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团长香会阐述亚太安全观 两次敲打某国家

2017-06-04 08:43: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网军事报道】6月3日下午,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的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在小组发言中阐述中国的亚太安全观,并指出亚太安全存在若干深层次问题,这其中“个别国家”将自身安全建立在别国不安全的基础上,甚至不惜制造矛盾,挑起事端。

  由于“香会”主办方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今年没有安排中方代表在上午的大会发言,下午何雷在小组的发言备受外界关注。

  在6月3日上午,中国代表团组织了此次“香会”首次记者会,何雷的发言终于一解连日来国际媒体对中国代表团围堵的焦虑之心。一位长期报道“香会”的外媒记者称,香会的主角就是“中美”,但很明显,今年火药味不够浓烈。双方基本上都是在基于自身立场上的再度重申,言语并不激烈。

  因此,何雷下午的发言也并没有超出外界预期,整场阐述没有指明任何一个国家,只是用了“个别国家”来描述事实性,对外传递中国态度。

  何雷就“亚太安全合作新模式的有关问题”进行详细阐述,提出了中国的亚太安全理念。

  他在阐述“当前亚太安全形势”的时候指出,亚太安全挑战的背后,反映的是长期以来困扰地区安全的若干深层次问题。一是冷战残余挥之不去。朝鲜半岛核问题仍在发酵,复杂难解。个别国家通过排他性军事同盟维护安全,将自身安全建立在别国不安全的基础上,甚至不惜制造矛盾,挑起事端。二是战略互信缺失。一国为保障自身安全而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个别国家过度反应,甚至恶意解读。三是地区安全机制建设滞后。虽存在多个安全合作机制,在维护地区安全上都发挥一定作用,但相互之间缺乏协调。距离形成统一、高效的亚太安全框架任重道远。

  这段话中出现了“个别国家”、“别国”、“一国”这些词,那么剑指何方呢?在提及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时候,第一次出现了“个别国家”和“别国”,很显然,这里的“个别国家”指的是,联手部署萨德的美韩以及煽风点火的日本,“别国”则指中国和俄罗斯。在提及战略互信缺失的时候,出现了“一国”和第二个“个别国家”,这里指的是南海岛礁建设,中国出于自卫采取了一些必要措施;相比之下,是哪个国家在南海问题上一味责难中国,并借机挑起事端,大家都心知肚明。

  “共同安全,就是尊重和保障每一个国家的安全。不能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各国都有平等参与地区安全事务的权利,也都负有维护地区安全的责任。”何雷说。

  何雷表示,中国奉行和平外交政策,提出并带头践行亚洲安全观,始终是国际和地区安全的维护者、建设者、贡献者。尽管面对诸多安全挑战,但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尽管军力不断增强,但中国始终主张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反对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并且在谈判解决争端过程中始终坚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通过平等协商寻求公平解决。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范辰言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