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出逃或困兽犹斗 “台独”头头的两难选择

2017-02-22 08:04:00 环球网 王洪光 分享
参与

(资料图)蔡英文视察“衡山指挥所”

  仓惶出逃或困兽犹斗,“台独”头头的两难选择

  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 王洪光

  据台媒称,2月17日凌晨在台湾“国防部”博爱营区,台军空军和陆军各一架直升机先后降落并立即飞离。台媒称,这是台军为反制大陆可能的“斩首战”,在演练“总统”危难时刻撤离的“万钧计划”行动。当台海情势有变,“总统”与政府高层进驻衡山指挥所避难并指挥。情势紧急时,他们从衡山指挥所转“国防部”搭乘直升机前往机场(我判断为台北松山机场)转乘“空军一号”离开,甚至直飞海外(我判断是日本)。

  台军演练“总统”撤离行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陈水扁、吕秀莲当政时,台军就演练了“玉山一号(陈水扁代号)”、“玉山二号(吕秀莲代号)”要人转移演习。这次蔡英文是否“玉山三号”,不得而知。演习路数不变,就是在战时衡山地下指挥所呆不住了,怎么安全隐蔽地撤逃。马英九执政时就对这一套不感兴趣。赞同“九二共识”,还怕解放军打过来吗?

  我顺着台军帮蔡英文撤逃的思路,从军事角度看看她如何逃离:

  方案一:一旦两岸开打,前些年台方判断我乘冲锋舟沿淡水河突进“总统府”。淡水河口至“总统府”的水路倒是不远,10多千米而已,登岸即“总统府”。于是在淡水河口和沿河部署重兵,严防死守,数次汉光演习都把这条路线作为重头戏。近两年不太搞了,其实他们自己想想都没意思,“共军”能傻到钻进施展不开的狭窄河道里被动挨打吗?

资料图:台军IDF战机

  方案二:沿蒋渭水高速(即台北——宣兰高速)经过雪山隧道,向宜兰、花莲(佳山)撤离,花莲有台军预备指挥部。台“国防部长”冯世宽在答记者问时,明确“是到第二指挥部”,即预备指挥部。按理这是个好去处,但这几年情况有变,一是东海岸从台军后方变成了前线,是我登陆的又一重要方向,恐怕不等“总统”一干残余撤到此处,花莲已被我攻占了。二是雪山隧道并不好通过,去年“汉光32号”演习,首次演习防守雪山隧道,想定是“共军”从花莲、宜兰攻上来,台军在隧道东口封堵我军进军台北,往这个方向逃离岂不是自投罗网?所以这一案自己就否定了。

资料图:解放军远程火箭炮

  方案三:越来越接近这次“万钧计划”了,即从衡山(国防部)出来乘直升机至松山机场换乘大飞机。“国防部”至松山机场只有三四千米。我特种兵如果斩首衡山指挥部,只有先控制松山机场才有可能。两岸一旦开打,肯定特种兵首先行动。“总统”想跑,必定要赶在我特种兵降临松山机场之前,届时两军还未接触,“总统”先跑了,让“台独”军民情何以堪?如果“总统”勇敢,还想在指挥部里坚持一下,那肯定跑不掉了。此案还有一附加案,“总统”乘直升机不飞松山机场,直接飞高雄等南方“台独”大本营。当然高雄也正遭我围攻,“总统”是否有胆与“台独”铁杆势力共存亡,不得而知。台军还要考虑一个情况,即台海上空是禁飞区,一旦发现不明飞行器必击落无疑。先提醒一下,作方案时好写进去。

  上述出行的三个方案,对于累累如丧家之犬的蔡英文来说都不完美,那么还有坚守待援的第四方案。

  方案四:坚守衡山指挥部,等待美日的救援。我佩服“总统”采取此案的勇气,只可惜此案坚持不了几个小时。一是台军重要目标过于暴露和集中,衡山、圆山指挥部,海军、空军指挥所,“国防部”都集中在一个不足3平方千米的地域内,只要1个远程火箭炮旅一次满管齐射,地面将寸草无踪,片瓦不留。我建议大直、剑潭、圆山等地的居民趁早考虑搬家,免得到时我方来不及通知而遭受池鱼之殃。二是我东风11、东风15等近程导弹携带钻地弹、混凝土爆破弹误差半径不超过20米的精准打击,如顶层厚实一时不易击穿,那几个进出口则薄弱得多。轰塌了进出口,“总统”闷在里面,挖开救援可困难多了。三是我特种兵正守在各出口守株待兔。特种兵来到之前,我远程火箭炮在无人机的监控和指挥下,用杀伤子母弹不时来两发,直升机还敢降在“国防部”大楼前广场吗?这目标在谷歌地图上看,都太明显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打台湾就是打衡山,打衡山就是炸衡山。把衡山炸掉,需要几个小时?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