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指责俄在叙动作大 叙利亚进入美俄冲突事件

2015-09-10 08:17: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军事报道】美国俄罗斯未来可能的军事冲突会发生在哪儿?不是乌克兰或克里米亚,而是叙利亚。美国白宫8日对俄罗斯发出严厉警告,宣称俄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可能会引发与正在轰炸叙境内“伊斯兰国(IS)”的美国及盟军的“军事对抗”。这是继国务卿克里之后美国第二次在叙利亚问题上对俄发出严厉警告。8日,美国在欧洲的北约盟友希腊保加利亚禁止俄载有对叙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飞机飞越该国领空。近两天来,由叙利亚战乱引发的难民潮席卷欧洲,美国在中东北非发动的一系列“反恐战争”使这一地区成为世界动荡之源,但作为这些灾难“始作俑者”的美国却很少能听到反思的声音。有分析称,美国对俄警告是为了表明不能容忍除自己之外的其他力量染指中东,但美国在中东动辄推翻一国政权的做法实际上放任了IS等极端组织的崛起。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9日对俄卫星新闻网称,他支持俄总统普京关于成立打击IS“新反恐联盟”的建议,“如果西方和美国目标真的是打击IS和恐怖主义,他们是可以与俄罗斯和中国联合起来的”。

  “叙利亚进入美俄冲突时间”

  “叙利亚进入美俄冲突时间”,德国电信政治网9日称,美国再次警告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可能引发“军事对抗”的风险。8日,美国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就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的报道都作出强硬表态。法新社称,在白宫记者会上,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称,美国对有关俄罗斯可能向叙利亚部署军事人员和军机的报道表示担忧。他说,“一直以来,我们无论公开或私下都认为,俄罗斯的有关行动会进一步恶化叙利亚局势,这些行动会导致更多人员死亡,会令难民潮进一步扩大,甚至会有与在叙利亚作战的反IS的美军及盟友发生军事对抗的风险”。法新社称,在打击IS的一年多时间里,美国领导的联军已经出动5万架次飞机进行空袭,但IS的扩张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除了口头警告,美国对俄在叙的行动采取措施进行遏制。路透社称,8日,北约成员国保加利亚证实其已拒绝俄飞机飞越领空的请求,决定从9月1日至24日期间禁止俄罗斯载有对叙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飞机飞越该国领空。希腊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希腊外交部公开表示,是华盛顿要求它这样做的。对此,俄罗斯要求希腊和保加利亚政府做出解释。俄外交部副部长巴格丹诺夫8日通过国际文传电讯社放话称:“如果我们的伙伴希腊和保加利亚在这件事上有任何疑虑,那么他们应该说明他们的疑问是什么。但如果这是由于美国的要求而对俄罗斯做出一些限制性或者禁止性的措施,那么这表明他们是否拥有做出独立决定的主权还存在问题。”他解释说,俄运往叙利亚的都是人道主义援助物资。

  在俄罗斯提出抗议后,保加利亚外长米托夫9日表示,如果俄同意将运往叙利亚的物资在保加利亚机场接受检查,那么保将允许俄运输机飞越本国领空。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9日称,俄可以通过备选路线运送人道援助物资。俄塔社9日援引俄驻伊朗大使馆官员的话称,伊朗已经同意俄向叙利亚运送人道主义物资经其领空飞行。

  “美俄直接对峙的闪爆点”

  “为什么俄罗斯向叙利亚提供军事援助令美国如此不安?”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上周,叙利亚国家电视台的战斗画面中出现了先进的俄制装甲运兵车,而且电视上还出现军官用俄语下指令的情景。与此同时,以色列媒体引述在叙利亚的匿名消息源称,俄罗斯正准备向叙利亚派驻数千人的作战部队,建立空军基地。

  “普京在叙利亚的神秘行径令美国担忧”,德国《世界报》9日称,俄近来明显加强了对叙利亚的军事支持。叙首次出现新型俄式装甲运兵车。此外在大马士革附近一个军用机场还发现有6架俄战机。卫星图像显示,俄部队已经在叙海滨城市拉塔基亚的国际机场驻扎。报道称,美国一直致力于推翻巴沙尔政权,但这些迹象表明,普京正介入叙利亚,“尽管可能给叙利亚带来稳定,但是巴沙尔可能成为俄罗斯的附庸”,这也正是美国所担心的。西方在叙利亚可能成为失败者。

  对于俄罗斯在叙增强军事存在的说法,俄方并不讳言。俄塔社9日引述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的话称,“我们从来不隐瞒与叙利亚的军事技术合作。这样做是根据已签署的合同,并完全符合国际法。如果叙方为进一步打击恐怖组织向我们提出新的要求,我们会考虑满足,不过是以国际法和俄罗斯法律为基础。”她同时承认,叙利亚确实有俄军事专家,他们在帮助叙军人掌握提供的武器和技术装备。

  路透社9日引述叙利亚信息部长祖比的话否认俄罗斯在叙利亚进行军事集结的报道,他称没有俄战斗部队与叙政府军一起打击IS武装分子。祖比称报道是“西方情报圈捏造出来”的,意在显示叙政府军在没有外国盟友的帮助下战斗力太弱。

  俄新社称,俄议会上院国防与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费多利亚科9日表示,俄军人没有参与叙军事冲突,因为这必须得到上院的授权。“要向国外出兵,总统必须向议会提出请求,并得到同意。我们并没有通过这样的决议。”

