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勇凌谈中国空天一体战:大气层内依旧是主战场

2014-04-22 14:36:00 钱江晚报 分享
参与

  “空军是战略性军种,在国家安全和军事战略全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要加快建设一支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强大人民空军。”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14日在空军机关调研时,对空军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引发了国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与热议。

  香港《信报》认为,原空军司令许其亮上将,在十八大上成为首位空军飞行员出身的中央军委副主席,显示了空中力量在领导层受重视程度远超以往。

  “空天一体”的内涵究竟如何?“空天一体”的空军应该是什么样的?这样一支空军又如何做到“攻防兼备”?记者为此专访了中国空军王牌试飞员、空军理论专家徐勇凌。

  空天作战

  要求把航空航天作战平台融为一体

  “空天一体”,指国家空天力量结构与作战活动,实行航空与航天一体、防空与防天一体。

  “从字面上看,空天一体涉及‘空’‘天’两部分,实际上包括三个层次空间。”徐勇凌解释说,“地表以上20公里,是近地大气层,主要作战平台是飞机;20到100公里之间,是空气非常稀薄的临近空间,或曰亚空间,空气动力的超高音速飞行器在此飞翔,比飞机快得多;100公里以上就是太空了,在这里的是轨道飞行器。”

  徐勇凌认为,“空天一体”要求把地球大气层内外的空间看成一个无缝衔接的整体,是一体化的战场。因此,空天作战要求把航空航天作战平台,以及部署在地面、直接服务于空天作战行动的设施,在组织协调上融为一体。

  在这个有史以来最辽阔、恢弘的战场中,飞翔着诸多武器装备——飞机、飞艇、地对地弹道导弹、人造卫星、航天飞机,还有用于拦截航空器、航天器、弹道导弹的各种导弹、动能武器和激光炮。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副总师李清认为,空天力量独具“高位优势”,“在信息获取方面,站得高望得远;在打击陆海目标方面,居高临下、势如破竹,对敌进行远程快速打击,具有广泛的任务适应性。”

  “大气层内依旧是主战场,飞机与导弹负责夺取制空权、快速兵力投送与纵深打击;太空力量夺取制天权、全球侦察监视,以及整个作战体系的网络化链接;而在亚空间,高超音速飞行器尚无法相互PK,主要还是用于对敌地面目标,进行远程快速打击。”徐勇凌说道。

  目前的目标是“用天”

  然后争取“管天”的权力,发射专用卫星

  其实,“空天一体”已经不是新概念了。

  1959年,美国空军条令中首次以“航空航天力量”代替“航空力量”,把地球表面以上的整个空间称为“航空航天空间”,并视为空军的作战环境。这之后,美国空军制定的各项基本原则性理论性文件中,几乎都使用了“航空航天(aerospace)”一词,即空天。

  徐勇凌向记者透露,许其亮早在本世纪初就提出“空天一体”的空军发展战略,并且很快就在空军上下形成了共识。

  2009年,在解放军空军成立60周年前夕,时任空军司令员的许其亮向媒体透露,随着航空力量与航天力量逐渐融合,“空天一体”作战正成为军事强国发动战争的基本手段。他指出,控制了空天,就控制了地面和海洋,掌握战略主动权,中国空军已确立“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

  同年,出自中国军事战略学者之手的《空天战场与中国空军》、《空天一体作战学》、《空天一体作战研究》等著作出版。

  徐勇凌表示,10年来,“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指导着空军的发展建设。“从空军的角度来讲,目前的目标是‘用天’,利用太空信息支援,让天基信息进入“座舱”,加强网络中心战能力;然后,慢慢争取‘管天’的权力,能够发射自己专用的卫星。”

  而接下来的目标,是实现技术上的一体化,主要是空天飞机这样的一体化平台。更长远的,是实现空天力量的一体化融合。(记者屠晨昕)

责编:周扬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