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建军90周年:空军前辈及专家回忆早期历史

2017-07-21 13:57: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本文有删减)

  中央军委航空局组建始末

  据空军早期历史当事人方槐回忆:

  1949年初,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先后胜利结束,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大部被我军歼灭。人民解放战争即将在全国取得胜利,建立人民航空事业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为歼灭残敌,保卫新中国的需要,党中央即着手进行军委航空领导机构组建工作。中央军委贯彻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指示,1949年3月30日,任命常乾坤为中央军委航空局局长,王弼为政治委员,并任命了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统管航空业务的办事机构——中央军委航空局在北平(后改北京)的灯市口同福夹道正式办公。当时局里还没有成立党委,只成立了局机关临时党支部,接受军委机关党委指导。当时我任支部书记,委员有朱火华、王涛、韩志明、伊琦,后又增加刘德深、安志敏。

  航空局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主要的工作任务是组织接收国民党遗留的机场、航空设备,收留旧航空技术人员;组织修复航空工厂,并尽早恢复生产;加强机场管理,开辟空中航线;加速培养航空技术人才,为正式组建空军创造条件等。

  在航空局存在的短短7个多月时间里,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精神,主要做了以下几件事:

  第一件事是组成航空接收组随军南下。局里抽调了吕黎平、蒋天然、张孔修、丁园、张开帙等一批干部,组成航空接收工作组,随解放大军前进,分别赴华东、华中、西北地区,接收国民党空军留下的基地、设备、器材、人员等。

  第二件事是建立各地区的航空办事机构,就是在各大区建立航空办事处或航空处。计有:1949年4月1日在北京成立华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由方华任处长;7月在武汉成立华中军区司令部航空办事处,由张孔修任主任,程启光任政治委员;9月1日在上海成立华东军区司令部航空处,由蒋天然任处长,王集成任政治委员;11月在兰州成立西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由赵光远任政治委员兼处长;1950年1月,在沈阳成立东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由王海清任处长;同年1月22日,在重庆成立西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由余非任处长,夏屏西任政治委员。与此同时,还在天津、徐州、青岛、杭州、南京、张家口、太原等地建立了航空站。

  航空办事处机构在当时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各该地区国民党空军和民航人员的接收、安排和处理;航空器材、物资的清点、登记和分配使用;恢复修理厂(所),维护各类航空装备,恢复通信、导航设备;组建航空站、接送飞机以及完成其他有关航空事务的工作。

  第三件事是开辟空中航线。为支援人民解放军进军西北、西南,经中央军委批准,开辟了几条主要航线。当时除东北的空中航线较有保障外,其他地区有的机场被破坏得很厉害,必须进行大量的修补工作。开辟新的空中航线,对航空局来说是一件新任务,我们还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因此困难不少,截止1949年10月,先后开辟了北京——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苏联赤塔;北京——太原——西安——兰州——迪化(今乌鲁木齐);北京——石家庄——开封——武汉;北京——济南——徐州——南京——上海等新的空中航线。在这期间还执行保障了几起重要的专机任务,如接送新政协代表在北京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

  第四件事是组建一支担负北平防空任务的战斗飞行部队。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5月4日,国民党空军6架B-24重型轰炸机,对北平实施空中袭击,空袭敌机8时57分采取低空进袭南苑机场,集中对刚刚恢复维修工作的航空修理厂和宿舍区进行轰炸。这次空袭对刚解放的北平人民和我们党的领导机关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为防止敌人从空中破坏,保卫北平的安全,保证全国新政治协商会议的胜利召开,军委周恩来副主席指示:把能作战的飞行员调来,组织起来,在北平组建一支能担负起防空任务的作战飞行队。你们回去后拟定一个计划向军委报告。经常、王局首长审批同意,于7月7日正式向军委提出报告。得到批准后,航空局于7月31日至8月8日召开了工作会议,研究决定飞行队的组成人员,其中有徐兆文、赵大海、杨培光、阎磊、谭汉州、刘卓生、毛履武、任永荣等战斗机飞行员,有王玉珂、邓仲卿等飞蚊式轰炸机飞行员以及运输机飞行员谢派芬、杨宝庆、徐骏英等,后来因任务需要,又从东北航校调来孟进、林虎。飞机有P-51作战飞机10至12架,蚊式轰炸机2架(原预计3架,因上海修理厂修的一架在试飞时发生了事故而未用上),B-25轰炸机1架,此外,还有两架C-46,两架PT-19,两架L-5以及C-47、AT-6、PT-17等飞机各1架。飞行队下设3个飞行分队,一个机务分队。从9月5日起,以2至4机正式担负起北平地区的防空值班任务。

