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积极应对北约介入亚太 中国需早做谋划

2017-11-03 08:20: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积极应对北约介入亚太

  王义桅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亚洲之前,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造访日本和韩国,在朝核问题上先声夺人,表示将向各国施压共同制裁朝鲜,以解决朝鲜对全球造成的安全威胁。为何在曾喊出“北约过时论”的特朗普上台后,在跨大西洋关系龃龉不断的情形下,北约要在亚太地区替美国操心呢?

  其实,北约的举措不过是前些年的延续。当奥巴马时期美国高调重返亚太时,北约通过积极配合美国的战略,试图在世界关注焦点地区事务中显示存在,努力寻求介入亚太事务的渠道,推进战略转型,实现走向全球的愿望。

  北约介入亚太事务的标志性举措,是2013年4月23日北约各国外长发表谴责朝鲜挑衅行为的单方面声明。这是当年春节期间朝鲜第三次核试后,北约就朝鲜半岛局势发表的第二份声明,非同寻常。同月,时任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访问日韩,就包括朝鲜半岛局势在内的亚太热点问题与全球伙伴进行协商。

  笔者当年曾应北约战略与新兴安全研究部邀请访问北约总部,并与该部五位负责为秘书长起草北约介入亚太事务报告的职员进行座谈。对方重点询问了中国对北约介入亚太事务的看法,反映出北约高度关注亚太事务,正寻求突破口。

  北约为何急于介入亚太事务?求生存,谋发展,是北约诞生以来两大主题。冷战结束以后,合法性饥渴成为北约永远的痛。近年来,随着美国重返亚太,北约目光也开始转向亚太。从消极方面讲,北约挤进亚太事务,是为求生存,有所作为;从积极方面讲,是为谋发展,推行“全球北约”战略的重大尝试。

  冷战结束以来,“要么走出传统区域,要么卷铺盖回家”成为北约的咒语。2014年底,北约从阿富汗撤军。北约希望以积极应对亚太安全挑战,作为后阿富汗时代北约有所作为的战略新方向。此番介入亚太事务,正是在美国重返亚太、亚太成为全球关注焦点的情形下,北约顺势而为的重大举措。

  除了增进合法性考量外,北约介入亚太事务也是美国力推的结果。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当年公开表示美国重返亚太并非孤立而为,将携欧重返。欧盟有22个成员国是北约成员国。北约的欧洲成员国经费削减,使北约对美国依赖加大。美国希望引进北约使亚太事务国际化,因而也力推北约介入。

  北约一直以世界上最大的军事组织而自豪,冷战结束后又自诩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多边安全组织。其介入亚太事务的主要手段是与日韩澳新蒙等国的全球伙伴计划,主要思路是输出多边安全理念。针对中国强调的反对亚洲领土、主权争端国际化,北约的欧洲成员国积极推动北约向亚洲国家灌输多边安全理念,在危机管理、冲突预防、安全共享方面展示北约的价值观。

  北约寻求介入亚太事务,自知绕不开中国,因此对中国依次有三方面诉求:底线是中国不反对;进一步是希望取得中国的同意和谅解;可能的话寻求与中国合作。新加坡每年一次的香格里拉安全对话,北约近年均派遣军事委员会主席或其他高级官员前往,同中国代表进行双边会谈,通过多边场合突破双边对话层级。不排除未来北约推广香格里拉模式的可能。

  北约介入亚太事务对我国无疑弊大于利。弊在增加了美国的筹码,导致亚太事务进一步国际化、复杂化,会激发一些亚洲国家争取北约支持的局面,甚至加大安全事务的意识形态化。利在北约成员国中有我国不少友邦,可以以欧制美,为中国战略运筹外交资源提供更多选择。北约的理念也有用来敲打日本右倾、菲律宾和越南挑衅的积极因素,关键是利用好、引导好,趋利避害。

  事关北约合法性,并为美国力推,北约介入亚太事务似难通过阻挡或忽视处置。我们需积极应对,早做谋划。▲(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让·莫内讲席”教授、欧盟研究中心主任)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