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提供军援更能改善中国与邻国战略关系

2016-05-03 07:53:00 环球时报 胡锦洋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按: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是“道义现实主义”理论的提出者,该理论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崛起国为何可能取代现行世界主导国的地位。阎学通教授在其新作《世界权力的转移》中给出答案:崛起国的成功在于其政治领导力强于现行世界主导国。当下的美中两国分别被视为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如何看待中美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如何看待未来的国际格局,如何看待亚太热点南海和朝鲜半岛出现武装冲突的可能,《环球时报》记者就这些问题对阎学通教授进行了专访。

  中美关系:竞争加剧,“两极”格局渐成

  环球时报:从“道义现实主义”理论出发,怎样才能加强一国的政治领导力?

  阎学通:崛起国的政治领导力由两个因素构成,即开放和改革。开放保证领导方向正确,改革保证领导方法有效。开放使人们通过比较,看清世界上何为先进、何为落后,从而依据学习先进和摒弃落后的原则进行改革。有了正确方向,用改革的方法进行制度创新从而将落后的现状加以改变,进而达到和超越世界先进水平。因此,改革是指向正确方向的变化,向落后和错误的方向变化是倒退,那不是改革。去年3月我在贵报发表文章提出极左路线对国家破坏力很大,现在我依然认为极左路线是削弱领导力的最主要原因。

  环球时报:对于当前的中美关系,自去年开始有不少美国知名学者持悲观看法。今年正逢美国大选年,美国国内炒作中国议题的声音更大,中美关系“被变坏”的因素也存在,您怎么看当前的中美关系?对抗与合作会发生失衡吗?

  阎学通:随着中美两国综合国力差距的缩小,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必然日益加深。无论美国学者悲观还是乐观,国际政治的客观规律不可能改变。美国要维护其世界霸权,即奥巴马讲的“美国决不接受成为世界第二”。也就是说,美国要维护冷战后形成的“单极”格局,而中国崛起意味着这一格局将向两极格局转变。两种格局是以两种不同的实力结构为基础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崛起使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

  中美结构性矛盾加深,自然会加剧两国间的战略竞争,但这不意味中美必然发生直接战争。中美都是核大国。冷战时期,美苏都没发生直接战争,现在全球化条件下,中美发生直接战争的可能性更小。自冷战结束以来,中美之间冲突时少时多。如果说冷战结束以来中美之间的对抗与合作没有发生过失衡,今后5年也不会,但关系下行不可避免。

  我对今后5年中美关系的预测是:由于5月20日蔡英文在台湾上台“执政”,今年下半年中美关系将不如上半年,由于奥巴马将于9月来中国参加G20峰会,因此峰会之后的中美关系将不如峰会之前。明年美国领导人变更后,无论谁上台执政,中美关系都可能是下行趋势。这种趋势可能持续1年左右,2018年中美关系有回升的机会。也就是美国新领导人在当了一年家后,才能体会到中美关系严重恶化对美也不利。

  环球时报:中国经济发展虽然减速,但从全球看仍是不错的成绩。照这样的趋势,美国和中国会把其他国家甩得更远。那么,未来世界是向多极还是中美两极方向发展?您曾撰文“说中国世纪还太早”,现在您如何看?

  阎学通:依据“道义现实主义”理论,美国之外发达国家经济增长乏力是这些国家的政治领导力出了问题,中美两国在过去几年里同时拉大了与其他大国的综合国力差距,是因为中美两国政治领导力强于那些国家。同理,克林顿政府之后,美国的政治领导力弱化,使中国的政治领导力超过了美国。通过比较两个国家在同一时期的改革内容和力度,就能看出哪国的领导力强。例如,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在大国应对危机所采取的改革政策中,中国的改革大于美国,美国的改革大于欧洲和日本。我认为,欧洲的衰落并非源于当前的难民问题或经济不景气,而是源于欧盟东扩的错误决策,使其一体化不进反退。

  虽然中美两极化的趋势日益明显,但这仅证明中美两国的综合实力差距在缩小,并不意味中国的实力已经超越美国。在中国的综合实力没超越美国之前,不可能出现“中国世纪”。而且,即便中国的综合实力略超美国,也仍是两极格局,仍不会出现“中国世纪”。只有中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时,才可能出现“中国世纪”。我认为,至少20年内不会出现以中国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单极格局。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