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记者:别再做美国棕皮肤的小弟,我们必须向中国学习!

2017-07-11 08:13:00 环球时报 里格伯托·提格拉奥 分享
参与

资料图:美菲军演

  菲律宾《马尼拉时报》7月10日文章,原题:放眼领土争端之外,我们必须向中国学习 笔者坚信历史将判定杜特尔特总统的最重要成就之一,就是带领菲律宾远离(其前任)阿基诺绘制的灾难性航线:对中国——这个地区的超级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采取好战立场。

  在其担心中国在亚洲崛起的美国主子引领下,阿基诺的拥趸们试图将中国妖魔化为地区“恶霸”,并利用菲中在南海的争端从中渔利。这种心态在菲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皮奥——眼下,他正带头把中国描画为帝国主义“恶霸”——以下的表述中昭然若揭,“这场保卫我们经济专属区免遭中国侵占的战争……相当于我们先辈从16至20世纪反对西方和东方殖民者的战争。”

  这些言论反映出卡皮奥要么对历史无知,要么不诚实或无端仇视中国。他怎能把中国对南海的领土主张等同于西班牙征服菲律宾?西班牙曾屠戮数十万菲律宾人并强迫菲民众皈依天主教。他怎能将中国之举与美国为逼菲屈从而杀害25万菲律宾人的对菲战争,或曾使100万菲律宾人惨遭屠杀的日本侵略战争相提并论?中国何曾像西美日那样侵略并占领遥远的国度?

  全球各国之间存在上千起领土争端。中国面临十多处。但多数国家都能成熟地意识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此类争端不应成为国与国关系的“最前沿”。越南曾因岛屿争端与中国爆发海战并损失惨重,但越南何曾将中国比作法国殖民者或美国侵略者?正如南海领土其他声索国的明智之举,此类争端不应成为我们与中国关系的“最前沿”。

  由于美国对菲殖民及其对菲精英的洗脑,我们没把自己视为亚洲人,而是以美国的棕皮肤“小弟”自居。我们的眼睛总是紧盯美国和西方,几乎从不看亚洲。更糟的是,尽管大多数菲律宾人懂英语,却鲜有人会说汉语普通话。因此,我们易受到卡皮奥这类煽动民族主义言论的蛊惑。

  作为记者,笔者自认比菲普通精英见多识广。但近来的北京、西安和上海之行让笔者对自己对这个超级大国的了解之少感到震惊。我们竟对身旁这个邻居浑然不知:这个10年前还委身于棚屋的邻居如今已如此富有并建起豪宅。1987年中国人均GDP仅为菲的一半,但到2015年变为我们的2.5倍。鉴于菲大量穷人的窘境,我们不应学习中国如何实现此类丰功伟绩吗?

  沉湎于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观察家认为,这主要是中国走向资本主义体制使然。但据我看,这恰恰要归功于中国迥异于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的体制框架。

  令中国大获成功但鲜被谈及的一些重要因素包括:中共能使中国迅速高效地实施经济改革;国企在通信及电力等关键产业中担当重要角色;国有银行在为中国基础设施融资方面扮演关键角色;经济改革试点项目;数量仅次于美国的中国智库。(作者里格伯托·提格拉奥,王会聪译)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