冒进,而是有进有退。中国要有不断进行自我检讨的能力,必要时根据实际效果调整方向和步伐。有来有往,有进有退,有内线有外线,有主攻有侧翼。如果能把握好这三个方面,我相信中国有能力承担起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重大历史责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的精彩语录

  2015年即将过去,如果我们给2015年的世界用一个字来概括的话,我想这个字应该是“乱”。概括地说,就是“乱象丛生、格局重组”,可以用这八个字对“乱”字进行解读。

  乱象丛生

  先说一下关于“乱象丛生”,甚至也可以说是“天下大乱”,但是这个“大乱”有一个程度。我们觉得乱局似乎才刚刚开始,还没有到真正“大乱”的程度,但是“乱象丛生”是可以确定的。主要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

  第一,2008年开始的危机正在不断扩散,如果危机最初只在经济、金融领域,现在则是往各国社会领域扩散,进而扩展到国际政治领域。各个大洲发生的事情都和全球金融危机有一定的联系,危机在深入、在扩散,这是一个乱象。

  第二,原有的秩序被打破。此前,世界有一个由美国主导的秩序,但从2008年危机之后,美国对世界的控制力逐渐下降,它的秩序正被打破,进入一种失序状态。美国在很多方面已经开始“不想管”了,比如美国在阿富汗不想管、想撤出,但又很难撤出。可以说,旧的秩序被打破,新的秩序还没建立,因此造成了这种乱象。

  第三,大国之间的博弈在加剧。今年开始,从俄罗斯与欧洲、美国就乌克兰问题的博弈,到现在中东问题的博弈,再到中国在东海、南海与美国和日本的博弈也越来越明显。这当中,有的叫“混战”,像中东地区;有的叫“凉战”,像美俄之间;也有包括巡航这种小规模的军事对峙,以及像中日之间的舆论对抗。所有这些都显示出整个世界之乱。

  格局重组

  再讲一下格局重组的问题。现在世界有“破”的、有“乱”的,也有极力想重构格局的。在重构过程中,有美国搞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美欧间的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这些都说明,在原有秩序在被打破的时候,新的秩序也在建立。最近中韩、中澳自贸区开始施行,中国也开始建构这样的新秩序,包括“一带一路”、东盟共同体。

  现在,美式的全球化正出现退潮,而区域化的跨国合作也在开始。在格局重组的时候,各国也在站队。大国在博弈,小国在站队,他们也很困惑。像新加坡这样的国家,是站在美国这边制衡中国?还是站在中国这边保持区域稳定呢?他们也很困惑,也有军事力量进入他们的基地,他们总体感觉非常难办。

  近年来,中俄在明显走近,中英、中欧也在走近,法、德、俄也在接近,倒是美国有点落单。原来,美国是在各个方面进行主导的,今年它只是在亚洲地区加强美日关系。所以说,世界大国博弈在加强,同时力量的重组也在开始。

  究其原因,这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陷入整体性混乱是有关系的。危机出现之后,西方各国找不到解决危机的处方。最近美国加息后,美国股市在下跌,能不能达到加息的预期效果还很难说,一切都有待观察。这当中的原因就在于整个资本主义体系危机还找不到出路。

  当前,世界正呈现两极分化,中心边缘地带、发展中国家的贫穷化,尤其是穆斯林国家的边缘化,导致文明的冲突越来越严重。

  还有一点,以往的全球治理模式不起作用了,新的治理方式还没有出现,所以导致了世界大乱。除了这些比较大的背景因素之外,还有一些主观因素,有的国家希望这个局面保持混乱,希望在乱中获利。在混乱的局面中有捣乱的,也有添乱的,这将导致世界乱局一直延续。

  2016年会怎么样?概括起来很可能就是“各行其是、蓄势待变”。2015年的乱恐怕还得继续下去。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彭光谦的精彩语录

  谈2016世界格局发展趋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2016年,国与国的关系正在发生新的变化,是否形成新的格局,言之过早,但旧格局正向新格局加速转化,从单极向多极转化,从零和博弈向互利合作转化,从一家说了算向共享、共治转化。在此过程中,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将同步增长。今年,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反恐方面的合作,以及在网络空间治理上的动向等构成了转化的积极因素,同时说明了合作是大势所趋。消极因素则主要在摩擦和矛盾中体现:格局转化增加了各方面的不确定性,摩擦和矛盾难以避免。

  谈南海问题

  美国现在有两种情绪正在上升:霸权衰落所产生的战略焦虑感,和对中国迅猛发展势头所产生的战略疑虑感。中国没有做美国霸权的附庸,美国感到很失望、很焦虑,选择在南海闹事并不是偶然。美国的目的在于消费中国、骚扰中国、牵制中国,想要通过在南海制造问题转移中国的注意力,从而干扰中国的发展进程。

  日本也有介入南海、牵制中国的冲动。然而,至于是否会参加美国组织的南海巡航,“心机重”的日本政府显然还需要算计算计。美国和日本都在互相算计、互相利用、互相控制,美国想让日本打前锋,日本人则很“鬼”:他们想借助美国壮大自己。因此,日本很可能只是做一个姿态,并不往前冲。这样,既不得罪美国,对中国也有交代。

  谈保障中国公民境外安全问题

  公民出国,无论因公还是因私,首先要树立安全意识,要和使领馆保持密切联系,有情况及时通报。企业出境要有相应的安保措施。现在企业走出去,通常雇佣外国的私人安保公司,到关键时刻,这些外国的安保人员可能就“不见”了。因此,助力中国企业走出去,组建中国自身的安保机制刻不容缓。具体怎么推行实施,仍需探索。然而,安全问题是大问题,要上下左右、官民并举,大家一起努力解决。

  谈中国如何应对复杂多变的世界局势

  面对当今复杂多变的世界局势,中国应妥善应对美国采取的“危机边缘政策”。在世界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过程中,首先我们需要沉着冷静,不要惊慌失措;第二,面对危机和变化,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物资准备。

责编:张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