  第五件事是组织新中国开国大典的空中受阅。1949年8月下旬军委航空局接受开国大典的空中受阅任务后,于1949年9月1日开会布置任务和人员分工。受阅总的组织计划由我负责,并选调飞行员;拟定编队的编组,按各个编组的不同机种拟定各机组的训练计划,我还同安志敏、刘善本进行领航计算;根据各种飞机的性能拟定起飞、出航、集合、出发进入航线的时间,各型机(组)通过天安门速度、高度等。各机(组、分队)按上述要求由飞行队徐兆文负责组织训练。全日使用跑道、各型机的开飞、结束时间由徐兆文安排。后因徐兆文在飞行事故中负伤住进医院,又从东北航校飞行战斗训练大队调来邢海帆代理徐的工作。受阅部队的一切地面组织指挥和保障工作由华北军区航空处的油江统一负责。航空局作教处的李裕担任受阅训练和正式受阅的机场塔台指挥,同时协助徐兆文(后是邢海帆)机场战斗值班的塔台指挥。

  由于我的工作责任在身,在聂总处我当面请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通过天安门上空的高度问题,一个是政治安全问题。第一个问题,聂总同意我问在座的那位苏联空军中将。我向他请教,苏联十月革命节阅兵时空中机群通过红场上空的高度怎样规定的?他告知说,是根据飞机下滑的安全系数来定的,飞机万一在天安门上空发动机停止工作,能在这高度上滑行离开天安门和居民区,不伤害人民群众为原则。关于第二个问题,为防止重大政治事故,保证中央领导同志和开国大典的安全,我请示受阅飞机有武器装置的只留几架担任机场战斗值班装实弹,其他飞机装哑弹;没有武器装置的飞机,进行安全检查,不许带任何可抛出机外伤害地面人员的物件等,同时还选派了一些同志上C-46飞机作为安全保障人员。机务分队的负责人刘平凡、于广昌亲自检查每一架飞机,将装有机枪的换上哑弹,弹仓检查后“封死”。

  1949年9月23日,空中受阅梯队第一次通过天安门上空作受阅航线试飞预演时,正值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代表们听到上空有飞机通过的声音,担心是国民党飞机来扰乱,关切地询问哪里的飞机?周恩来副主席当即告知代表们,这是我们人民解放军自己的飞机,他们是保卫我们政协会议的,还准备参加开国大典的空中受阅。代表们听到是我们解放军自己的飞机时,心情都很激动,他们对新生的人民空军表示敬意。

  我作为一个老飞行员也参加了空中受阅的飞行,心情格外激动。我是党和人民军队培养长大成人的贫农孩子,1938年党中央派我去新疆学习航空技术,今天驾驶飞机,庆祝新中国成立的开国大典,通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毛主席、朱总司令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心情怎能平静。

  空中受阅结束后,小型飞机还担负了空中摄影和散发传单的任务。我与领航员曲衍椿负责天安门广场和前门外一片散发传单,我还带着电影摄影师在天安门广场上空拍摄开国大典盛况。安志敏、杜道时、任永荣也担负了从空中散发传单的任务。受阅任务安全顺利完成后,受阅的全体空军战士应邀参加了开国大典的盛大招待会,党和国家领导人给我们很高的评价,大家受到很大的鼓励。

  第六件事是设计人民空军的军徽、机徽和空军男女指战员服装样式。这是7月间一次军委星期六的办公会议上,聂代总长提出来的。朱总司令指示过,设计军种标志和服装时,要根据各军种的特性,有所区别。

  军委航空局指定我牵头,负责组成设计组。我与安志敏商量选人组成两个设计组,一个是由我直接负责的军徽、机徽标志组,成员有张成中、李裕、姚维涛等,并请刘善本、杜道时等提供意见;一个是由安志敏负责的服装组,成员有韩志明、伊琦、王健等。

