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帮东突祸乱新疆?美日土耳其纵容支持!

2013-07-04 08:25: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新疆通缉11名暴力恐怖案嫌犯">新疆通缉11名暴力恐怖案嫌犯

  【环球时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邱永峥 本报驻外记者 苏力伟 金丰 青木 柳直】占中国国土面积1/6的新疆是一块宝地,在这个多民族聚居地区,安居乐业是人们的共同心愿,但总有一股势力不断制造暴力恐怖事件,从事反华分裂活动。近年来,“东突”恐怖势力“阴魂不散”,与国际恐怖组织勾连,不仅严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也对其他国家的和平与稳定造成威胁,比如“东突”恐怖分子潜入叙利亚参战已有一段时间。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这“三股势力”不仅是中国,也是全球“公害”,但出于历史原因以及“对付中国”的现实要求,总有一些国家的势力在背后为“东突”撑腰。

  “世维会”在西方搭台唱戏,“东伊运”在东方遭到打击

  “新疆冲突:北京在外国寻找替罪羊?”当中国依法严打暴力恐怖犯罪时,“德国之声”7月2日竟这样为“东突”分子开脱。该报道混淆历史,称“东突”是新疆在历史上短暂独立时期的名字,并为海外分裂分子当起传声筒,称“新疆宗教自由遭到限制……”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就聚集着这样一群分裂分子,那里有自诩为“代表‘东突厥斯坦’人民最高利益”和“唯一合法最高领导机构”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世维会”),现任“主席”是曾号称“新疆首富”的热比娅。在“世维会”网站首页上,竟然荒谬地写着“东突厥斯坦自1949年以来被中共军事占领,首都乌鲁木齐,面积1828418平方公里”。该网站有英文、德文、法文、土耳其文、西班牙文、俄文、阿拉伯文、日文、中文和维吾尔文等版本。在德国,有一个名为“德国支持被威胁民众协会”的组织,总在背后支持“世维会”的活动,该组织以“反社会主义”闻名。此外,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事务专员勒宁也常帮“世维会”说话。

  众所周知,“世维会”是新疆“7·5”事件的主要策划者。而境外“东突”势力中最凶残、最具破坏性的恐怖组织是成立于1993年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伊运”),2002年9月11日,它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一名长期从事一线反恐斗争的中国官员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东伊运”是新疆面临的最直接、最现实的安全威胁。2003年12月15日,中国公布首批“东突”恐怖组织名单中就有“东伊运”,此外还有“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东突厥斯坦新闻信息中心”。近年来,在国际反恐行动中,“东伊运”遭到沉重打击,日子越来越不好过。2003年10月,其头目艾山·买合苏木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被巴军击毙。2010年2月,其继任者阿卜杜勒·哈克在巴北瓦济里斯坦部落区被炸死。《环球时报》通过独家渠道了解到,在巴军的强力打击下,目前,“东伊运”已被压缩至巴北瓦济里斯坦部落区的重镇米兰沙阿一带。

  为共同打击“三股势力”,维护地区安全和稳定,增强上合组织国家的凝聚力,中亚多国也与中方建立合作机制,共同打击“东突”恐怖分子。过去几年,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等国也顶着西方压力,遣返过“东突”分子或拒绝“东突”分子入境。

  “两泛”合流贻害新疆百年

  贻害新疆近百年的“东突”分裂势力,源自“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的“两泛”合流,两者均兴起于19世纪后半期。由于历史原因,长期以来“东突”组织大多在境外运作,活动分散,规模和影响都较小。但过去20多年,苏联解体、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以及“阿拉伯之春”等国际大事件,都让“东突”分子蠢蠢欲动,他们不再甘心一盘散沙的状态,与国际反华势力和恐怖组织勾连日益紧密,试图通过极端宗教活动、暴力恐怖行动分裂新疆。

  有新疆反恐怖方面的高级官员和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东突”形成有长期的历史与宗教背景,但这两年最重要的外部因素是“阿拉伯之春”的影响。中东国家的变化让部分试图分裂新疆的势力和个人看到“希望”,因此他们的暴恐阴谋与动作会增多。“当然,新疆的各方面政策也要根据现实变化相应地进行调整。”一名官员坦言。还有一名崔姓官员告诉记者:“千百年来的事实证明,分裂新疆的行动从来都不会成功,这就是新疆的现实。”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奥斯特洛夫斯基近日也表示,要把发生在新疆的暴恐事件放在“阿拉伯之春”范畴内研究,中国政府应尽早采取措施将其消灭在萌芽之中,不让“东突”等分裂势力猖狂作案、制造事端。