  “叙利亚导致俄美进一步对峙”,美国“调查”网称,俄直接介入叙利亚冲突,可能会给叙局势增加更复杂的变化。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对IS进行空袭的同时坚持让巴沙尔政权下台的立场,因此美俄在叙利亚发生军事碰撞的风险急剧增加。文章称,俄罗斯与巴沙尔政府有着深厚的外交、贸易和防务关系。然而,美国在叙利亚的利益几乎与俄罗斯完全相反。美国和俄罗斯的军队如今出现在同一个战场,对中东影响力的争夺可能会演变成美俄发生直接冲突的闪爆点。随着俄罗斯对巴沙尔政权的军事支持力度加大,这种支持不可能只局限于打击IS,还会用于打击美国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一旦打击到美国在叙利亚的人员或者物资,那么这种局面的和平解决几乎是不可能的。

  德国《明镜》周刊9日称,俄罗斯帮助叙利亚,背后是其新的中东战略。在美国将大选之际,欧洲又陷入叙难民危机之时,俄罗斯出其不意地开始针对美国展开行动。对俄罗斯来说,这被认为是一项打击恐怖主义的计划,但对西方来说,这是要与西方争夺中东秩序。至少,普京不会把叙利亚让给西方。现在,两个大国已经开始摊牌。

  世界需要新反恐联盟

  叙利亚4年前由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的冲突开始,已经逐渐成为整个地区,甚至世界的动荡之源,持续不断的内战使IS等恐怖组织趁机崛起,叙也成为各个大国博弈的战场。

  “俄罗斯正利用叙利亚在中东创造一个新反恐联盟”。新加坡“今日在线”称,俄现在增加对叙利亚的军事援助是普京采取的令美国难堪的一种举动。报道引述欧洲政治分析人士康斯坦丁的分析称,俄罗斯可能以此突显奥巴马政府的本意只是想推翻巴沙尔,“这可以来说明美国不愿意打击IS等邪恶势力。”普京计划本月将参加联合国大会,这是10年来的第一次,普京将利用这个舞台,呼吁成立一个打击IS的新反恐联盟。

  日前,俄外长拉夫罗夫公布了希望组建打击IS联盟的计划。俄提议的打击IS新反恐联盟,希望集结土耳其沙特伊拉克、叙利亚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及这一地区其他国家的力量。但如果将巴沙尔政权囊括进反恐联盟,这意味着美国领导的反恐路线错了。就美国是否会与俄共同打击IS的问题,美国务院发言人柯比8日数次强调,“俄罗斯并非是打击IS的盟友”,他称,“是俄罗斯对巴沙尔的支持助长了叙利亚境内的IS的发展,令局势更加糟糕”。

  俄罗斯《观点报》8日引述俄政治研究中心专家科久林的分析称,美国此前一直拒绝俄参与美国组建的反恐联盟,因此俄希望组建新的国际反恐联盟,而叙利亚政府当然是这个打击IS的反恐联盟成员。

  “西方在叙利亚问题上到底该怎么办?”随着俄罗斯的强力插手,西方对叙利亚问题越来越纠结。“德国之声”9日问道,西方到底应该与哪一方为敌?是全力打击IS还是继续支持反对派让巴沙尔下台?西方向IS宣战,又担心会间接助长巴沙尔当局的势力。西方空袭IS的效果越来越弱,但没人愿意派地面部队与巴沙尔和IS展开双线作战。德国《经济新闻报》9日称,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组建的联盟正面临崩溃。正在伊朗访问的奥地利外长库尔茨成为第一个公开表示应在反恐问题上和大马士革当局合作的西方领导人。他称,“巴沙尔过去的罪行不应忘记,但反恐斗争必须务实”,反恐是国际社会首要任务,没有俄罗斯、伊朗的合作,不与巴沙尔当局打交道是不现实的。

  “到底谁该为叙难民灾难埋单”?由叙利亚危机引发的灾难也令美国一些媒体反思。《纽约时报》8日称,叙利亚3岁男童陈尸土耳其海岸在全球引发震撼,世界也在思考到底谁应为这场灾难埋单。文章称,谁与叙利亚灾难局面有关,谁就应该为叙利亚难民埋单:向叙冲突方输出武器和资金的海湾国家沙特和卡塔尔等国基本上没有接收叙利亚难民。而美国承担全球维稳工作,但美国在叙利亚秘密或公开地援助叛乱分子,对IS发出空袭威胁后很少有作为,这些失败行动也令美国对叙利亚持续的灾难有关,而美国却只接受了很少难民。文章称,美国和西方发动的许多人道主义干预挽救了某些人的性命,却让另一些人丧生;处理了一批暴徒,却让更糟糕的继任者上台。从长远来看,这些行动带来巨大的问题和危机。

  “IS等恐怖组织显然是破坏中东稳定的组织,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让中东各国重回石器时代、陷入完全毁灭、绝望和无助”。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9日接受俄卫星新闻网采访时表示,IS日益猖獗有内部和外部原因。卡尔扎伊表示,他支持普京提出的打击IS新反恐联盟的建议:“如果西方和美国目标真的是打击IS,他们是可以与俄罗斯和中国联合起来的,而且也应该能听取普京意见的”。▲  

  ●本报驻美国、俄罗斯、英国、德国、加拿大记者 萧 达 夏 永 孙 微 纪双城 青 木 陶短房●陈 一 柳玉鹏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范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