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二战老兵:中日开战还想上战场 但不愿儿孙去

2016-08-19 08:50: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8月15日,《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蒋丰在东京靖国神社采访日本老兵八儿雄三郎。 张桐摄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在日本,有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曾伤天害理却无处悔罪,他们曾杀人放火却缄口不语,他们双手沾满鲜血却不肯认错。随着时光流逝,参加过侵略战争的日本老兵在世的已越来越少,像东史郎那样深刻反省和站出来讲述加害历史、揭露日军当年暴行的更是屈指可数。按照日本二战时的征兵规定,志愿参军者必须年满17岁。所以,即使按照参军与战争结束的1945年来推算,最年轻的日本老兵也已经88岁,很快他们就将与那场战争一起成为历史。然而,历史的记忆注定不会消逝,他们给日本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像癌细胞一样仍在扩散。

  随日本政府推卸战争责任 借国家赔偿领取高额“恩给”

  八儿雄三郎,自称今年91岁。这个毕业于日本陆军中野学校,“终战时在大分地区司令部守卫国防”的老兵选择8月15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连同那些美化侵略战争的右翼分子一起参拜靖国神社。“现在,日中关系越来越坏,战争危险也越来越大,如果发生战争,我虽然很想去,但体力已不行了。”八儿雄三郎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讲。当被问是否愿意让他的儿孙上战场时,这个老人却连连摆手说:“不行啊,不行啊,那样日本就没人了。”

  有很多中国人总是在问:“日本人在侵略战争问题上为什么不肯真诚地道歉?”《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过一位日本福冈的老兵这样回答:“当年,我们的军队是天皇的军队。宪兵带着征兵令到村里,说你成为‘天皇军队’的一员了。那时我连大阪、东京都没有去过,但我一下子来到中国的杭州,还去了上海、南京。我真的是眼花缭乱啊!一路上,长官告诉我们,这一切都应是日本的、天皇的。你说我能不激动、不兴奋吗?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能够为天皇打仗,直到后来我们战败。我也做过许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但我们的天皇还在皇宫啊!凭什么他没有错,要让我们认错呢!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做过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我现在就尽量补偿,给到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提供私人奖学金。但是,在我们天皇没有认错的时候,我也不认错。我们老军人如果都认错了,那不等于天皇也就错了吗?!”在他看来,战后日本的天皇制没有被废黜,应该是日本老兵乃至日本政府不肯承担侵略战争历史罪责的根本原因,而留下这一祸根的,应是美国占领军司令麦克阿瑟。此外,战后日本政府曾经号召国民进行“一亿总忏悔”,意在推卸天皇的战争责任,这也导致老兵们拒绝承认罪责。

  战后的日本政府除了推卸战争责任,还给这些老兵及其家属非常优厚的待遇。在这样的背景下,让老兵忏悔和反思变得很难。早在1923年,日本就制定《恩给法》,为征兵发动太平洋侵略战争提供保障,以奖励措施鼓动士兵参战时要冲锋陷阵。日本侵华战争中,在战斗激烈的地区,士兵1年的服役期可以根据“加算年数制度”而被加算为3年。

  1946年,驻日盟军总司令部批评日本的军人恩给制度是“世界上最恶劣的制度”,并颁布法令宣布,除重伤病军人外,废止对旧军人或遗属的恩给制度,这导致日本不少旧军人以及战死军人的遗属因经济来源断绝而陷入生活贫困。1947年11月,日本遗族厚生联盟(现“日本遗族会”前身)成立,开始向政府要求国家赔偿。1953年,日本总务省制定发放抚恤金的《援护法》,恩给制度死灰复燃,一直延续到今天。

  对仍在世的老兵,日本政府给予每人每月12万日元(1万日元现约合660元人民币)的“退役抚恤金”,每人每月5万日元的“战争补贴”,每人每月3万日元的“恩给”,加起来共约20万日元。此外,日本厚生省每年会向在世老兵支付“厚生年金”,分两次发放,共计35万日元。战后71年来,日本政府还5次以“特别慰问阵亡者家属”的名义,向战死者家属支付特别抚恤金。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95年,向将近310万个战死者家庭分别支付高额日元抚恤金,总计达到5238亿日元。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