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洲:中国空军再次面临如50年前的紧要关头

2014-06-09 09:01:00 人民网 刘亚洲 分享
参与

  资料图:刘亚洲上将

  1.新的篇章

  2001年9月11日,随着纽约世贸大楼冲天的烈焰,人类战争史揭开了新的一页。

  10月7日,美国飞机横跨半个地球,到达阿富汗上空投下炸弹。21世纪第一场大战的大幕就此拉开。

  从恐怖分子撞楼,美国宣布是战争行为并将展开报复,到第一枚炸弹落下,只有26天。堪称军事史上从酝酿到发起时间最短的战争。

  此后两个月里发生的事情,更是大大出乎人们的预料:曾经打败苏联10万大军,并在内战中所向披靡的塔利班,只做了一下象征性的抵抗就一溃千里,作鸟兽散。

  就在这一团又一团升腾的硝烟中,知名度很高的塔利班成了历史名词。

  顺着飞机笔直的云迹,美国人一步踏进西方几百年来梦寐以求的中亚。那里曾经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几乎是一瞬间,世界大变。

  美军轻而易举的胜利,使那些战前关于阿富汗山多洞密,最不适合空中力量发挥作用的预言成了彻底的废话。从战术的角度观察空军的战略运用和作用,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从科索沃战争、海湾战争甚至更早,空军就已不再是军种意义上的空军了。

  美国在阿富汗的胜利对于它自己当然是胜利,但对于军事史来说,更像是一个象征和标志——空中力量百年历程发展的一个完美的顶点。

  从第一架飞机诞生到今天,不过100年的时间,而飞机用于军事才90多年,但战争的面目已经变得让人们不敢相认。在人类的历史上,还从不曾有过任何发明像它那样,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就将整个战争的面目彻底改变,并几乎将整个世界都置于它的魔掌之下。

  回顾20世纪100年来的军事史,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残酷记录之后,会赫然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规律和现象:几乎所有重要战争和重大国际事件,都笼罩在一双巨大翅膀的阴影之下。

  20世纪的军事史,仿佛就是一部飞机——空军——空中力量应用、发展、壮大的历史。如果说空军是一粒种子,那么它萌芽于一战,盛开于二战,结果于越南战争,成熟于海湾。

  到了今天,是收获期。

  1903年12月17日,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郊外的旷野上。一个外形古怪的木制动力装置,迎着怒吼的狂风,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地面,足足在空中飘行了59秒。两个年轻人威尔伯·莱特和奥维尔·莱特振臂狂呼:“飞行器时代终于到来了!”

  这是一个创世纪的时刻。从公元前770年中国战国时代鲁班“削竹木为鹊,成而飞之”,到身披羽毛凭高而下,再到气球、飞艇、滑翔机,到第一个有动力的飞行器飞上天空,人类攀登了2800年。正像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时说的一句话:这是个人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但是两年后二位莱特并非出于高尚动机向军队出售他们发明的举动,使后人对他们了却人类3000年梦想的敬仰到此为止。虽然美国陆军愚蠢地拒绝了这一建议,欧洲却因此获得珍贵的灵感:

  1908年,一位叫亨利·法尔芒的人驾驶他自己研制的飞行器在法国的伊西做了一次一公里的圆圈飞行,标志欧洲从此跨入真正的飞行时代。

  1909年,一位叫路易·布莱里的青年驾机飞越了英吉利海峡,引起世界一片欢呼。但是,英国却在这欢呼声中打了一个寒战:英吉利海峡再也不足以成为帝国天然的屏障,单纯的海上防御时代即将过时。

  任何一项重大的发明,都注定将被强制性地首先用于战争。这个铁定的法则虽然不像钢铁般冰冷,但却像钢铁一样坚硬和真实。

  人类为跨出从地面到天空的小小的一步,用了3000年,而想到从空中杀人只用了8年。当20世纪的曙光里投下人类翅膀的影子,战争无所不用其极的本性便再一次昭然若揭。

  1911年,意大利为夺取奥斯曼帝国北非省份的黎波里塔尼亚(今利比亚首都),于9月27日向土耳其发出最后通牒,遭到拒绝。两天后意大利宣布开战。

  10月23日16时19分,意大利陆军航空队长皮亚扎上尉驾驶一架单翼机,飞到土耳其军队光秃秃的阵地上空侦察。这是飞机首次出现在战场。虽然飞机首次参战,其任务不过是实施昼间和夜间侦察,为炮兵和战列舰指示目标,实施象征性的轰炸;但仅从战场已被延伸到天空这一点来看,意土战争的意义也是不可低估的

  可是,欧洲的将军们谁也没有把这个日后大有前途的战争新生儿当回事。按照上一场战争的思路,德军为第一次世界大战预定的时间是6个月。英法在作战开始后也没有把战争进行的时间设想到一年以上。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进行一场大战,也许只需要高明的指挥和传统的陆军就行了。但马恩河出乎意料的4年对峙,却让双方的将军们备感尴尬。由于没有任何空中计划,所以当战争进入胶着状态时,德国只有180架飞机,法国有130架,英国有60架,且都不是为军用而设计的。

  战争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人们在仰望天空的时候,仰望未来。正当这些大腹便便的将军在他们豪华的司令部里,筋疲力尽的士兵在泥泞的战壕里,不约而同仰天长叹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双巨大的翅膀疾掠而过,在天上开辟新的突破口!一个崭新的战场在军人们的灵感里一跃而出。在军人的眼里,没有什么地方不可以成为战场。

  16.破茧腾飞

  沉舟侧畔千帆过。中国停下来的时候,世界在飞。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是世界空军的第一个质变时期。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是第三代飞机的出现。直到今天,这些飞机大部分还是世界空军的主力。飞机性能的提高为空中力量质的变化奠定了基础。

