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战的继承与延续!军事效能革命30天攻灭大国

2016-06-27 11:04: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军事6月27日报道】在20世纪80到90年代末,新的军事战力效能的威胁一直困扰着我们。然而,无论在军事战力效能中的如何模仿和追赶,占有军事战力效能先机的作战对手总是能同步前进,步步紧跟式的模仿和学习,只能一步步的加大了这种差距。

  同样,在整个军事建设中,我们并没有建立起完整正规的军事逻辑思维,军事教育并没有完成这一作用。在战场的实际效能中,我们只知道用现有武器去衡量武器效能,并与军事效能的逻辑思维相混淆;这就不能真正产生解决问题的方法。而在整个军事学习中,如不能采用正确的职业军事逻辑思维分析,我们会在这种盲目中将对手的正确与错误的观点一并继承。

  攻击机动学说,将是用职业化的军事思维去打破我们现在在军事思维逻辑上的错误。军事效能的建立并不是为了某种兵器的反复循环,而是用正确的意识去建立军事战场控制性的主动,建立新的需求,而设计新的作战的兵器与作战概念。

  在今天,我们需要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而不是继续去谈论问题,没有任何进行解决细节的战略就是一种没有力量执行的能力。在丧失了这个前提下,任何战略的谈论,都只是一种空谈。国家之所以被称为国家,是因为国家之间是在争夺资源和利益本质的集合体,幻想通过用一种“和平”的手段与对手相处而相安无事,只能是一种愚蠢的行径。直到今天为止,美国并没有减轻对我们的压迫,甚至连一刻也没有放松对“盟国”的控制,这就是国家之间的真实。

  至今没人敢论证歼灭对手的全部主力军事战力,构建攻破对手国土最终防线的军事战力。因为没有真正的职业军事思维逻辑,就不可能找出控制战场歼灭对手的能力,从没有人从军事效能思维上去构建和创造一种新的军事战力的沿革。这就是在没有一种自信下寻找试图反击的心理。

  今天,我们还在谈论在局限的交战空间以有限的火力去反击对手可能的入侵,却没有在这个前提之前,可以有效歼灭对手的战力而去突击攻破对手的本土的方法,甚至我们连战场的控制主导性都没有任何细节去掌握。

  攻击机动学说,将从军事理论、战术细节、武器实验细节以及战斗方法而去引述一个在军团运动、战场歼灭性和战争节奏、武器载荷下的能量质量所形成的一个攻击机动力军团的压倒性的军事战力效能,这种效能将产生一系列新的问题和新的局势。

 

  《完全空权论》

  完全空权论是整个攻击机动学说的导论部分,它将论述我们在军事航空的发展中陷入了哪些误区。今天的空中军事战力为什么没有在天空中的空间稳定性和战场的歼灭性?为什么天空的航战兵力只能进行攻击,而无法对战场实施总的歼灭。究竟在空气推力和空气浮力技术中,军事的发展陷入了何种无限制的死循环。

  当用军事逻辑的思考,重新对空中效能的应用进行深入分析时,一种相对于现在不完全的空中利用的完全空权概念将由之诞生。压倒于海洋的舰队更快的洲际运动性的天空军团将主宰战场。传统以海洋和空中所组成的国土立体防线将在新的军团运动速度和武器质量下变的支离破碎,成为一种沉重的包袱。当论证了这种效能,究竟会给我们带来何种意义的改变与颠覆?

 

  《军事效能学》

  在以往的军事认识中,我们产生了何种军事逻辑混乱的思维?没有正确认识的到军事的本质,军事战场控制的效能思维,我们只会以武器来衡量武器。这就丧失了军事战力效能创新的根源,也丧失了对武器概念设计的需求性。我们不知道武器动量与能量之间会相互产生何种不同的战力性,也无法产生真正的军事战力的进化。

  我们需要理解攻击机动学说,但是,我们首先得树立真正的军事战力效能思维。在战场的控制性和武器的效能性上,我们应该怎样的认知才能主导军事战力效能进化的正确因素。军事战力的武器本身、使用效率、军团投入结构、组织度、后勤度以及战场实际兵器需求性这些综合因素将成为军事效能学塑造职业军事逻辑思维的基础。

 

  《天空起航》

  以着军事效能本质思维,拥有了新的战力效能的导论后,我们需要对这种新的作战概念进行一系列的深入研究。新的载荷和新的航速需要通过何种能力来达到?而在这之上,武器设计的具体实验指标究竟会产生何种数据和困难,我们将在实验和推论中去论证我们所需要各种实验兵器的基本雏形。

  更为关注的是,新的作战概念产生的作战效能是否可以达到我们所期望的压倒性的需求?更快的战略运动性和更迅猛的战术战斗性,更高的载量带来更强的探测载荷质量和系统复杂性将使我们拥有更广泛更精确的探测范围;同时我们将拥有无与伦比的射程和航速。而最终,以此为组建的攻击机动实验军是否可以达到我们的终极目的-摧毁国土防线。(作者电邮:taoyuGravity@outlook.com)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