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叛逃议员”基辅被杀 俄乌互指“国家恐怖”

2017-03-25 09:33: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23日,俄罗斯前国家杜马议员沃罗年科夫在基辅遇袭后,他的夫人马克萨科娃惊慌地赶到现场。

  【环球网军事报道】“反普京的流亡人物在基辅街头被射杀!是普京下令暗杀的!”连续两日来,乌克兰认定已拥有乌国籍的俄罗斯前国家杜马议员沃罗年科夫23日在基辅一家五星级酒店前被枪杀是俄罗斯政府所为,并指责俄搞“国家恐怖行为”。俄罗斯方面则毫不客气地回击,乌方的指责“荒唐”、基辅情报部门厚颜无耻、乌克兰正滑向“恐怖国家”。24日,俄主流媒体还分析说,“叛逃者对俄并不构成威胁,俄政府没有必要暗杀他”。暗杀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政治行动,苏联时期的克格勃,以及美国中情局、英国的军情六处、以色列的摩萨德,无不被指担负着落实“国家级”政治暗杀的重任。重要人物的离奇死亡总被“阴谋论”围绕,特别是牵扯俄罗斯的事件更折射出西方与俄罗斯的相互较劲。有意思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对“俄政府杀害批评者”的说法嗤之以鼻,他反问过美国媒体:“你以为我们的国家就那么清白?”

  “叛逃议员”酒店门前被射杀

  当地时间23日11时45分,基辅市中心豪华的普瑞米尔宫酒店门前枪声突起。乌方公开的监控视频显示,去年底加入乌克兰国籍的沃罗年科夫与一个保镖正走向酒店门口,尾随其后的一个穿套头衫的青年男子突然从身后向他们连开数枪,保镖在倒地后开枪还击。沃罗年科夫身中四弹,倒在血泊中。沃罗年科夫的夫人马克萨科娃很快赶到现场,眼前的一幕让这位同样做过俄国家杜马议员的著名歌剧演员错愕不已。

  乌克兰记者网24日援引乌议员、内务部部长助理格拉先科的话说,涉嫌杀害沃罗年科夫的枪手在与其保镖交火时身负重伤,送至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凶手系俄情报部门安插在乌克兰强力部门的特工,出生于1988年,塞瓦斯托波尔人,曾于2015年经白俄罗斯前往俄罗斯接受特训,后加入乌克兰国民近卫军,服役13个月,2016年8月退役。格拉先科还表示,这是一起雇凶政治谋杀案,旨在恐吓那些试图从俄罗斯逃往乌克兰或西方的俄议员和官员。

  据“乌克兰112”电视台24日报道,乌内务部官员称,“是普京下令暗杀沃罗年科夫的”。对乌方的指责,俄罗斯已做出强硬回应。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我们认为,有关沃罗年科夫遇害事件中明显存在俄罗斯踪迹的任何杜撰言论都很荒谬。事件说明乌克兰方面未能保障沃罗年科夫的安全。我们希望能查明凶手以及行动背后的那些指示者。”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表示,俄罗斯前国家杜马议员遇害是“俄罗斯实施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事件背后“明显有俄情报部门的痕迹”。波罗申科说,沃罗年科夫是俄侵略乌克兰的主要证人之一,在指证“亚努科维奇请求俄罗斯出兵乌克兰”时发挥了关键作用。据乌克兰“112新闻网”报道,乌总检察长卢岑科通过社交网站表示,光天化日杀害为乌检方提供重要证据的证人,这是克里姆林宫公开处决证人的惯用手段。

  沃罗年科夫是来自俄共的杜马议员。被俄以涉嫌诈骗罪为名进行国际通缉的沃罗年科夫2016年12月同夫人迁居乌克兰。在基辅,夫妇俩相当高调,经常批评俄对乌政策。沃罗年科夫生前最后一次接受采访时说过“在俄罗斯很多人想让他死”,并对自己的安全担心。他还在接受美国知名网络杂志《每日野兽》采访时表示,任何试图驱逐他或伤害他们夫妻的举动“都将玷污乌克兰的国际名声”。

  按照乌克兰媒体的说法,沃罗年科夫是在约定与另一位从俄逃亡的前杜马议员波诺巴廖夫会面时被枪杀的。波诺巴廖夫也曾在“亚努科维奇叛国案”审理中提供过证据。

  “脏水都泼向俄罗斯和普京”

  《纽约时报》报道称,“普京的批评者在乌克兰遭袭是十多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政治暗杀中的最新一起”。该报还称,就在沃罗年科夫被枪击时,乌克兰东部一座大型弹药库正在起火爆炸,而乌指责俄是这次爆炸的幕后元凶。乌总统表示这两起事件“并非巧合”,乌军方表示弹药库爆炸很可能由一架无人机实施。