  为设计出人民空军的军徽、机徽,我们到处收集各国空军的标志样品,对当时所能找到的制式样品都进行了研究。制成样品后,报刘亚楼司令员和局领导审评。刘亚楼司令员看后向我们提出:空军是新建立的一个军种,是在陆军的基础上开始建立的,还很弱小,不要太露锋芒;机徽有和美机相同之处等。我向他及局领导说明:我机是红五星,星中有中文“八一”字样,美机是白五星,在星左右代表机翼的“带”,我机是红带金色边,美机是蓝色,完全可以区别。与苏机也有区别,苏机是红五星,没有其他配衬。刘亚楼听完后表示认可。他同时还审查了军装制式样品,表示同意上报军委。军委在一次办公会上,朱总司令、聂代总长亲自观审了人民空军的军徽、帽徽、机徽图案,由王健、高伯陶分别试穿男、女服装后,当即批准使用。在开国大典时,人民空军指战员首次使用了新设计的军徽、帽徽、机徽标志和服装,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第七件事是筹建人民空军的领导机关。正式成立空军,第一步的工作是组建领导机构。中央军委决定调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的机关改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领导机关。

  1949年7月10日,毛泽东主席给周恩来副主席的信中,正式提出组建人民解放军空军。11日,党中央书记处召见当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司令员的刘亚楼同志,责成他负责正式组建人民解放军空军的任务,并要刘亚楼提出空军主要领导成员的人选名单和空军领导机关组成的方案报中央军委。刘亚楼即向当时在北平的中央军委领导同志邓小平、罗荣桓、聂荣臻等报告请示。接着又向军委航空局常乾坤、王弼传达了党中央的决定和军委领导同志的指示,并在他们的住处召集小型会议,商议有关正式组建人民空军的几件大事。参加会议的除常、王局领导外,还有薛少卿和我。刘亚楼首先说: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要正式建立人民解放军空军,要我负责搞个计划报中央军委。现在我们还没有什么组织名称,我请你们一块开个小会,就叫党小组会吧,商量一下先要办几件什么事。刘亚楼向我们传达了党中央的决定和军委领导同志的指示精神后提出:向中央军委请调空军的领导干部;建立空军的领导机构;组建新的航空学校;拟定请苏联援助的意见等。刘亚楼提出要尽快办好的几件事:

  一是由刘亚楼自己提出,向中央军委请调肖华同志来空军工作,并要求我们向他提供各野战军中有相识且合适的同志的名单。他说:从各野战军请调的干部,主要是团、师、军级,年龄要小一点,身体要好,要有点文化水平等。为妥善调配干部,他还提出成立一个干部调配小组,负责调进干部的事宜。二是向中央军委请示,调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机关改建为空军的领导机关,同时请调第4野战军后勤6分部改建为空军的后勤机构。三是向中央军委申请从各野战军部队中选调飞行学员和机械工程技术学员,组建新的航空学校,并拟请派一批人去苏联空军学校学习。四是向中央军委提出,准备去苏联请求援助的意见。刘亚楼最后说:他的办公地址就在军委航空局。在刘亚楼的主持下,经过几天日以继夜的工作,拟定了组建人民空军的初步方案和空军领导成员的配备意见。在此过程中,刘亚楼曾多次向毛主席、周副主席等中央军委领导同志面谈组建空军的重大问题。

  1949年7月26日,中央军委办公会议上决定调人民解放军第4野战军第14兵团的机关和军委航空局合并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领导机关。8月1日,中央军委令第14兵团机关(司、政、供、卫各部和警卫分队等)由武汉来北平待编。19日,14兵团机关2000多名指战员在该兵团司令部参谋处长何廷一、政治部组织部部长王平水率领下乘火车抵北平,进驻南苑。我和姚峻前去欢迎他们成为人民空军第一代的领导机关。何廷一、王平水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交谈时我提出,目前机关部队除进行思想政治、时事政策教育外,要拿出一定的时间进行航空知识教育,他们表示同意。报领导批准后由我负责具体组织。1949年10月间,兵团机关与军委航空局在北平灯市口6、7、8号合署办公。

  1949年10月25日,中央军委任命4野第14兵团司令员刘亚楼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第13兵团政委肖华为空军政委,2野第17军军长王秉璋为空军参谋长。11月11日 军委航空局撤销,虽然只有7个多月的时间,但它完成了党和人民的委托。

  (本文有删减)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