  西方势力长期支持,日本开始跳到前台

  “东突”势力“阴魂不散”的背后,离不开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纵容。盘点一下“世维会”的财路就会发现,其最大“金主”就是“美国民主基金会”。在“东突”问题上,美国、日本等国一直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无非是想把“东突”当成对付中国的一张牌。吉尔吉斯斯坦“消息”网站6月28日发表题为“谁在幕后支持新疆动乱”的文章称,“东突”正试图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而美国人也在挑拨当地的民族关系,“美国过去常对中国在新疆采取平息骚乱的行动说三道四,是因为该地区是美国的战略利益区,如果美国控制了这一地区,那么就可以直接进入欧亚心脏地区”。

  2012年4月,为配合“世维会”在日本举行大会,日本自民党公然在其党部成立“日本支持维吾尔国会议员联盟”,由该党议员古屋圭司任会长、安倍晋三任顾问。“德国之声”6月21日以“世维会主席热比娅:我们会抗争到底”为题报道了热比娅今年6月在东京的分裂言行。据报道,热比娅说,中国政府向各国发出22人“黑名单”,名单上她列在首位,现在很多国家拒绝他们入境,不能去伊斯兰国家,否则会被遣送回国,不过,西方国家一直允许他们入境。

   “东突”分子热比娅的言行旨在破坏中国社会的稳定,但西方却别有用心地提名她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2007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还在捷克见了热比娅,称她是“维吾尔族最优秀的代表”,这无疑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新疆“7·5”事件发生后,美国给热比娅机会,让她在华盛顿召开记者会混淆是非。中国反恐问题专家李伟7月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国反恐措施的打击下,现在境内没有成形的“东突”组织,但有分散的暴恐团伙跟境外势力密切联系。他还表示,热比娅可以说是“东突”投靠欧美势力的最大头目,她所在的“世维会”总部在德国,她本人长期在美国活动。

  有必要让民众提高警惕

  美德日等国的一些势力帮着“东突”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而土耳其这些年成了“东突”培养“精神领袖”和骨干分子的大本营。目前在土耳其正式注册并活动的“东突”组织主要有:“东突基金会”、“东突移民协会”、“东突互助协会”、“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东突青年协会”、“东突妇女联合会”、“东突文化与团结协会”等。土耳其同情和支持“东突”组织的社会势力主要三类:一是某些政治宗教势力,其中有貌似温和的教派组织甚至直接帮助“东突”恐怖分子成立组织;二是作为支持和参与“东突”反华分裂活动的传统社会力量“泛突厥主义”势力,例如“民族主义行动党”、“大团结党”及“理想主义之家”等组织的激进分子,他们对凡有突厥语民族的国家或地区发生的事件都表现出极大的关注,曾有不少成员参与车臣和科索沃战争;三是某些民间组织,例如近年来十分活跃的“人权、自由与人道援助基金会”。

  尽管土耳其驻华大使馆官员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多次表示,中土之间有情报交换和人员交流等反恐合作,但多位涉及反恐事务的中国高级别官员向记者表示:“土耳其政府对‘东突’事实上是不作为的,比如说公安部通缉的多名重要‘东突’分子,土方以他们在土耳其‘没有任何恐怖嫌疑活动’为由,拒绝将他们逮捕引渡。土耳其这么做是有一贯的历史原因,但这种做法迟早会殃及自己!”

  《环球时报》记者曾在也门首都萨那采访时了解到有关“东突”的信息。在被美国视为“恐怖分子摇篮”的英曼大学,每年至少有十多名“东突”分子在这所宗教学校学习,他们最终的目标是潜回新疆。对于这些潜在威胁,新疆普通民众知道的并不多,因为“7·5”事件后,地方政府和民众“全心投入经济建设”。有负责反恐事务的自治区干部感慨地说:“一味地认为经济建设可以解决新疆的暴恐问题,这是认识不深的表现。”这名常年战斗在一线的反恐官员表示,自治区应定期公开暴恐阴谋,公布境内外恐怖组织和人员的“黑名单”,既可以震慑分裂恐怖分子,还能让民众提高警惕。

  在德国,一名在慕尼黑经营餐饮业的维吾尔族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些“疆独”组织常要求他参加集会,宣传中国政府如何搞镇压,如果不支持他们,就会受到指责。但他知道,新疆近年来经济发展快,各方面都在进步。以前公开支持“疆独”活动的德国绿党,近两年也很少再为“世维会”和热比娅捧场。柏林多名绿党成员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在应对民族问题和人权方面取得进步”。德国洪堡大学国际政治学者霍尔特曼7月2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中国在打击边疆恐怖主义上卓有成效。他认为,中国近来将打击恐怖分子的信息公开化,也在一定程度上消除着西方对中国的疑虑。

责编:刘昆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