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海上战争?中国应做海上军事斗争准备

2015-05-26 10:08:00 环球时报 郭媛丹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您认为白皮书中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温冰:此次白皮书提出,实行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将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上,而2004年军事战略方针关于军事斗争准备基点的表述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

  最新表述少了4个字“条件下的”,在军事斗争准备基点却发生了质的变化。

  定位于信息化局部战争表明战争形态正向更高级的阶段发展,信息发挥主导作用而不再是重要条件,对战争致胜机理也随之呈现新的变化。

  环球时报:这种观念的变化会带来一系列连锁性反应?

  温冰:军事斗争基点是决定打什么仗的问题,只有把基点定准才能明确战争的性质、样式,特点,才能更好把握军事斗争准备的标准和方向,更好地牵引军队建设,改革和发展。

  基点调整会引起一系列变化,包括作战指导思想的变化,军事力量建设发展重点的变化等。比如,按照权威、精干、灵便、高效的要求,建立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

  环球时报:为什么海洋关系会成为重大利益关系之一?

  温冰: 这是和我们的国家利益拓展相适应的,海洋是我们重要资源宝库,我国可持续发展仍要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海洋,对海洋开发利用也越来越广泛,对海上通道依赖越来越大,海上安全在国家发展和安全大局中占有重要战略。

  环球时报:中国现在面临怎样的海上安全形势?

  温冰:我们面临的海上安全形势复杂和严峻,还有域外大国的插手,还有个别海上邻国的不理性行动,甚至是挑衅行动,中国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克制,目的是维护地区安全稳定,营造良好海上安全态势。

  环球时报:白皮书也说,建设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现代海上军事力量体系;突出海上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准备,中国是否要打一场海上战争?

  温冰:加强海上军事力量建设、维护海上安全是维护国家安全利益、维护地区稳定的客观需要。做好海上军事斗争准备,是有效应对复杂海上安全局势的必然要求,是为了防止一些突发事件升级为更严重事态。同时我们要看到加强海上军事力量建设,也是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需要,比如海军在亚丁湾护航,就是促进地区海上通道安全。

  环球时报:重大安全领域力量还谈到了太空和网络,这两者在2013年的白皮书中也有体现,这次和上次有什么不同?

  温冰:2013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关注到太空,网络对国际安全的影响。

  这次对这些重大安全领域的地位进行了明确界定,阐明了需要关注的重大问题。比如,密切跟踪掌握太空态势,保卫太空资产安全。在网络空间方面,遏控网络空间重大危机,保障国家网络和信息安全等。

  环球时报:近些年来,有些国家对中国网络发展提出了很多质疑,并认为中国军队对外实施了网络攻击。而这次白皮书中也将网络提及到一个新的高度,会不会带来新的质疑?

  温冰:经过近几年的发展,中国在维护重大安全领域具有一定能力。但和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和军事强国相比,在维护网络空间方面存在薄弱环节。我国是黑客攻击最大的受害国,在网络空间面临的挑战很严峻,应对网络威胁我们还需要走很长的路,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维护网络空间安全很重要途径之一是参与国际合作,大家一起来防止网络空间重大危机。

责编:周扬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