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总统:奥巴马不愿看到中美发生军事冲突

2013-11-12 08:44: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图为美国前总统卡特与本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温 宪】由美国前总统卡特设立的卡特中心11月11日和12日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在亚特兰大举办首届中美关系年度论坛,为纪念中美正式建交35周年拉开序幕。当地时间10日下午,卡特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谈到,历史上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常会发生剧烈冲突,但他希望美中关系不会发生这样的问题。这位见证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美国前政要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提问时说,美中两国合作既是机遇也是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10月1日这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采访中,出生于1924年10月1日的卡特先生很高兴地谈到这一巧合。当《环球时报》记者问及对中美建交的感受时,卡特说:“当我成为总统时,我被美中两国之间没有外交关系所困扰。我认为,是改变这一情况的时候了。如果美国和中国能够合作,将使西太平洋及亚洲国家的未来受益。当时做出与中国建交的决定在美国是很不受欢迎的,因为美国已与台湾形成同盟关系。我通过中间人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进行了秘密谈判。我们开始取得进展,因为我可以感到,在地球的另一端邓小平决定改变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而不仅仅是改变与美国的关系。因此,我们于1978年12月15日(时差关系,中国为12月16日)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宣布两国自1979年1月1日起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3天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开幕。所以我一直感到,美中两国建交与中国改革开放相得益彰。能够不断推动美中两国相互理解,我一直感到很高兴。人们必须认识到,美中建交35年在历史上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我们仍有许多方面需要相互了解。如何在一些问题上相互合作,如何使得世界其他国家受益?对美中两国来说,应对这些问题既是机遇,也是责任。我们应该抓住机遇,加强相互联系。”

  卡特在采访中说,他曾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一起在各个领域努力推动建立美中两国合作。卡特回忆说:“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正在白宫睡觉。大约凌晨三时,电话铃声响了,除危机时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我拿起电话,是我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他当时正在北京。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他说,我现在与邓小平在一起。我问他是因为有什么坏消息吗?他说,不是。是因为邓小平问你是否接受5000名中国学生到美国大学学习。我回答说,你就说我们可以接受10万中国学生。一些年以后,就已经有10万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了。这就是我和邓小平如何共同推动两国友谊的发展。”

  卡特回忆说,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他就曾因在美军潜艇上工作而到过中国。卡特很关心中国人民,几年前他还在埃默里大学授课,那里有很多中国学生。卡特中心也有中国实习生。卡特说:“作为前总统,我已没有权力,但我还是尽力消除两国间误解,以各种形式推动两国间的相互理解。这就是为什么卡特中心举办美中关系论坛。我们希望这一论坛每年举办一次。两国专家可以坐在一起,讨论我们的分歧何在,如何和平解决问题,如何增进理解。”

  卡特说,目前美中两国互有猜疑。美国在经济上有一些问题,常将这些问题归咎于别的国家,也曾就人民币汇率问题指责中国。美中应说服各自民众两国应为友好国家。卡特认为,两国领导人都认识到相互信任的重要性,而不应让基于地区问题或有时因所犯错误而形成的不信任逐渐加深。在这方面,他认为美国应负相关责任。卡特表示:“在南海及中日岛屿归属等问题上,我不同意美方所谓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紧张等言辞。我认为,我们应相信他国政府能够解决分歧。”

  在论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问题时,卡特认为,美中关系应继续保持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的精神,共同承担义务,也要认识到双方存在着分歧,并应接受这些分歧,“中国在政治、经济上是一个新兴大国,美国是一个既有大国,我们之间有许多不同之处”。卡特强调说:“在世界历史上,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通常发生剧烈冲突。我希望看到美中关系能够证明这种情况不会再次发生。”

  在卡特看来,中国与世界上许多国家有着良好的国家关系,而美国却没有,“中国对这些国家的理解强于美国,中国应与世界,特别是与非洲国家分享经济发展的经验”。他说,当今世界各国十分关切气候变暖和环境问题。他们都认为如果美国和中国在这些问题上合作,将是整个世界的福祉。美中两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些问题,但这些确是美中两国可以合作完成的大事。在谈到朝鲜核问题时,卡特表示,他密切关注着在北京举行的六方会谈的进展,六方会谈曾达成很好的协议,但没有贯彻执行。后来美国不愿回到六方会谈。卡特表示:“美国应回到六方会谈。我去年曾接到数个访问朝鲜的邀请,但白宫没有同意。”他认为,在朝鲜问题上,美国有很多事情可做,应与中国肩并肩共同努力。中国可以帮助美国更好地理解朝鲜,最终使朝鲜与美国达成永久和平条约。

  在谈到奥巴马的亚太战略时,卡特说:“1978年以前,美国与亚太地区国家就有很深的关系。美国与亚太地区国家的接触并非新事。美日之间有着安保协议,但我认为奥巴马总统不愿看到美中之间发生军事冲突。奥巴马总统和我的看法都是,让中国和日本解决这个问题,美国不要介入这些分歧。正如中国不会通过介入改变美国与委内瑞拉巴西尼加拉瓜巴拿马等国关系一样,美国也不应通过介入改变中国与其他邻国关系。”▲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