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军非法滞留这么久 是在等解放军送行?

2017-08-07 08:06:00 侠客岛 分享
参与

  原标题:【解局】印军非法滞留这么久,莫非是在等解放军送行?

  中印边境对峙事件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昨晚,“印度总理莫迪称希望通过谈判对话解决边境问题”的消息也一度刷屏,之后则被证伪。

  大家都知道,印度现在正在国际上大造舆论。其理论也相当多变,从印度是“受害者”,到对峙地区“有争议”;从替不丹出头,到双方应当同时撤军,不一而足。

  最近中国的各部门都在密集表态。但我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印度的理论和动机、心态与权谋。

  勾勒

  通过外交部8月2日公布的《立场文件》,我们大约可以勾勒一下此次事件的全过程。

  其中非常引人瞩目的一点在于:虽然修路是中方在自己领土上的正常活动,但是基于对印方可能的敏感与反应,中方在5月18日(动工前一个月)、6月8日(动工前一周),两次就修路一事,通过边防会晤机制向印方提前作了通报,但是并未得到印方反馈;

  不仅没有反馈,印度边防部队270余人直接携带武器、连同2台推土机,在多卡拉山口越过锡金段边界线100多米,进入中国境内来阻挠中方的修路活动。

  刚开始,双方都未将此公之于众。岛叔分析,大概部分原因是6月22-23日,核供应国集团(NSG)要在瑞士伯尔尼举行年会,印度仍对非《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缔约国申请加入NSG问题的讨论结果有所期待;直到26日莫迪访美,此事才公开。至于原因,岛文之前已经有过分析了。

  那么,中方越来越愤怒的原因是什么呢?不仅是印度到现在都未撤出,而是从中暴露出的“目的”。

  表面上看,印度是为了辩护“非法入境”。实际上,却借此故意否定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以下简称“1890 年条约”),制造出洞朗地区的“主权争议”;借着替不丹“出头”,来替不丹主张洞朗的主权归属,以此掩盖其不希望洞朗被划为中方的目的。同时,印度越来越担心中国和不丹的边界谈判即将完成,借此机会打入楔子,并防止不丹对印度的离心倾向。

  还不止于此。

“关切”

  印度对自己行为的首要辩解,是对中方修路有“安全关切”。此言看似有道理,不少民科们的文章中也大量谈到“中国修路如何切断印度看重的西里古里走廊”。

  但问题是,一旦有“安全关切”就可以随意越过已定界,进入其他国家的领土吗?照此逻辑,莫迪政府上台以来,印度更是加紧在中印边境地区大量修建基础设施,基于这种安全关切,是否中方也可以进入印度领土,阻止印度修桥建路?

  以此作为理由,无疑凸显出印度在南亚地区长期称霸所形成的霸权思维。只要涉及印度利益,印度就可以不顾国际规则,大胆干涉其他国家。

  比如,2013年7月不丹大选前,印度赤裸裸地宣布停止对不丹家用煤气和柴油的补贴,立即使当时执政的和平繁荣党落败。前首相吉格梅不过是扩大了不丹在国际社会的存在度,并且和中国总理会面,就已经让印度决心“痛下杀手”。

  同样,2015年9月尼泊尔通过新宪法后,印度为了支持马德西人(取得尼泊尔公民资格的印度裔)的政治诉求,要在与印度接壤的特莱平原建立一个马德西人的邦;为此,印度不惜采取“半禁运”的方式,使得尼泊尔举国陷入油气荒,迫使尼泊尔“弃印投华”,转而与中国签订协议输入油气。

  长期以来,印度为了“安全关切”在南亚肆意干涉其他小国,国际社会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这次印度“安全关切”到了北方的大国。如果中国继续纵容印度的这一先例和借口,那么将会为地区稳定留下巨大隐患。

CNN视频:边境地区印度炮车穿梭

  辩解

  印度还辩称洞朗是不丹领土,至少是“中不争议领土”。如此一来,印军就不算“入侵”中国了,而只能算是“入侵”不丹了。由此,外秘苏杰生主张中印军队“同时退出洞朗地区”。

