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谈2018中国崛起:经略南海重在三个排序

2017-12-26 08:21: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看未来:国际两极格局提供机遇

  控制拓展速度至关重要

  环球时报:今年秋天,中共十九大的召开受到国内外关注。新时代的中国,在外交上会有哪些变化和调整?

  阎学通:我读十九大报告外交政策相关内容的体会是,其基本是以往五年对外政策的集合与继续,并没有重大调整。我国外交政策调整始于2013年,当年的周边外交工作会议是从韬光养晦转向奋发有为的标志性会议。例如,当年提出的“亲诚惠容”理念在十九大报告中保持下来。虽然今后五年的外交政策将是以往五年的继续,但由于形势变化,每年的具体政策会有所微调。例如,美国刚将中国定位成战略竞争者,中国也只能进行相应调整。

  环球时报: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中国也乐意提供“中国方案”,当下的国际格局和形势给新时代的中国带来了哪些机遇?

  阎学通:中国当前面临的最大机遇,是特朗普政府不愿承担国际领导责任及其对外政策的不确定性。美国虽然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是否愿意按照报告制定政策还不一定,美国是否恢复以往那种对盟友的支持还有待观察。美国弱化对盟友的支持,这对拓展我国海外利益是有利的。

  与此同时,我们需要防止冒进政策。印尼雅万铁路和“中巴经济走廊”遇到的问题提醒我们,要控制拓展速度。我国是世界第二大国,但与美国的实力差距还很大。如果美国没有领导全球治理的实力,我国更满足不了这个责任。我国实力能支撑为东亚提供地区治理方案,但尚无力支撑全球治理的方案。国际格局两极化是个机遇,防止拓展速度过快是利用好这个机遇的先决条件。

  环球时报:“新时代”会对台海或者解决台湾问题有什么影响?

  阎学通:虽然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但统一台湾的物质条件已经具备。能否统一不是物质力量是否具备的问题,而是一个战略选择问题。我在2008年时曾为错误预测台海会发生军事冲突道歉,并且预测其后8年没有发生军事冲突的危险。历史证明,预测台海不发生军事冲突是容易准确的,因此我预测2021年之前台湾问题不会解决,台海也没有战争危险。特朗普和蔡英文按规定都可执政到2021年初,从目前看,他们不太会搞宣布“台湾独立”的活动。

  环球时报:中国在强大,影响力也在变大,最近,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加拿大等国都有声音指控“中国渗透”,这是“中国威胁论”2.0版吗?

  阎学通:“中国威胁论”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是担心中国低价商品的竞争,后来担心中国的军事政策,再后来担心中国的金融竞争,这次是担心思想和价值观上的影响。随着中国实力地位的上升及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扩大,中国在文化、价值观、思想观念上的影响力必然上升。但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些人不愿意看到这一现象,力图阻止。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大国崛起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战略竞争和利益冲突,这种冲突不会局限于物质领域。

  已经有学者预测2018年可能会在更多国家发生反华事件,我持相同看法。崛起是一国利益向外拓展的过程,由于利益关系的零和性,引发冲突是必然的,而非意外,学术上称为“崛起困境”。制定外交战略就是要考虑利益拓展和利益冲突之间的平衡,即利益拓展速度和国际反弹之间的平衡。这是一个动态过程,没有一定之规。决策是艺术,不是科学,但对政策进行科学研究可以提高决策的艺术效果。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