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激辩未来在亚洲角色 反对党强调中国重要性

2017-10-17 08:16:00 环球时报 李锋 分享
参与

资料图:美日澳空军演习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李锋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欣】澳大利亚政府将于本月底公布外交政策蓝图,为未来10年该国与世界的互动制定指导方针。澳大利亚联合新闻社16日报道称,澳政府和反对党工党当天就该国在亚洲的角色提出针锋相对的政策愿景。澳外长毕晓普称,“亚洲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取决于以美国为中心的同盟和安全关系体系”。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则强调在世界动荡的背景下澳中关系的重要性。如何在中美之间平衡或选择,一直是澳大利亚面临的难题。澳前驻华大使芮捷锐15日给出的建议是,澳美军事互通讲得通,但外交政策方面不一定非这样。“美国在亚太的相对衰弱是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制定的大环境。这应该是澳大利亚外交白皮书的出发点。”

  澳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激辩发生在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2017年全国会议上。外长毕晓普批评工党威胁取消对“新科伦坡计划”的资金支持是“倒退”之举,强调澳大利亚不会向他国输出自己的决定。澳大利亚联合新闻社评论说,这番言论显然是攻击工党最近的外交政策定位。2014年启动的“新科伦坡计划”规定,在5年内投入1亿澳元支持18至28岁的澳大利亚大学本科生赴亚洲国家和地区进行学习或实习。毕晓普称,该地区国家都承认,这是澳大利亚政府为培养亚洲素养以及加强与亚洲接触所进行的最重要投资之一。她批评工党提出的未来亚洲政策没什么内容。

  上个月,工党公布该党的新亚洲政策。据澳大利亚SBS网站报道,工党影子财长鲍文在悉尼对亚洲学会发表演说,称亚洲经济正在改变,但澳大利亚政府没跟上脚步。该党的未来亚洲计划是府院联动框架。他表示,工党支持澳大利亚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强调该计划将有深远的影响。工党领袖肖滕当时说,特恩布尔政府的亚洲政策“过于小心谨慎”,澳大利亚需要加快这一进程,以确保澳在亚洲的崛起中能够获益。

  16日,面对毕晓普的批评,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影子外长黄英贤在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会议上针锋相对地回应说,澳大利亚发展与美国和中国关系的起点不应该是他们在世界的地位,而是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要正确了解亚洲,必须正确了解中国。”黄英贤在演讲中敦促澳大利亚不要低估“一带一路”倡议的经济影响力和战略效力。她认为,该倡议是中国经济增长和变革不可或缺的要素,也是应对全球和地区基建赤字的手段。

  《悉尼先驱晨报》评论说,即将发布的澳大利亚外交白皮书制定的背景是,澳大利亚如何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南海局势、反自贸情绪以及全球恐怖主义的挑战下前行。今年3月,毕晓普做出史无前例的举动,下令暂时召所有驻外大使回国3天,目的是协助制定该国新外交政策的“最后部分”。美国彭博社称,这显示澳面临的地缘政治挑战有多么艰巨。毕晓普当时告诉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传媒集团,在全球面临严重不确定的时代,“我们要制定的是一个全面的战略框架,这样就可以积极塑造我们的国家利益并施加影响,而非事情发生后被动地应对”。

  在前一段时间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也谈到该国在中美之间的选择难题。他说,在中美建交后的30年中,澳大利亚不需要选边站,因为这两个国家尚未成为战略对手。时任总理约翰·霍华德因此能够向北京保证,即便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牢不可破,澳大利亚也不会把矛头指向中国。这使澳大利亚能够左右逢源,“靠中国发家致富,靠美国确保安全”。但自从2011年1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堪培拉宣布重返亚洲政策,霍华德的政策就彻底不灵了。“从那时起,我们一边试图让美国人相信澳大利亚支持美国反对中国,一边试图让中国人相信我们不会那么做,实际上澳大利亚一直在中美之间左右为难。”

  休·怀特认为,实际上,是否必须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几乎和澳大利亚无关,而是取决于中美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和中美要求澳大利亚做什么。他举例说,澳大利亚同意美国海军陆战队进驻达尔文,但否认针对中国。澳大利亚加入亚投行,但避免任何对“一带一路”的背书。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事实就是,澳大利亚在作出任何支持美国的决定时都要看北京的脸色,反之亦然。”竞争越激烈,澳大利亚面临的选择就越艰难。

  澳前驻华大使芮捷锐15日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撰文说,澳大利亚现政府应对中国所表现出的不确定和怯弱,是基于对中国的战略不信任,因此对“一带一路”倡议感到困惑。但澳大利亚政府从未解释过,中国的战略威胁到底是什么。他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基于战略中立,在支持这些倡议是否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问题上放开心态,不要总盯着美国的立场。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