  但问题是,洞朗一直处在中方实控,即便不丹也对此甚为明了,双方对两国边界是存在共识的。退一步讲,即便洞朗属于中国和不丹的争议领土,那么也是通过中国和不丹进行谈判,以确定最终的归属。中不边界是两国之间的问题,印度没有权利介入并阻扰,这是对不丹主权的侵犯。

  印度又换了个理由,说中、印、不三国的交界点在巴塘拉,而不在吉姆马珍山,直接把三国交界点往北移动数十公里,将多卡拉放在了未定界内了,这样印军就不算“入侵”了。

  事实上,印度外交部长的这一说法,是127年来的首次。依据1890年条约的第一款规定:“藏、哲之界,以自布坦交界之支莫挚山起,至廓尔喀边界止,分哲属梯斯塔及近山南流诸小河,藏属莫竹及近山北流诸小河,分水流之一带山顶为界”(支莫挚山即今吉姆马珍山)。此段边界线走向条约叙述清晰准确,实地边界线沿分水岭而行,走向清晰可辨。

  印度学者们则辩称,1890条约依据是的是分水岭(watershed principle)原则,而当时英属印度和中国的边界划分,依据是连续的最高山脊线(highest continuous mountain ridge line)来确定。

  换言之,印度认为,一定是条约把地名写错了,最合理的要写巴塘拉。换言之,为了自己的利益,印度可以不承认白纸黑字,管他什么条约规定。

  之后,印度又说,中印锡金段边界并没有确定。用印度前驻华大使康特的说法,“我们认同锡金段边界的基本走向没有争议,边界线将以分水岭为准,但在三国交界点问题上,我们从来没有共识。……到了确定三国交界点时,不丹也要包括进来”。其理由是,中方自己都说要实现“锡金段的早期收获”,就是没有确定边界,所以才会说“早期收获”嘛。

  而事实是,中印双方在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中探讨在锡金段边界实现“早期收获”时,主要的考虑是,锡金段边界已由1890 年条约划定,且该条约由当时的中国和英国签署,中印应该以中国和印度的名义签订新的边界条约,以代替1890 年条约。以中印名义续订条约,丝毫不应该影响中印边界锡金段的既定边界性质。

  同样,印方主张要将不丹包括进来以确定三角点的位置,就显得更加滑稽。按照国际惯例,只有三国中各自两两分别确定边界了,才可能确定出三国交界点。如何可能一步登天,不各自划定边界就希望确定三国交界点,这不是开玩笑么?

  总之,印度陆续拿出了几个方面的歪理,表面看是试图辩解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实则是将洞朗炒作成争议区,将白纸黑字的三国交界点吉姆马珍北移至巴塘拉。个中用心真可谓良苦,甚至不惜以冒险主义的方式来挑衅。只是,印度能得逞么?

方法

  7月下旬,在东南亚的外交部长王毅就对峙事件表态:“这个问题是非曲直十分清楚,就连印度的高官也公开表示,中国军人并未进入印度领土。也就是说,印方承认进入了中国领土。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那就是老老实实地退出去。”

  不过,以印度的“精明”和“小心思”,怎么会干净利落地退出呢?印度的媒体倒是给政府提供了两种思路。

  一是“拖字诀”。等待雪季到来,双方都不得不自然撤离。如此一来,对峙自然“不复存在”‘;

  另外一种办法,是让不丹军队代替印军前来对峙。这是个天才且不错的想法。只是,一方面不丹也不会愿意,而且也不一定敢;另一方面,如果不丹军队久待,中方同样面临着一个挑战:洞朗被真的当作“争议区”了。

  8月2日中方发布立场文件后,印方反而开始言必称“和平”了。只是,如外交部发言人所言,从6月18日印度派遣武装人员和装备越界阻挠开始,印军非法滞留、后方整修道路,囤积物资、集结大量武装人员、炮制各种理论,都“绝不是为了和平”。

  首先不请自来,之后不退出,这是要等着解放军送行的节奏?

  “近日,西藏军区某部在海拔4600米某高原演训场,组织火箭炮、加榴炮等炮兵分队,跨昼夜进行多弹种精确打击实弹演练”。目前来看,国防部的态度是“中方一直保持克制,但不会永远保持耐心”——谁知道解放军的耐心到底是多少呢?

  

  文/林民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