  其二是空空导弹、空地导弹、激光、电视等精确制导武器的广泛使用,显著提高了空中力量进行空中作战和对地作战的能力;格斗在空中作战中的比重急剧下降。

  其三是空中预警指挥机、空中加油机、电子战飞机等专用机种的装备和使用,提高了空中力量进行合同作战的能力。空中进攻集群化。空中力量的这次质变得到了越南战争最后阶段作战和第三次中东战争的验证。

  只有中国空军沿着格斗的方向一直走下去。无论是主战装备,还是作战理论,中国空军都已经落在世界后面。其实,说中国空军没有自己独立的作战理论更贴切。

  朝鲜战争之后,中国又进行了四次边境自卫反击战,三次陆上,一次海上。陆上的,中国全部是由陆军进行的;海上的,是由海军进行的。

  真正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空军坚守着不打第一枪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彼不来,此不往。自始至终,作壁上观。

  整个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是新中国历史上战略环境最恶劣的时代。国家四面受敌,军队枕戈待旦,是空军防御原则绝对化的一个外因。

  但同样是四面受敌,同样是枕戈待旦,同样是坚守防御战略,1967年的以色列以先发制人的空中打击,6天之中把一场巨大的战争威胁粉碎在地面。

  关键在观念。

  观念的守旧,窒息一切创新的可能。

  就像一只在茧中的蛹,不冲破茧壳,它就永远不可能飞翔。思想也是。

  中国军队的思维还停留在单维空间。地面就是地面,天空就是天空。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战场就已经是立体化、一体化,但是中国军队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小小的一江山,由于它的小,而被军事理论家们遗忘成一缕光荣的云烟。

  也是1979年,苏联集结6个摩步师、3个空降师、280余架运输机,陆空密切协同,一夜之间推翻阿富汗政府,一周之内控制了阿富汗主要城市和交通要道,打了一场空地闪电战。

  20世纪80年代,当中国打开国门对外开放,中国空军也同时放眼全球的时候,它发现,它是全球大国中唯一的一支国土防空型的空军,除了飞机性能的变化,一切都和朝鲜战争时代类似。

  从观念到体制,从理论到训练,一切都停滞着。

  当世界空军已在依据飞机特点,编组预警机、战斗机、轰炸机、加油机、电子战飞机、运输机、攻击机、歼击轰炸机、侦察机等空中进攻集群时,中国空军还被分成相同的方块,挂在陆军军区的编制下。

  它还在想着防御防御再防御的时候,空中力量在世界各地的战场上展现出来的威力和效果都是攻击攻击再攻击。

  它还在想着空战,夺取局部制空权的时候,空袭已经成为世界空中进攻的主导样式。

  它还在想着以支援为主,辅助陆军进攻的时候,空地一体联合作战的理论已经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中发展成熟。

  它还在想着火力战的时候,电子战和信息战已经开始成为空中战争的主宰。

  当它意识到空地是一个立体化的战场的时候,战场已经扩展到太空和电子空间,并向着无限大和无限小的方向继续延伸。

  喊了多少年“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突然觉得应该反过来说。

  正像刻舟求剑的故事所表达的,谁都不能永远停在历史里。

  当中国空军睁开眼睛发现它错过一次世界空军质变的时期时,世界空军的第二次质变正在来到。

  1981年6月的一天黄昏,美国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托诺帕试验场的灯光一齐熄灭。接着,一座神秘的机库慢慢打开,一架黑幽幽蝙蝠状的飞行器悄无声息地滑出,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暗之中。这次仲夏夜里神秘的飞行,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直到1989年12月20日的凌晨,人们才惊慌地知道,那人造蝙蝠就是此次穿越巴拿马高度戒备的雷达系统而竟使对方毫无察觉的美军F-117A隐身战斗机。一时,各国军界被极大地震动。

  1991年,F-117一马当先,第一个把炸弹投到萨达姆的总统府……

  最让中国人刻骨铭心的是1999年的5月8日,5枚导弹击中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使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为三位平民国葬。发射这些导弹的是一架从美国本土起飞的轰炸机,叫B-2,隐身的。

  隐身飞机的问世和使用,标志着航空史上隐身阶段的来临。这是又一座崭新的里程碑。未来战争的深刻巨变在悄悄地孕育之中。

  正像F-117和B-2所展现出来的特征,空中进攻力量具备了超越当前防空体系的作战能力;其次,空中武器装备与空间精确定位和侦察技术的直接结合,使空中力量显著提高了精确打击能力与快速反应能力。空中力量这次质的飞跃,得到了海湾战争的有力证明。

  如果说空军的第一次质变,揭示出来的趋势是,近距格斗已渐渐被超视距格斗取代的话,第二次质变则明显昭示着空战正在被空袭所取代。1991年以后的战争,空战几乎销声匿迹。

  如果把空中格斗看成是肉搏的话,现代空军不仅有了用长枪杀死对方的手段,还有了一枪击中对方头颅的技术。

  实际上,现代空中进攻的实质就是不再进行肉搏,而求一枪击中对方头颅。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生的所有较大规模的战争,全部是一边倒的进攻者胜,防御者败。原因之一就是防御者首先被击中了头颅,而失去了肉搏的资格和机会。

  历史把中国空军又一次推到50年前一样的紧急关头。

  历史会让中国空军再一次一鸣惊人、惊天动地吗?

  作者简介:刘亚洲,安徽宿县人,1968年参加工作,武汉大学外语系英文专业毕业。曾任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空军副政委等职务。现任国防大学政委、空军上将军衔。

责编:刘昆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