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震惊!日本人搞对华情报竟然如此隐秘细致

2017-06-23 08:10:00 环球时报 陈言 邢晓婧 张琪 卢昊 分享
参与

资料图:日本外相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陈言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张琪 卢昊】编者按:大约一周前,因接连爆出“日本人在华从事间谍活动被拘”的消息,日本政府向国民发布了一份在中国“防被抓指南”,详细说明哪里不能去、哪里不能拍。乍听起来有些令人吃惊,但想到日本有“情报社会”“信息民族”等称谓也就释然了。日本人对信息的敏感和依赖、搜集工作之细腻,为外界所公认。很多人都记得,上世纪60年代日本通过公开信息,准确判断我国大庆油田位置、规模的故事。中国是日本的庞大近邻,自然而然地成为其搜集信息的主要目标,对于日本学界来说,研究中国也是“宿命之事”。然而,擅长情报搜集和分析就一定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决策吗?日本曾经有过这方面的惨痛教训,如今这依然是日本面对中国时需要思考的问题。

  “中国”,被日本人千百次地放上解剖台

  两个月前,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环球时报》记者听了一位日本环境社会学家做的讲座,主题是环境。这位学者在讲述中穿插了他对中国社会日常的细致观察,甚至包括当时的柳絮怎样等。但让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他讲授的内容都在随身携带的厚厚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展示数据时他直接拿出期刊和资料实物,而非用PPT。

  这位日本学者的举止反映了绝大部分日本人的一个习惯——衣兜里总揣着小本子和笔,一有机会就不停地记……这是日本社会被称作“情报社会”、日本人被称作“信息民族”的重要原因。这种习惯,很多人是赞赏的,但如果与“情报”扯上太多关系,就难免瓜田李下了。特别是安倍上台后,日本对外信息搜集愈发加速。据日方统计,因涉嫌间谍行为,从2015年5月至今,在华被拘留的日本人至少有12人。

  香港著名时政评论员邱震海曾在其著作《迫在眉睫》中有这样一段记述:2013年,他主持一个有关谍报的节目,请来台湾前情报人员萧台福。萧说他看过一篇报道,是日本一个商社的职员写了一份报告,被日本情报机关拿到了,内容是“如何跟中国人谈话”。具体是不要到办公室去,下班后找个酒馆私下慢慢聊;要分很多次聊等。最后日本人会将这些零散信息整理出一个整体。萧台福说,如果没有对情报的警觉,不大容易防范日本人,因为他们很自然地跟你交往,然后用研究文书的精神整理信息。

  关于日本人隐秘而细致的信息搜集能力,最近网上还流传这样一段话:曾经留学日本的蒋介石说:“日本人无论男女,都有一种很深的‘谍’性。不要小看每一个来华的日本人,他们都有情报搜集的任务,别看他笑脸迎人,很有可能反过去就用情报吃你肉、喝你血。”

  《环球时报》记者没查到这句话的权威出处,多名研究中国近代史、蒋介石及情报史的学者均表示没听说过,并认为不像蒋的用词。但同一时期另一位曾留学日本的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则确实感慨过日本人对华研究之深。“‘中国’这个题目上,日本人也不晓得放到解剖台上解剖了几千百次,装在试管里化验了几千百次”,他在《日本论》中写道。

  这些言论符合中国人对日本搞谍报的历史印象。1868 年,日本明治天皇颁布进行改革的《五条誓文》“求知识于世界”,之后日本大规模搜集各国情报,从陆海军到民政、教育和工业,无所不包。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除官方情报机构外,日本还拥有庞大的民间力量,许多民间团体和个人自发进行情报工作。

  中国是日本进行情报搜集的主要目标之一。靠着出色的情报工作,日本在1894年的甲午战争中战胜了看起来依然庞大的中国。之后,日本派出更多力量对华进行地形地貌勘测等,针对中国进行长期研究。有日本学者统计称,从1873年到1945年,日本在中国勘测长达72年,动用了最先进的勘测技术。尽管日本在投降之前大量销毁地图,目前美国收缴和保存的日本制作的中国和朝鲜地图仍有约2.5万张。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