  沃罗年科夫之死,引发不少媒体历数过去几十年震惊世界的政治暗杀事件,特别是2006年俄联邦安全局前特工利特维年科金属钋中毒身亡事件。《华盛顿邮报》刊文说,对俄前官员来说,成为一名告密者从来都不是一种安全选择。该报列举了几起类似先例:2006年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前特工利特维年科在英国被毒杀,2015年俄前副总理、反对派领导人涅姆佐夫在莫斯科街头遭枪杀身亡等。2009年俄罗斯律师马格尼茨基死于监狱后曾引发美国制裁,本周为其家庭工作的一位律师从莫斯科附近某建筑的4楼摔下受伤。不过,该报也表示,其实许多乌克兰人也怀疑沃罗年科夫,视之为机会主义者甚至一个潜在的“双重间谍”。例如,他曾在2014年支持俄“吞并”克里米亚,但在逃往乌克兰后又谴责这是非法行为。

  俄罗斯《观点报》24日认为,把沃罗年科夫遇袭和“金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俄前副总理涅姆佐夫等人被害挂钩,显然是为了诋毁俄罗斯政权。西方媒体和俄反对派都将责任归咎于克里姆林宫,以达到损害普京总统声誉的目的。目前,乌克兰也将所有脏水都泼向俄罗斯和普京。

  俄上议院议长马特维延科称,逃到乌克兰的沃罗年科夫只是一个小人物,在俄遭到刑事起诉。乌克兰相关表态是对俄的政治挑衅,应让俄罗斯和国际专家参与对该事件调查。俄国家杜马议长沃洛金称,乌克兰正在滑向“恐怖国家”,该国法律已不起作用。俄共国家杜马议员卡拉什尼科夫表示:“如果沃罗年科夫掌握机密信息,他早就向外透露了。因此,他对俄罗斯并不构成威胁,俄罗斯政府没有必要暗杀他。”

  据报道,俄共已宣布开除沃罗年科夫的党籍。俄罗斯《消息报》24日援引俄共主席久加诺夫的话称:“我们应当清楚,这是在美国中情局领导下的乌克兰国家安全局想出的针对俄罗斯的破坏活动。”“公正俄罗斯”党主席米罗诺夫称,指控暗杀是俄特工所为就是一种政治性挑衅。俄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对波罗申科的言论发表评论称:“这是基辅政权厚颜无耻的行为。遇害者尸骨未寒,乌克兰国家领导人就发表是‘俄罗斯国家恐怖主义’这种可怕的声明。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都不会急于发表这样的声明,应当对此展开调查。”

  “我们美国也有很多杀手”

  在乌克兰国内,也有不认可暗杀一定为俄方所为的声音。据乌克兰记者网报道,乌克兰前议员奥列伊尼克就认为暗杀事件对基辅当局有利。他说,沃罗年科夫遇害对基辅的“民主派”有利,他们可以借此转移公众对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的注意力。奥列伊尼克不认为俄罗斯需要搞暗杀,不排除沃罗年科夫是因商业利益而被“除掉”的可能性。乌克兰激进党议员波波夫称,有关俄罗斯杀害沃罗年科夫的指控还缺少证据。

  《环球时报》驻乌克兰记者的邻居尤拉认为,沃罗年科夫曾在亚努科维奇案件中提供证据,其遇害不可能与俄罗斯无关。谈到俄媒引述的俄方反驳,身为工程师的尤拉说:“我从不相信俄罗斯媒体。”另据了解,一般的俄罗斯民众对沃罗年科夫之死不太关注,只知道他和夫人被通缉,至于乌克兰和美国指责暗杀行动是俄所为,说到底还是西方与俄罗斯在较劲。

  “暗杀指令从不用书面或录音记录。”据说这是美国中情局暗杀培训手册中一句话。去年11月逝世的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曾说,“我还活着,这完全是由于美国中情局的过错”,美国中情局上世纪90年代的解密档案显示,卡斯特罗躲过600多次暗杀,其中包括雪茄炸弹、贝壳里装炸药等方式。围绕国内的政治斗争,美国坊间也盛传各种“阴谋论”。去年大选期间,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深陷“邮件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前选民扩展数据主管、27岁的赛斯·里奇中枪身亡,美国一些社交网站猜测他或许是被视为“泄密者”和“内鬼”遭暗杀。尽管美国警方调查是一起抢劫杀人案,但死者亲人质疑为什么凶手只要了里奇的命,而没有抢任何贵重物品和钱包。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5日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主持人比尔·奥莱利采访时表示,他尊重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当主持人说“但他是一个杀手”时,特朗普反问道:“我们也有很多杀手。你以为我们的国家就是那么清白吗?”

  正如美国《大西洋月刊》刊文称:“沃罗年科夫是在2011年充满争议的国会选举中当选杜马议员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谁杀害了他,但有两点确定无疑:相关调查及其结果将成为基辅和莫斯科之间恶毒对峙的又一场‘踢来踢去’的政治游戏。”▲(●本报驻乌克兰特派记者 谭武军 ●王会聪 柳 直)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范辰言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