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访谈: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走势

2015-08-13 07:15: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走势——刘蒙将军访谈录

  (特别鸣谢《兵器知识》杂志和记者王瑾,转载时敬请注明。)

  刘蒙,重庆开县人,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1986~2005年,历任驻爱沙尼亚芬兰丹麦新西兰等国武官以及联合国叙利亚科威特埃及以色列等国军事观察员、联络处主任、地区司令等职。2005年回国,任广州军区装备部副部长;2008年起任总装备部科技委正军职常任委员,分管陆军武器装备发展战略。刘蒙同志任驻外武官期间,对促进我国对外装备技术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曾获得丹麦、芬兰、爱沙尼亚、埃及等国多枚勋章。作为我国首位联合国维和部队地区司令,他直接指挥过美、英、法、意等多个国家的维和部队,对世界各国陆战部队的发展现状和趋势都有直观而深刻的认识与研究。

  记者:刘将军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本刊的采访。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世界本应欢庆和平,然而俄罗斯武器嘉年华、北约装备展大秀肌肉,有点儿剑拔弩张的感觉,您怎么看?

  刘将军:尽管危机四起,我认为目前还不至于发生世界性的战争。不过,当今世界正处于一个竞争未来格局的关键阶段,西方紧锣密鼓地在欧洲布势,后雅尔塔格局正在形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希望的新格局是,前东欧国家都加入北约,通过波罗的海三国(波罗的海三国指位于波罗的海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包括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和高加索地区把乌克兰再抱到怀中,让俄罗斯永远不可能东山再起。也就在这个计划即将完成的时候,普京就乌克兰问题和美国翻脸了,产生了不可调和的争执。

  亚洲的情况滞后于欧洲,目前基本还是二战后的格局。随着中国的崛起,亚洲各国萌发着推动变化的新力,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这些年提出了很多新的战略举措,如“巧实力”、“重返亚太”、建立“亚洲版北约”等。

  记者: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G20峰会上,提出了“亚洲版北约”战略,这与最初印度教授纳拉帕特提出来的有什么不同?

  刘将军:纳拉帕特教授2002年提出了“亚洲版北约”这个概念,是对未来安全格局的一种探讨,有遏制中国的意思,但后来他也认为这种做法是没有必要的。奥巴马提出的“亚洲版北约”则是美国正在实施的一个战略计划,有很多实际军事步骤与之配合。美国希望通过东扩后的北约和亚洲版的北约控制新的后雅尔塔安全格局,使他的一极世界尽可能的长久。

  记者:美国有哪些实际的军事行动值得我们注意?

  刘将军:为了把问题说清楚,我简单回顾一下北约东扩问题。1991年苏联解体,1993年北约召开了伦敦会议,许多北约国家在会上提出:“华约不在了,我们还要北约吗?”在美国的主导下,确定了不解散北约,将北约由纯军事机构转向西方的安全、军事机构,并开始实施“和平伙伴关系计划”(PfP)。通过PfP,西方国家就可以向前东欧国家寻求深度的军事合作,实施东扩。

  一开始许多东欧国家由于害怕俄罗斯而不敢参加,于是美国就邀请俄罗斯先参加。由于俄罗斯叶利钦这一代领导人天真的以为“天下大同了”率先签约参加了,随后其它东欧国家也就纷纷参加。然而,美国在军事上和俄罗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合作。美国用“俄罗斯东山再起威胁论”,通过PfP,对东欧军队、国防进行了充分的改造,使得东欧许多国家最终参加了北约和欧盟,不断东扩,对俄罗斯完成了“布势”。

  通过地图我们可以看到,西方是从波罗的海三国伸出一只手,在南高加索伸出了另一只手。熟悉历史的人可以看出,西方的东进想法和当年希特勒、拿破仑的军事行动路线十分相似。如果西方把前苏联最主要的三块之一乌克兰挖了出去,波海堵上了(大、小贝尔特海峡都修上了桥,把波罗的海舰队堵住了),黑海堵上了(2014年乌克兰事件差一点把黑海舰队老窝克里米亚给端了),俄罗斯就不再会成为横跨欧亚的巨人了,也就永远不可能东山再起。普京对此十分清楚,他在“南奥塞梯”问题上毫不客气,在吞并克里米亚一周年纪念日与“南奥赛梯”结盟。现在东进还没有结束,乌克兰的争夺十分激烈。

  我在波罗的海三国当武官的时候,亲眼见证了这一变化。签署PfP之后,西方与俄罗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军事合作,却派出大量军事顾问团进入了波罗的海三国,免费提供了“四大军援项目”,即:“建立波罗的海国防大学、联合陆军训练中心、联合空域监控网和联合舰队”,并给波罗的海三国军士以上的军人到美国学习6个月英语的机会。英国为爱沙尼亚建宪兵部队,英宪兵司令三番五次亲临指导。我在爱沙尼亚当时听到西方宣传最多的就是“俄罗斯威胁论”,见得最多的就是西方各国军事指导顾问。在波海三国加入北约后,上述四个项目,三个项目由北约共管,而波海联合空域监控网干脆由美国直管,这不就成了美国监视俄罗斯最前沿的哨所了吗?

  因此,美国人的许多做法值得我们注意,比如从反导合作入手,掌握控制合作方的C4ISR;加强与合作方的联合作战能力;向合作方派大量军事顾问,建立军事基地,“临时”驻军等等。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